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94章 混沌 上

第94章 混沌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混沌(上)
  
  上古界朝圣殿,阿启抱着神情倦倦的碧波探头探脑的东躲**,还是被守殿的神将木羽给拦了殿外。
  
  破烂的凡间布衣,小脸上灰不溜秋,阿启瞪着大眼望着木羽,讨好的拱了拱手。
  
  木羽看到阿启一脸郁闷像,心想着这小神君溜出去玩就玩吧,怎么才这么点时间就又给窜回来了,着实没气魄,遂木着脸闷不吭声。
  
  “别这么瞅着,要不是这只胖鸟折腾得没了情绪,也不想这么快就回来。”阿启看着碧波直叹气,嘴角撇着能挂个葫芦。
  
  碧波别过眼不看他,翅膀一挥盖住了自己水汪汪的大眼。
  
  “木羽,娘亲是怎么说的?”他悄悄溜出去,早就知道回来会受罚了。
  
  木羽嘴角抽了抽,行了个礼道:“小神君,上古神君有交代,说您要是回来了……”他顿了顿,才学着上古的语气一板一眼道:“就自个找个洞把自己埋几年再回朝圣殿。”
  
  阿启脸一跨,眼眨了眨,抱着碧波直摇:“坏了坏了,碧波,娘亲生气了,怎么办,怎么办!”碧波不理他,头埋翅膀里躲清静。
  
  上古界里难得有这么小的娃娃,虽说平时被阿启闹得头疼,但总归是宠着的,现阿启叫唤得凄凉可怜,木羽看着有些不忍,手中的神戟便不由自主的松了松,低声道:“小神君,炙阳神君快醒了,上古神君心情不错,要不您进去………”
  
  他话还没说完,阿启已经窜得没了身影,红团团的小身子远处欢快的蹦来蹦去,唯有清脆的声音传来:“木羽大叔,谢啦。”
  
  木羽嘴角一扬,只是那笑意还未达眼底,便‘咔嚓’一声碎了个干干净净,握着神戟的手哆嗦起来。
  
  小神君,您可真是折的寿元啊!咱这辈分,当不起您一声叔啊!
  
  阿启猫着脚靠近摘星阁,见上古好整以暇的坐软榻上朝他这个方向看来,小脸堆满了谄媚:“娘亲,回来了。<>”
  
  他抖着一身小肥肉朝上古扑来,哪知靠近上古一步之远的地方被一股神力阻原地,两只手僵半空,眼瞪得浑圆,头上的小髻一晃一晃的,看着着实可趣好笑,上古唬着脸,道:“有胆子跑出去,怎么没胆子受罚?”
  
  “娘亲娘亲,是陪着碧波去看看那个百里秦川,不是故意跑出去的。”见上古不为所动,阿启低着头,搓着手小声道:“娘亲,错了。”
  
  声音软软的,偏生有种可怜兮兮的味道,饶是上古知道这是他耍惯了的小把戏,心还是瞬间就软了下来,笑道:“好了好了,去后殿洗浴一下,也不看看脏成什么模样了,见就往身上扑,等会到天启殿走一遭,免得天启记挂着。”
  
  “恩,娘亲最好了。”阿启抬头,大眼眯起,笑了起来,朝上古挥挥手,往后殿跑去。
  
  上古看着无精打采空中扑腾的碧波,疑道:“碧波,怎么了?这次去隐山,秦川可还好?”忆起隐山上那个坚韧聪慧的弟子,上古眼中染上了些许怀念和暖意。
  
  碧波化成清瘦少年的模样,眼眨了眨,有些红,低声道:“神君,秦川不了。”
  
  上古神情一怔,声音微抬:“说什么?”
  
  “和阿启去了隐山,才知道秦川没有吃当年给他留的灵药,而是用那颗药救了他的弟子。”碧波顿了顿,声音有些哽咽:“他几年前隐山过世了。”
  
  上古皱着眉,半响无言,起身走到栏边,神色幽幽:“他可入了轮回道?”
  
  碧波点头:“去鬼君那查了查,他已经轮回了,因为身上有神君的灵气,所以出生便是皇族之命。<>”
  
  上古回转头,眼底有些明了:“以的能力,只要他魂魄未散,替他开启前世的记忆想必不是难事,为何没有这么做?”
  
  碧波眨了眨眼,泛红的眸子看上去有些可怜,但神色却又极为坚韧:“他已经轮回了,就算开启记忆,他也不会是当初的百里秦川,神君,若是他还愿意修仙,会上古界等他来。”
  
  明明是极单纯的理由,却又带着执拗朴实的信念,还真是淳朴的少年郎啊!
  
  上古不知为何心生感慨,只是笑了笑,道:“他是的弟子,总有一天,会来上古界的。”
  
  话音落定,碧波已经把一张信笺递了过来,道:“神君,这是秦川留给您的。”
  
  上古笑着接过,展开雪白的信笺,眉间的笑意顿住,神色微怔。
  
  大片空白的信笺上,只有一句话,再简单不过。
  
  她当初还是后池时亦听过,只是到如今,再回首,才惊觉时光匆匆,竟又是百年。
  
  她此生唯一的弟子,隔着遥远的空间和岁月,为她送来了最后一句话。
  
  师尊,这世间,最无奈之事,不过一句‘来不及’而已。
  
  上古眺望远方,良久未言,直到听见阿启隔得老远的唤声,才将信笺折好放进挽袖,转身一把接过扑上来的阿启时,已没了刚才的郁色,眉角飞扬:“阿启,慢点,给娘亲说说,这次下界碰到什么事了。”
  
  看着摇头晃脑、一本正经的阿启,上古眼底俱是柔软的笑意。
  
  秦川,不懂,这世上也许有时候只要伸出手,就会来得及,但还有一种说法,叫……缘分已尽,覆水难收。<>
  
  碧波站一旁,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总觉得上古神君眼中突然划过的一些东西骤然消逝了。
  
  摘星阁里飘荡着阿启清脆欢快的童声,天启站阁外,看着浅浅带笑的女子和愁眉苦恼的少年,却突然不敢踏进去。
  
  是不是只要不说出口,只要假装不知道,他就能守住所有的一切。
  
  心里想的还未沉下,远处乾坤台上火红的神力骤然大涨,天启眉角一缓,上古已经发现了他,望来的眼底俱是惊喜。
  
  “天启,乾坤台上有异动,看来炙阳和御琴他们要提早苏醒了,去看看。”上古说着便朝乾坤台飞去。
  
  阿启回转身,见天启站阁外,挥着手朝天启跑来,天启笑着接住他,只是眼底,却微微凝住,看那神力的威势,想来最多半个月,炙阳就会苏醒,白玦让他半月后去苍穹之境,到底要交给他什么?
  
  三日后,渊岭沼泽外,妖皇望着天际驾着云慢悠悠到来的凤染,眼神一闪,转身朝苍穹大殿飞去。
  
  数年交战,又掺杂着景涧的死,即便当初有些交情,也早就磨光了。只是森鸿实想不出,仙妖大战前夕,白玦真神怎会将他们二同时招入苍穹之境来,若是要止战,当初也不会任由两族交恶到如今这种地步。
  
  两一前一后到了大殿外,守殿的仙将迎了上来:“两位陛下稍等,神君马上就到。”
  
  森鸿和凤染俱是眉头一皱,侯了殿外,两身份虽贵,但白玦面前却是摆不起谱,还好只是一炷香的功夫,低沉的脚步声便自殿内传来。
  
  只是两面上自持的神色看见来时,却都是猛的一震。
  
  白玦一身藏青古袍,腰间系了根银带,面容肃冷,雪白的长发落身后,有种疏离的淡漠和凛然的华贵。
  
  这般模样的白玦不是他们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姿态,高山仰止,淡淡的威压自他周身逸散,两对望了一眼,上前一步行礼道:“见过神君。”
  
  白玦扫了他们一眼,墨黑的瞳孔中浮现一抹金色,点头:“勿需多礼,随本君前来。”说完便直接朝渊岭沼泽深处飞去。
  
  两心底狐疑,但不敢违抗,只得跟白玦身后,飞过辽阔的密林,落了苍穹之境的尽头。
  
  无边无尽的荒漠似是要将苍穹淹没,荒漠尽头一片黑暗,似是被阵法掩住,瞧不清里面的光景,但站这里,便有一阵荒芜恐惧的感觉袭上心来,两望向不远处的藏青身影,心底暗惊,苍穹之境明明是白玦的居所,被神力笼罩,理应浩瀚正气,怎会生出如此阴森鬼魅的气息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