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拯救全球 > 第200章 玉鼎宗

第200章 玉鼎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石头里蕴含了一个虚界,刚才施展“苦肉计”的朱强,就是从这里进去的。
  
      几步来到虚界跟前,吞金兽沿着石头转了两圈,巨大的嘴巴对着石头连续咬了几下。
  
      嗡!
  
      一声鸣响,一个旋涡状的洞口出现,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走吧!”
  
      吞金兽当先走了进去。
  
      没想到这么快就破开,杨元紧跟在后面钻了进去。
  
      一个崭新的世界出现在面前。
  
      和大觉寺虚界有些相似,只不过金属气息比前者浓郁的太多了,地上长着的植被,天上飞着的鸟雀,全都像刀片一样锋利,轻轻一弹,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岩石之类更不用说,铅块一样沉重,拳头大小,宗师都未必能够拿得起来,更别说打坏了。
  
      不远处池塘内的鱼,每一片鱼鳞都像是一个盔甲,下品灵器想要刺破,都不太容易。
  
      单论防御力,要说这里第二,恐怕没人敢说第一,即便是龙渊界,都比不上。
  
      “这就是炼器世界?”杨元哑然。
  
      金属如此多的地方,怎么会有生命存在的?
  
      换做地球生命,可能待不上两分钟,就会金属中毒而死。
  
      “就是这个空气,就是这种味道……”和他的震惊不同,吞金兽眼睛眯起,深深吸了一口,充满了享受。
  
      学着它,杨元同样吸了口气,顿时感到肺部被割的有些疼痛。
  
      说实话,这地方他凭借洞虚境的实力,虽然也能存活,但想要修炼,几乎不可能了。
  
      “炎帝青龙真身!”
  
      不在运转真气,杨元脚掌一踏,达到第四重的炎帝青龙真身运转开来。
  
      无数灵气立刻汇聚过来,此刻的他,像是吸铁石一般,刚才还刺得胸口有些疼痛的空气,此刻已经变得柔软无比,没有半点伤害。
  
      “这……”
  
      杨元满是不解。
  
      他运转是练体界的功法,并非炼器界的,怎么一下就适应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炼器,肉身也需要极其强大才行,正因如此,练体强大的,同样适应这个世界!就好像我,防御无敌,正是练体的一种……你修炼的炎帝青龙真身,在练体一道上,冠绝天下,远胜过炼器界的所有功法,一旦运转,不但能够适应,甚至还可以借助这种力量修炼!”
  
      见他疑惑,吞金兽解释道。
  
      “哦……”杨元恍然。
  
      也对。
  
      根据龙渊界的资料记载,炼器界的修炼者,会将肉身以炼器的方式锤炼,修炼到高深处,身如洪钟,防御无敌。
  
      与人战斗,不需要武技,也不需要剑术,横冲直撞就能让人无法抗衡。
  
      和练体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毛孔打开,果然感到炎帝青龙真身修炼起来,要比地球顺畅不少,当然,像服用贤者之石那样,短时间内突破,还是做不到的。
  
      “据我所知,想要进入虚界,要么知道虚界的开启方法,要么用蛮力硬砸,刚才怎么进来的?”
  
      知道没时间修炼,杨元不在纠结,想起刚才的事,满是疑惑的看了过来。
  
      每个虚界,都对应不同的开启方法,弄错了非但进不去,还会遇到麻烦,眼前这家伙,怎么这么容易就破开的?
  
      “牵扯世界本源力量,解释起来很麻烦,换成地球的语言就简单了……”
  
      吞金兽想了想,道:“炼器界的秘境,都是借助炼器的方法炼制而成的,开启的方式,和电脑密码有些类似,谁都可以设置密码,密码错了就进不去,但我做为圣兽,完全可以输入管理员密码,不管对方的密码是什么,都能轻易破开……”
  
      “这……”杨元恍然。
  
      就是权限问题。
  
      对方设置的权限,可以抵挡住任何人,又如何挡得住本世界的圣兽?
  
      “走吧,我感应到这个虚界,就有纳石,咱们去要几块过来……”吞金兽点了点头。
  
      “就这样过去?我怕会被这里的高手,捶成肉泥!”
  
      拦住吞金兽,杨元摇头。
  
      他们进入的地方,并非对方的正规通道,所以没人守护,但并不代表安全了,真要这样冲过去,被炼器界的人发现,弄不好会被当场打死。
  
      虽然有吞金兽在跟前,会安全不少,但……前面已经进去一个“吞金兽”了,再冒出一个来,对方会怎么想?
  
      肯定认为是假的……
  
      给机会解释还好,不给解释,只需一巴掌,他就会变成肉饼。
  
      真要那样,就惨了。
  
      “那怎么办?”
  
      知道他的担忧,吞金兽看过来。
  
      “这样吧,你先进驯兽袋,消化我给你的那些矿石,尽快提升实力,我则伪装成炼器界修士,伺机而动!”
  
      沉吟了一下,杨元道。
  
      尽管吞金兽是对方的圣兽,但……离开这个世界三千年了,难保没人会有其他心思。
  
      尤其是有了“假圣兽”在前,万一明明知道眼前这位是真的,却非要说是假的,又能如何?
  
      华夏历史上,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出现过。
  
      固守一界,虽然卑微寒酸,毕竟是一方之主,突然真的圣兽冒出来,所有人都要尊崇……必然触动很多人的利益,未必有人愿意。
  
      当初宋高宗为何执意要杀死岳飞?就是因为他非要接徽钦二帝,一旦父亲、哥哥回来,他这个皇帝还怎么做?
  
      所以……你再吵吵,把你弄死再说。
  
      三千年的时光,谁也不敢保证,现在的炼器界虚界,什么情况,总之,还是小心一些为好,不是这种性格的话,前世在龙渊界,就不知死不知多少次了。
  
      知道他的担心,吞金兽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换做以前,它肯定会反驳,但刚才的那位朱强,十之八九就是炼器界强者投降……还没见到其他人,就看到一个投降者了……
  
      谁也不敢保证,虚界之中全都是好人?
  
      圣兽……当年让人崇拜,也是靠实力说话的。
  
      没实力的圣兽,谁会在乎?
  
      恐怕一旦给其他人知道,它现在的实力,还会有不少人想着,趁机驯服呢!
  
      呼!
  
      吞金兽钻进驯兽袋,杨元这才身体一晃,认准方向,御气飞去。
  
      此时的他,不再使用真气力量,而是炎帝青龙真身运转,体表浮现出一层层细小的鳞片。
  
      这些鳞片和练体界的练体之术有些相似,足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炼器界和因果界不同,不需要信仰之力,即便是田地里种田的,也都是修炼者,只是实力很弱小罢了,一锄头下去,火星四射,宛如打铁。
  
      找到一位田间种地的老者,聊了一会,杨元搞明白不少。
  
      这个虚界只有一个宗门,玉鼎宗,其中的最强者玉鼎真人,达到了洞虚第四重,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这里的普通人,因为修为低,寿命短,并不知道所在的地方是虚界,还以为是真实世界,甚至并不知道炼器界已经被灭。
  
      简单是福,杨元也不点明,离开老者笔直向玉鼎宗的方向飞了过去。
  
      十多分钟后,来到一座大山跟前。
  
      和普通的山峰不太像,远远看去,宛如一个炼器的炉鼎,上面密密麻麻的建筑,和无数修炼的弟子。
  
      世界本源被毁,即便虚界再稳固,也不可能诞生新的力量,灵气、矿石之类基本都是用多少就消耗多少,因此和大觉寺一样,高手的数量,受到了控制,并没想象的那么多。
  
      知道有高手存在,杨元不敢放开神识,而是缓缓向山门的方向走去。
  
      虽然有守护的弟子,但他洞虚第一重后期的修为,加上黄帝镇冥功达到了第四重,即便从对方面前走过去,不想让其看到,也很难发现。
  
      “对方不管那头吞金兽是不是真的,都会带着去找玉鼎真人……”
  
      虽然不知道那位“朱强”和女弟子目前去了何处,但基本可以推测出来,十之八九去找所谓的宗主了。
  
      观察了一下建筑的格局,沟通吞金兽,询问了一下炼器界的规矩,认准方向,向宗主居住的建筑飞了过去。
  
      很快来到跟前。
  
      是个巨大的别院,外面墙壁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纹路。整个院子,像是一个巨大的灵器。
  
      “宗主是洞虚境第四重的强者,潜进去的话,很容易被发现……”
  
      藏在距离院落不远的地方,杨元并未着急进去。
  
      前世能在龙渊界,潜入藏书库,自然对潜行之类的秘术,有很深的研究,不说诸天第一,也不会差的太多,如果是晚上,即便宗主达到洞虚第四重,只要小心行事,一样不会被发现,但此刻是白天,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
  
      正想着如何混进去,就看到一个弟子端着汤药,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心中一动,杨元鬼魅般来到跟前,手指伸出轻轻一捏。
  
      呼!
  
      这位弟子还没反应过来,立刻晕了过去,紧接着一根藤蔓来到对方眉心,片刻功夫,便知道了他的全部记忆,轻轻一扫,收入驯兽袋。
  
      全身肌肉“咯吱!咯吱!”作响,变得和对方一模一样,无论从外表还是灵魂,洞虚巅峰都分辨不出来。
  
      准备妥当,杨元这才端着汤药向里面走去。
  
      院子宽敞干净,中间的小亭中,站着几个人,根据对方的记忆,杨元端着汤药急匆匆的走了过去。
  
      “宗主!”
  
      将药物递给一个中年人。
  
      玉鼎宗宗主,玉鼎真人。
  
      四十来岁的模样,身体略显瘦长,面皮略黄,眉宇间带着气度和威严。
  
      “给他服用吧,无论有什么问题,也要等他醒了再说!”接过药物,玉鼎真人摆了摆手。
  
      “是!”
  
      外面遇到的那位女弟子向前一步,将药液缓缓倒入躺在地上的朱强口中,同时灌输真气,帮忙催化药力,时间不长,后者醒了过来。
  
      “一定要救圣兽……”
  
      还未睁眼,朱强先喊出声来。
  
      “不用紧张,这是玉鼎宗虚界,是炼器界的宗门,再没人追杀你了……”女弟子连忙道。
  
      “玉鼎宗虚界?”
  
      挣扎着坐起,环顾四周,朱强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感谢救命之恩……在下青白宗朱强,见过诸位道友。”
  
      “不用客气!柳青白现在怎么样?”玉鼎真人问道。
  
      “三个月前,青白宗被龙渊界试炼弟子发现,围攻之下,宗主已经仙游了……”朱强眼眶微红。
  
      玉鼎真人皱了皱眉:“柳青白死了?那……拂煦长老现在如何了?她的腿伤一直未好,行动多有不便,该不会也遇到危险了吧!”
  
      “前辈可能记错了,拂煦长老腿上并未伤势,反倒是手上有伤,三个月前,宗门被破,失去了消息,是生是死,现在都不知道!”
  
      朱强道。
  
      “哎……”
  
      叹息一声,玉鼎真人又问了几句。
  
      他的问话,自然不是胡乱说,而是有意为之,连续几个问题过后,忍不住点了点头。
  
      这个青年,回答的没有丝毫错误,不出意外,确为青白宗弟子。
  
      “朱强师侄,不知你带来的那头吞金圣兽,不知从何找到?”
  
      熟悉过后,玉鼎真人继续道。
  
      “是在圣殿找到的,已经重伤沉睡,我推测是圣兽,只是见识浅薄,没办法确认,还望玉鼎掌门将其救活,如果真是圣兽,我们炼器界就有救了!”
  
      朱强连忙躬身,因为动作太大,引动伤势,再次咳出鲜血,引的女弟子满是担心。
  
      不得不说,他无论从表情,还是举动,都忠心耿耿,看不出任何问题。
  
      如果杨元不是提前就知道,对方和龙渊界弟子狼狈为奸,都可能会情不自禁的相信对方。
  
      “放心吧,我一定会倾尽全力!”
  
      脸色凝重,玉鼎真人点点头,交代一声:“若晴,你带朱强师侄先去休息!使用宗门内最好的药材,有什么需要,立刻回来禀报,我去看看,能不能将圣兽救回来!”
  
      “是!”叫做若晴的女子点点头,招呼一声,将朱强带着走了出去。
  
      二人离开,玉鼎真人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停顿了片刻,看向杨元:“跟我进来!”
  
      跟在对方身后,走进大厅,杨元随即看到那头被抓的“吞金兽”,正蜷缩在房屋的阵法中间,一动不动,像是陷入了昏迷。
  
      “维持住阵法……”
  
      玉鼎真人交代。
  
      “是!”
  
      他伪装的弟子,是对方的亲随,无论做什么事,都不避讳。
  
      两步来到房屋的阵法跟前,力量涌了进去,房间内一阵鸣响,光芒四射。
  
      是个加持力量的阵法,配合周围的各种法宝,威力极大。
  
      “看来这位是想透支力量,救治吞金兽……”
  
      杨元暗暗点头。
  
      阵法加持宝物,能让眼前这位洞虚第四重的强者,短时间内发出超出自我的力量。
  
      心中正在感慨,就见进入阵法的玉鼎真人,非但不是救治,而是眉毛一扬,对着地上躺着的“吞金兽”抓了过去。
  
      雄浑的真气中带着金铁之力,涌入对方体内,紧接着掌心一团火焰出现,熊熊的火光,刹那间将“吞金兽”笼罩在内。
  
      “这……”
  
      眉毛一跳,杨元情不自禁的呆在原地。
  
      还以为,是倾尽全力救人,做梦都没想到……是要用尽全力,弄死对方!
  
      怎么回事?
  
      吞金兽不是炼器界的圣兽吗?
  
      “我是吞金兽,炼器界的圣兽,你敢杀我……就不怕遭到讨伐?”
  
      火焰灼烧之下,“吞金兽”再承受不住,从昏迷中“悠悠”醒了过来,满是着急的喊出声来。
  
      显然这家伙也没想到,这位玉鼎真人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炼器世界的圣兽,一旦炼化当做补给,我的修为必然可以冲击大乘境界!”冷笑一声,玉鼎真人目光一闪。
  
      做为炼器世界的圣兽,是世界本源诞生出来的,其中蕴含着本源之力,一旦能够炼化,他禁锢住的修为,必然可以大幅度增加。
  
      冲击大乘轻而易举!
  
      “你这是大逆不道……”
  
      没想到对方抱着这个主意,“吞金兽”满脸着急,身体一纵,就要冲出去,不过,在有阵法加持的洞虚第四重强者跟前,根本逃脱不掉。
  
      “炼器界已经崩塌,我增强实力,只是为了保护这方虚界而已,最关键的是……你不死,只会引来更多的龙渊界强者……”
  
      掌心的火焰温度继续增加,玉鼎真人目光如电。
  
      龙渊界弟子,每年都有一大批过来试炼,一部分是为了获得炼器界的宝贝,还有一部分,就是为了找这头圣兽。
  
      不找到肯定不会罢手,届时,将还有更多的弟子死亡。
  
      与其这样,还不如咬咬牙,直接杀了。
  
      提前免除后患。
  
      “杀了我,你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吞金兽”真着急了,体表的鳞片哗哗作响,左冲右突,想要逃走,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它只有洞虚境一重的修为,和杨元差不多,而这位玉鼎真人,乃洞虚第四重,再加上阵法加持,虽然不如大乘强者,也绝对赶得上半步大乘了,如此实力,怎么可能让一个洞虚境初期逃脱?
  
      “死吧……”
  
      懒得继续废话,玉鼎真人掌心的火焰,变得更加灼热。
  
      “别杀我,我不是吞金兽,只是一头幻形兽,杀了我也没用……”
  
      眼见就要扛不住,“吞金兽”再忍不住,急忙喊出声来。
  
      话音还没结束,身体晃动了一下,从之前吞金兽的模样,变成了另外一种形态。
  
      幻形兽,幻界诞生的一种特殊灵兽,可以伪装成任何一种灵兽,而不被察觉和发现。
  
      皱了皱眉,玉鼎真人掌心的火焰停了下来:“幻形兽?”
  
      这家伙被送过来的时候,专门检查了,无论从哪里看,都和吞金兽一模一样,没想到竟然是个假的。
  
      “我伪装成吞金兽,只是为了骗些宝贝……”幻形兽哆嗦。
  
      “骗宝贝?”玉鼎真人眼睛眯起:“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然,我会将你烧成灰烬!”
  
      “是,是……”幻形兽急忙点头:“是……我本来只是幻界的一种灵兽,被龙渊界真央宗的人抓住,让我伪装成吞金兽,想办法混入你们的虚界,盗取宝物……”
  
      很快,这家伙将计划说了出来。
  
      被杨元斩杀的洞虚境长老,正是它口中真央宗的人。
  
      这是龙渊界的一个玄级宗门,为了能骗取炼器界虚界的认可,寻找宝物,故意抓了这家伙,伪装成吞金兽。
  
      剩下的内容,就和杨元猜的差不多,以它为借口,施展苦肉计……混入虚界后,找机会盗取宝物。
  
      至于这头幻形兽,不需要太多戏份,只要一直昏迷,身为后辈,为了让其苏醒,肯定会源源不断的供给各种各样的药物和宝物……
  
      计划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按照设计,肯定能大赚特赚,怎么都没想到,这位玉鼎真人,根本就不管是不是圣兽,直接想办法炼化!
  
      炙热的火焰之下,不招供极有可能当场被烧成灰烬,无奈之下,只能承认了。
  
      “原来如此……”
  
      没想到竟然被摆了一道,玉鼎真人脸色铁青,眼睛闪烁,不知想些什么,过了片刻转头看向杨元:“你去把那位朱强喊过来!”
  
      “是!”杨元点点头,走了出去。
  
      根据被他弄晕弟子的记忆,杨元很快找到若晴的住处,果然见她将朱强安排在距离自己住处不远的地方。
  
      “朱强师弟,宗主要见你……”杨元来到跟前。
  
      “是!”不疑有他,朱强跟在后面进入玉鼎真人的院落,刚进入大殿,看到被禁锢住的幻形兽已经恢复了本来的体型容貌,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身体一缩,转身就要逃走。
  
      还没走出房间,就被一股雄浑的力量拦住。
  
      “朱强师侄,这家伙,你应该能认出来吧……”
  
      轻轻一笑,玉鼎真人看过来。
  
      “我……”朱强嘴巴一抽,面带尴尬,连忙道:“我本以为这就是吞金兽,拼尽性命,都要保护它周全,没想到竟然是头幻形兽……还是真人慧眼如炬,能够明察秋毫!”
  
      “幻形兽?什么幻形兽?”
  
      玉鼎真人淡淡看过来:“这不是吞金兽吗?”
  
      伴随它的话语,被禁锢住的幻形兽,轻轻一晃,再次改变了模样,变得和吞金兽一模一样。
  
      朱强一愣。
  
      本以为被揭穿,肯定会被杀死,没想到对方非但没出手,又让幻形兽,变成吞金兽的模样,要做什么?
  
      正在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就见玉鼎真人看了过来:“你是青白宗的弟子,受到宗主柳青白的嘱托,费劲心血,才从圣殿的方向,找来了这头吞金兽,没有任何问题吧?”
  
      “这个……”
  
      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迟疑了一下,朱强还是点了点头:“是……”
  
      “无论是柳青白,还是吞金兽,最大的愿望就是炼气界的人,能够再次团结起来,这点同样没错吧?”
  
      玉鼎真人继续道。
  
      “是……”朱强连连点头。
  
      “那就好了,我再问你一遍,这是幻形兽,还是吞金兽?”玉鼎真人再次看过来,目光中带着压迫。
  
      “是……吞金兽!”朱强忙道。
  
      “你很聪明!”
  
      玉鼎真人笑了起来:“这就是吞金兽,百分之百的吞金兽!”
  
      “是……”
  
      这次不仅朱强明白过来,杨元也明白过来,再次看向不远处的这位玉鼎真人,满是佩服。
  
      换做动乱时期,这家伙必然是一代枭雄。
  
      吞金兽,两千多年了都没找到,谁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还能不能找到!
  
      不过……真的找不到了,假的呢?
  
      幻形兽伪装出来的,即便是他,都分辨不出。
  
      也就是说……说它是真的,又有谁能够察觉出来?
  
      察觉不出来,就可以以它做文章,挟天子以令诸侯!
  
      圣兽选择了他,就等于有了大义的名头,而且,还可以以救治圣兽为名,向其他虚界搜集各种各样的宝物,壮大自己的同时,让其他虚界,听从命令……
  
      是真圣兽的话,杀死帮他突破,假的,直接挟持,号令天下……心机真够深沉的!
  
      “明白就好,这是七日断肠散,服用后每隔七日,都需要服用解药,否则,必死无疑,神仙都救不了!”
  
      玉鼎真人屈指一弹,一枚丹药立刻飞了过来。
  
      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迟疑太久,朱强张嘴就将药物吞了下去。
  
      本以为被发现,肯定只有死路一条,对方既然给了选择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很好,彻底效忠于我,我不仅可以让你洗白炼器界叛徒的罪名,还可以让你成为英雄!”
  
      双手背在身后,玉鼎真人一脸淡然。
  
      “朱强愿意听从宗主的调遣……”
  
      知道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朱强跪倒在地。
  
      “想要让其他虚界,知道圣兽在我这里,并且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不仅需要这头‘圣兽’出面,还需要一场耀眼的胜利!”
  
      双手背在身后,玉鼎真人目光带着压迫。
  
      “我知道怎么做,我会将……龙渊界真央宗的人引过来,让你斩杀……”朱强连忙点头。
  
      之所以没被对方杀死,是因为还有利用价值。
  
      这个价值,自然是诱敌深入。
  
      也就是将龙渊界的人引过来,然后想办法杀死。
  
      有了这场胜利,再加上圣兽认可了玉鼎宗,玉鼎真人必然一跃站在炼器界的最巅峰,再没人能够质疑。
  
      “嗯,去做吧!”
  
      见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玉鼎真人摆了摆手。
  
      “是……”朱强松了口气,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跟上去,一旦看他不安吩咐,搞坏了事,立刻捏碎玉牌,那样他体内的剧毒会直接发作,当场死亡!”
  
      递给杨元一个玉牌,玉鼎真人吩咐道。
  
      “是!”点了点头,杨元紧跟了过去。
  
      离开院子,见这宗主的神识并未探查过来,这才一晃身来到朱强身后。
  
      “前辈,宗主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朱强脸色微白,连忙躬身。
  
      “是有点事……”
  
      轻轻一笑,杨元手掌猛地伸出。
  
      咔嚓!
  
      只一下就捏碎了对方的脖子,同时天玄照心藤,将他的记忆读取了出来。
  
      下一刻,已经变成了对方的模样,衣服也换在了身上。
  
      呼!
  
      尸体收进储物戒指。
  
      从来到对方面前,到杀人伪装成这位朱强,行云流水,整个过程连两个呼吸都没到。
  
      做完这些,并未着急离开,而是一转身,杨元重新向院子走去,很快回到了玉鼎真人的房间。
  
      “怎么了?”
  
      见他去而复返,玉鼎真人眉毛皱起。
  
      “回禀宗主,我如果这样离开的话,怕……很难取信那些龙渊界弟子!”杨元伪装的朱强,身体微微颤抖,牙齿咬紧道。
  
      “哦?”
  
      “我被派过来的目的,是寻找虚界的藏宝库,盗取宝物,就这样空手回去的话,怕很难让他们相信……”
  
      杨元道。
  
      “嗯……”
  
      玉鼎真人点了点头。
  
      直接让其空手而归,的确很难取信对方。
  
      “龙渊界的人,一向无利不起早,只有让他们知道,这里有足够的宝贝,才可能奋不顾身的冲过来,不然,我怕单凭口舌,很难引诱他们冒险……”
  
      杨元道:“所以,玉鼎宗主,能不能给我几样厉害的宝物,让我取信对方,只要他们敢来,宝物还是要归还宗主的……”
  
      “你想要什么?”
  
      沉思了片刻,玉鼎真人问道。
  
      对方说的不错,单凭嘴巴,想要取信龙渊界的人,的确很难,有了宝物,就很容易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龙渊界的强者,也难逃这种结局。
  
      “不知……这里有没有纳石?”
  
      杨元道:“这种矿石,只有炼器界才能诞生,能够拿到,就能证明,我进入过虚界的藏宝库,就能向他们证明,虚界内拥有无数强大的宝物。”
  
      “纳石?”
  
      玉鼎真人皱眉。
  
      这东西只有炼器界才能诞生,而且数量不多,能够拿出一枚,对修炼者,的确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我这里有一枚,你先拿着……”
  
      反正对方的性命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也不怕有什么阴谋诡计,玉鼎真人屈指一弹,一枚纳石立刻飞了过去。
  
      “多谢……”
  
      接过石头,杨元让吞金兽确认了一下,是纳石无误,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向外走去,眨眼功夫消失在原地。
  
      离开这位玉鼎宗主可以探查的范围,并未着急离开,杨元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手腕一翻,将吞金兽放了出来。
  
      “是我错了……”
  
      吞金兽面带愧色。
  
      它觉得只要自己出现,凭借圣兽的身份,修炼者一定听从吩咐,联合起来一起对抗龙渊界都不是难事,现在才知道,这种想法到底有多天真。
  
      能够在动乱活下来,所谓的规则,所谓的道德,在他们眼中,已经不算什么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和这位玉鼎真人一个想法,还是有很多人是好的……”杨元安慰一句。
  
      不说其他,那位若晴,肯定是好的。
  
      之所以救下朱强,并非一见钟情之类,而是认为他为了圣兽,不顾自己的生死,打心眼里佩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