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92章 天启

第92章 天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个月的时间如流水滑过,听着神将禀告近日上古界门前有阿启的气息攒动,琢磨着这个臭小子总算是玩累了,知道回家了,舒了口气,遂眉头一展,把当初叫嚣着要关禁闭的话丢到了九霄云外,急哄哄的吩咐仙娥将阿启喜欢的吃食备好。
  
  这样犹觉不足,想起这小子老是念叨着当年清池宫种下的无花果,便一声不吭的出了上古界,打算悄悄的把那几株根苗给移回来,无花果乃上古界的神果,也只有神力充沛的上古界,才能让它盛开。
  
  祥云落清池宫外,见一远远坐华净池旁,一身墨绿帝王古袍,眉间肃冷,微一挑眉,走近道:“凤染,怎会这里?”
  
  凤染倒是此时才发现他,也是一怔,端起石桌上酒杯朝他一敬,笑道:“天宫里头规矩大,着实麻烦,无事的时候便来清池宫透透气。,今日怎么突然下界了?”上古界的情况早已着神将传了消息下来,凤染自是知道如今上古界全赖执掌。
  
  反正时间还早,又久逢故友,干脆坐到凤染对面,道:“阿启前些时候溜出去玩,这几日快回来了,回清池宫把无花果给移回朝圣殿去,他见着了也能欢喜些。”
  
  凤染愣了愣,见提及阿启时眼底满满的笑意和宠溺,突然道:“,真的不介怀……阿启是白玦的骨血?”
  
  坐对面端杯抿酒的放下酒杯,看向凤染,深紫的瞳孔里是纯粹的淡然,笑了笑:“恐怕这几年那些老上神也想这么问,瞧着都替他们憋得慌,凤染,这话想问很久了吧?”
  
  凤染面色有些尴尬,端着杯子随意灌了一口,眼移了移。
  
  “阿启出世的时候只有巴掌这么大……”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看着自己的手比划了两下,眯着眼,望向清池宫的方向,瞳色出神:“那时候上古沉睡,整个清池宫兵荒马乱,又是个不经事的,他天天哭,明明一出世就有真神之力,丢到妖兽群里也没敢招惹他,却偏偏担心怕把他养不大,养不好。<>”
  
  估计也是想起了那个时候整天抱着个奶娃娃华净池边哄着的情景,凤染眉角一扬,接了声:“是啊,那个臭小子看着好养,其实是个祸害的金贵命,偏生除了,他谁都不让碰。”
  
  “等他再大一点,都懒得去朝理芜浣的那些腌臜事,整天想着他要是长大了,问他娘亲去哪了,父神去哪的时候,该怎么告诉他,他才不会难过,可是他比想象中更坚强,更勇敢。”
  
  瑰丽的眸子里闪着柔和的光芒,看向凤染,神色隐隐骄傲:“凤染,那是亲手带大的孩子,他传承了的意志和骄傲,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
  
  纵使这六万多年世界洪荒倒转,纵使他不愿承认后池和清穆当年的刻骨铭心,纵使他看着阿启一天天长大、和白玦相似的脸,可是那又如何……阿启是苍天赐下的礼物,不止是他,还有上古,将来之于炙阳,同样如此。
  
  他们残破坎坷的六万年空白,也因为阿启的存,被渲染上了不可思议的奇迹和色彩。
  
  没有比凤染更明白这百年的陪伴里阿启对的重要,她看着邪肆的眉眼一点点染上温情的暖意,却突然想起两年前天后对她说过的话,心底酸涩起来。
  
  “,即便上古永远也不能如当年的后池对清穆一般的对,也不介怀?”
  
  笑了笑,举杯,不语。
  
  “即便是将来她永生永世只能视为友,也不打算告诉她……对而言,她远不止如此?”凤染不知为何眉间染上点点怒意,声音凛冽起来。
  
  景涧离去后,若说这天下间还有什么能让凤染轻易动怒的,便是那些……用尽生命去爱,却到死都不肯开口的混账。
  
  他明明知道,以上古的心性,他若不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凤染……”明白凤染为何生气,揉了揉眉角,正准备告诉凤染他的打算,却被她淡淡的一句话定住了身。
  
  “即便是六万年前差点为了她毁尽三界血脉,受下界苍生永世唾弃之恨,也从来不打算告诉她,对不对?”
  
  凤染的声音里有抹苍凉的疲惫,她看着陡然眯起眼的,毫不相让的迎了上去。
  
  两年前,天帝化为石龙的擎天柱下,芜浣最后告诉她的,便是如此。
  
  上古界时,月弥大寿的那一年,替上古看守乾坤台,感应到了祖神擎天自虚无中降下的御旨——混沌之劫会一千年后下界降临,上古的混沌之力,能挽救苍生,阻止这场浩劫,让三界存活下去。
  
  可同样,耗尽了本源之力,救下了所有的上古,也只有烟消云散这一种结果。
  
  六万多年前,根本不是为了炼化三界布下灭世阵法,而是借灭世阵法来提早引下混沌之劫,以三界的混沌之力来阻止这场迟早会降临的劫难。
  
  没有知道乾坤台上祖神曾经降下过御旨,除了不小心替上古带话给的芜浣。没有知道他背下了所有骂名,不惜耗尽千万生灵的血脉,只是为了让真相被淹没毁灭的世界之中。
  
  是上古真神,执掌苍生,他冷漠狷狂,肆意倨傲,可不代表他不珍惜他们耗费了万年心血才创下的三界生灵。
  
  上古是世间唯一拥有混沌之力的真神,只有她才能阻止混沌之劫,灭仙、妖、三界,是唯一的……能救上古的方法。
  
  六万年前,凤染几乎不能想象,当选择了灭三界来救下上古的,下界知道上古以身殉世,挽救苍生的那一刻,到底是什么心情。
  
  所以他才会闯回上古界,没有心神顾及上古消逝后的上古界该如何存活下去,反而不顾一切的和不明真相的炙阳、白玦大战,直到逼得他们将他封印下界。<>
  
  因为对他而言,是他提早引下的混沌之劫,毁了上古最后千年的岁月。
  
  池边碧波荡漾,清风拂来,凤染抬眼,看向,初升的旭阳他身上落下淡淡的余影,头微垂,眉宇紧皱,向来瑰丽魅惑的容颜仿似顷刻间颓散下来,紫发轻轻落肩上,却了无生机。
  
  她望着这样的,突然间,失了言语,不知如何宽慰。
  
  华净池旁,静默无声。
  
  仿佛过了无比长久的岁月,又仿佛只是天地初开划过一道曙光的时间,缓缓抬头,看向凤染,紫色的眸子依然深沉,却又多了点点笑意和希冀。
  
  “老掉牙的黄历了,凤染,什么时候也跟那些碎嘴的妇一般欢喜说这些陈年旧事来。”
  
  凤染神色一僵,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他。撑吧,看们这些老妖怪能咬着牙撑多久!
  
  “无论当初如何,如今总归万事太平,有些事,就当做从来都不知道好了。”
  
  这是警告她……别让她上古面前提起吗?凤染皱眉,见他神色认真坚持,点了点头。
  
  “时候也不早了,替阿启拿了那几株无花果就回上古界了,等得了闲,回上古界一趟吧,看上古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念着。”
  
  起身,朝宫内走去,行了几步,却又顿住,背对着凤染,缓缓开口。
  
  “凤染,不要以为是上古欠了,六万年前她以身殉世来救的时候,早就不欠了。”
  
  如今早已雨过天晴,当年孰是孰非,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还能等到上古归来,守她身边,所有的过往,都不再重要。
  
  轻缓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凤染轻叹一声,复杂的回望了一眼,回了天宫。
  
  清池宫内,长阙迎了上来,朝他点点头,两行到了后山。
  
  长阙将几株无花果装乾坤袋里,起身见眺望后山内谷,笑道:“神君清池宫住了百年,还没有去过内谷吧。”
  
  点头,道:“听凤染说过,那是后池小时候住过的地方。”
  
  长阙点头,想起一事道:“神君是为了小神君才回来移植无花果的吧?”
  
  咳嗽了一声,眼晃了晃,点头。
  
  “自从小神君去上古界后,他的宝贝都收了内谷,神君不妨一起带了回去。”
  
  想起两年前阿启上古的高压下将一众宝贝留下来时的哀怨模样,点头道:“反正也来了,能拿就拿回去。”说着便朝内谷飞去。
  
  谷内不大,却别有乾坤之境,绿意盛然,小桥尽头,几间小屋错落有致,大片的莲池屋外环绕。
  
  长阙指着中间的屋子道:“那是后池神君小时候住过的,左边那间置放着阿启小神君的宝贝。”
  
  “想不到古君看着邋里邋遢,倒是颇有雅趣之。”笑道。
  
  长阙摇头,神色讶异:“神君难道不知?这里不是古君上神布置的。”
  
  “不是古君,还能是谁,莫不成是凤染那个大老粗?”微微疑惑。
  
  “是柏玄上君。”长阙说着,行过了小桥,近到置放阿启宝贝的小屋前,将木门推开。
  
  即便是清池宫住了百年,也极少听到关于柏玄的事,只知道他照顾了后池几万年,却后池启智后失踪,再发现时,已冰睡北海。
  
  小屋内干净朴素,不少小玩意林林总总,将阿启的宝贝从案架上拿下装进乾坤袋,扫到桌上一物时,却陡然怔住。
  
  活灵活现的木雕小蛟龙安静的被压一堆金灿灿的宝贝之下,却没有黯淡失色,反而看着淳朴质然,煞是可趣。
  
  “长阙,这是……”
  
  长阙见盯着那小蛟龙,恨不得戳出个窟窿来,挠了挠头:“这个啊,后池神君小时候仙力微弱,老是不能化形,柏玄上君便雕了这个小玩意给她玩。”
  
  她本就不是蛟龙,能化形才怪!
  
  “这是柏玄雕的?”的声音暗哑得有些不正常,长阙怔怔的点头。
  
  “长阙,柏玄是什么时候来清池宫的?”
  
  神色间带了一抹不自觉的冷凝出来,长阙稳了稳心神,老实道:“下君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意思?”长阙清池宫资格最老,甚至比凤染也要来得长久,怎会不知道柏玄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那时候下君还只是这祁连山脉里的一颗松树精怪,还未修成仙,不过下君被古君上神招入清池宫前,柏玄上君就了,好像是天后去了天宫,古君上神带着小神君回这里时,柏玄上君也一起回来的。”长阙顿了顿,仔细回忆:“后来古君上神常年外仙游,这里便交给柏玄上君打理,外界中一直以为清池宫是古君上神建下的,其实不然,当初天后离去后,此处便废掉了,这座清池宫是柏玄上君后来重新修建的,只不过清池宫很少有仙君踏足,所以这件事并不为外所知。”
  
  清池宫的守护阵法明显是上神之力才能布下,一直以为是古君,如今……他才明白,清池宫从来就不止古君一个上神。
  
  长阙话音落定,突然抓住小蛟龙,转身朝隔壁的小屋走去。
  
  轰然声响,木门被推开,站门前,神色缓缓凝住。
  
  比起隔壁干净简朴的布置,这间里面绝对算得上奢华,即便是尘封数百上千年,也可以看出当初主耗下的心力。
  
  慢慢走近,眉头一点一点皱紧。
  
  北海深处的龙涎香,万年梧桐树雕刻而成的毛笔,孕养千年才得数滴的玄英石墨静静的被置放绛紫的案桌上。
  
  即便是天宫也难得有如此浪费的布置,可这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这上面全都是上古惯用的东西。
  
  的眼落案桌一角的茶炉上,端起闻了闻,眼眯了起来,清甜微甘,是上古喜欢的口味。
  
  他回转头,屏风上挂着几件不大的衣袍,纯黑浅白的色彩,花纹简单,古朴大方,是上古一向的风格。
  
  他几乎不用再继续看,就比谁都明白这间房的布置出于谁的手笔,整个上古界,只有那个会比上古自己更了解她。
  
  他垂下头,看着手间的小蛟龙,苦笑一声,也只有他,才能雕出这种神力充沛、活灵活现的木雕来。
  
  无比憎恨自己的好记性,才会一眼间就看出了这只蛟龙的来历来。
  
  他若是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这里从来都不是为了后池备下的,从一开始,这座清池宫,长阙,凤染,甚至是古君和这六万年安宁平和的生,都是白玦一点一点,一步一步为上古准备的。
  
  难怪当初古君苍穹之境上烟消云散时清池宫的护山阵法没有消失,因为这座宫殿的真正主,从来都不是古君,而是白玦。
  
  柏玄,清穆,白玦。
  
  兜兜转转,到最后,竟然都是他。
  
  六万年日升日落,月满星沉,他居然连一瞬时间都没有从上古的生中真正消失过。
  
  很多很多年后,说,他这一世,只有两个瞬间曾感觉到恐惧不安过。
  
  一个是上古殉世的时候……他内疚绝望到生无可恋。
  
  还有一个,就是知道柏玄是白玦的那一刻……不知原因,无分因缘,却呼吸到难以自持的明白,他失去了上古,永远。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下章回见,好久没吆喝了,上古完后会开新文,大家帮忙收藏一下专栏吧,到时候也好及早知道俺的新文。。
  
  还有,明天平安夜,后天圣诞节,祝大家愉快哟。(不要怀疑,因为这一章最先是发在23号十一点五十八分,嘿嘿。)
  
  这是题外话:对于很早很早以前,就有gn猜柏玄就是白玦的时候,俺感觉那gn真是神人,那时候其实没什么提示,现在估计大多gn都猜出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