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90章 归来

第90章 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因何缘故,清池宫外守护了六万年之久的仙障竟然凤染登帝的那一日骤然消失,常年四季如春的清池宫也那日夜晚降下了一场漫天大雪。
  
  天启和上古自天宫回来时,恰好看到阿启抱着圆滚滚的碧波十分应景的裹着雪白小裘蹲大殿檐下,整个缩成了一球状,一一鸟只露出四只黑漆漆的眼珠子口无遮拦的点评被冻成了冰棍的仙鱼,琢磨着哪只够肥口感鲜嫩,好宰杀。长阙抱着温热的茶盅站一旁,苦哈哈的看着这两个把华净池当成了杀生地的小崽子,悲愤无言。
  
  “怎么不把冰池给化开?”天启落华净池边,望着一池冰渣子里打着哆嗦的仙鱼,好看的眉皱了起来。
  
  “小神君不让,说是这群仙鱼平时机灵着,现才好打捞。”长阙沉声控诉阿启的罪状,嘴皮子停都不停一下。
  
  看着出现华净池旁的两,阿启欢呼一声,立马丢了碧波朝上古跑来,碧波咋咋呼呼飞到半空,不停扑腾翅膀。
  
  上古一把接住阿启,笑着道:“倒是个吃货!”
  
  阿启仰着脑袋‘嘿嘿’笑了两声,脆声道:“娘亲,长阙说凤染当天帝了,拿她就是仙界最大的官了!”
  
  上古点头,见阿启眼珠子直转,道:“凤染当天帝,这么高兴做什么?”
  
  “她做了天帝,等长大了就可以随便仙界找媳妇儿了。”阿启理直气壮直哼哼。
  
  上古脸色僵了僵,朝天启剐了一眼,天启也觉得颇为丢脸,咳嗽了一声别过了头,他可不愿意承认是他这百年家教失败。
  
  上古转过眼,看着阿启郑重其事道:“甭急,儿子,等成年礼的时候,娘亲把四海八荒的闺女都给弄到朝圣殿,让选个够。”
  
  阿启一听乐了,响亮一声,上古脸上‘吧唧’一口,弯着眼道:“娘亲,真好。<>”说完才摇头晃脑道:“朝圣殿,那是哪里……”
  
  “是上古界,半月后,娘亲带回家。”上古突然降低了声,缓缓垂眉:“那里已经被这个世间遗忘六万年了啊……”
  
  她把阿启递给天启,顾自沉默着朝清池宫而去。
  
  一袭玄衣,背影清瘦,竟显得格外沉寂苍凉。
  
  天启抱着阿启,久久未能回过眼,半响之后,才突然抵着阿启的额头,轻轻一笑,眉眼魅惑深沉。
  
  “臭小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啊。”
  
  如果上古已经放弃了后池对清穆的感情,那这之后,没有谁会比他更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不是吗?更何况,这满界神佛,有谁比他更有资格立于上古身旁?
  
  白玦弃之敝屣的,他天启可是一直都当宝贝疙瘩含着捧着。
  
  后殿卧室里,上古屏退侍婢,走进内室,随手布下仙障,脸色渐渐变白,眉皱了起来。
  
  她掀开衣袍,胸前的剑伤触目惊心,鲜血早已凝固,她沉下眼,换下玄色的衣袍,不管不顾伤口,随意披了件内袍身上,随后坐软榻上。
  
  若不是剔除芜浣仙骨再次动用了本源之力,也不必这么着急赶回清池宫,生怕天启看出了端倪来。
  
  苍穹之境的桃林中,古帝剑自白玦胸前刺过时,竟毫无自觉的□了自己胸前,上古垂下头,眼缓缓缩紧,半响后终是闭上眼,轻声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白玦,们两不相欠了。
  
  上古欲归上古界的消息被天启着送到了天宫。<>半月后,凤染从一堆琐事中划拉点时间奔赴清池宫,正好瞧见阿启叉着腰大殿里挑拣着一堆子宝物往乾坤袋里放,上古黑着脸站一边,眉拧着,凤染想着若不是上古真是对阿启宠得紧,没准会把这丢脸的小子扔清池宫自生自灭得了。
  
  老子娘亲都是响当当的真神,偏生生下的小崽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守财奴,也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
  
  凤染出现的时候上古有些讶异,随即朝斜靠柱石上的天启看了一眼才回眼朝一身帝袍的凤染瞧来。
  
  挽袖上金凤展翅,眉间帝王之姿灼灼,倒是没负了这幅铿锵容颜,忆起当年清池宫陪她插诨打科的流氓女神君凤染,上古心生感慨,眼眯起,挑眉道:“如今清池宫庙小,可容不下您这尊大佛!”
  
  “瞧着也是,这地方着实寒碜了点,不过的朝圣殿想必装得了,上古,那些间戏本,可还要给送上几本入上古界?”早已从天启处得知上古恢复了记忆,凤染自是针尖对麦芒,懒得留什么脸面。
  
  上古嘴角僵了僵,一把捞起拱宝物里的阿启,道:“凤皇执仙界,不比这孤家寡,想必忙得很,还是算了。日后没什么事,还是别入上古界得好,省的污了上古界的灵气。”
  
  阿启见势头不对,忙把手中的灵芝往乾坤袋里一塞,弯着眼朝凤染喊道:“凤染,娘亲和要换洞府了,紫毛大叔说是这天下间最大的一处山洞,等咱们安顿好了,记得来打秋风啊,让碧波多打几只兔子,好酒好肉的招待。”
  
  天启尴尬的移开眼,这个臭小子,哪里是劝和,简直是火上浇油。
  
  凤染眉一扬,大笑,响亮的声音传得老远:“还是阿启知恩图报,也不枉这百年又当爹又当娘的把拉扯大,哪像娘亲,飞黄腾达了拍拍屁股走得干净,连句知冷知热的话都没有。”
  
  上古轻飘飘的看了凤染一眼,道:“仙妖两界适婚的郎君不少,凤皇云英未嫁,想必有不少仙君愿自荐枕席,本君不介意再多留几日,当个现成的媒。<>”
  
  凤染瞪着眼,朝面色淡淡的上古看了半响,才一耸肩,颓声道:“以前可不是这么个不讨喜的性子。”
  
  “以前也没有如此牙尖嘴利,趾高气扬。”上古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句,终是笑了起来:“好了,明日便要回上古界,今日留一晚,陪陪阿启。”
  
  凤染点头,问道:“天启说前些时日妄动古帝剑伤了本源,明日就开启上古界,没问题吧?”
  
  听见这话,天启也神色一重,朝上古望来。
  
  “无事,不过是小伤而已,等开启界门后休养几日就好了。如今是仙界之主,可曾想过如何应付妖皇?”上古随意摆摆手,拉着凤染朝殿后而去。
  
  “过几日准备去一趟妖界,希望妖皇能暂止兵戈,若他仍固执己见,恐怕不出五年,仙妖间一场大战免不了……”
  
  五年不过弹指一瞬,看来仙妖之争势成水火,上古皱眉听着,和凤染消失侧殿口,天启看着渐行渐远的两,负身后的手却悄悄握紧。
  
  如此快便转换了话题,上古,当真无事?
  
  第二日,上古将长阙留清池宫看管门户,便和天启朝擎天柱下的仙妖结界处而去。
  
  经过一夜努力,上古终于说服阿启放弃将清池宫大小物什搬到朝圣殿,只拖了一个小娃儿和那只胖鸟了事,一身轻松。
  
  擎天柱下,巨龙化成的仙障连绵万里,绿树成荫,仙脉潺潺,上古云上望了好大一会,才对凤染叮嘱道:“暮光将仙界交给,凤染,寻到合适的前,希望能不负他所托。”
  
  凤染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讶异,苦笑一声:“还是被看出来了,无意留仙界,但看景涧的份上,仙妖之争结束前,不会撒手不管的。”
  
  上古点头,道:“如此便好。”说着朝东方看了一眼,灼然回首,将阿启递给天启,朝半空中飞去。
  
  银光骤起,古帝剑出现空中,以划破苍穹之势朝虚无空间劈去。
  
  浩瀚的神力如潮汐般涌向天际,古朴的界门缓缓出现众眼前。
  
  仙妖结界处守着的将士闻声而出,望着半空中的上古和古帝剑,跪了满地。
  
  上古神君出现此处,看来上古界终于要重新开启了,那个尘封了六万年,自上古时便流传于三界的空间,终于重临世间。
  
  古帝剑以破竹之势劈开界门前的古文烙印,守护神力缓缓消逝,背对着众,上古脸色渐白,眼底眸色却黑沉一片,她轻哼一声,古帝剑上神力骤涨。
  
  天启似是察觉到什么,面色微变,正欲上前,上古界门前一声脆响,守护神力完全消失,界门破开迷障,清晰的出现众面前,浩瀚威严的神力自界门汹涌而出,擎天柱下苍茫恢弘之气弥漫,一片安静与窒息。
  
  古帝剑重回上古之手,一身赤红古袍的女神君缓缓回首,望向天启,眼底终于露出了重生以来最灿然的笑意。
  
  轰然声响,界门缓缓打开,似有古老的鸣乐声自界门中传来,两界将士注目之下,天启抱着阿启朝上古走去。
  
  若不是那清池宫小神君的身世已经被传开,瞻仰的众定会觉得此幕无比美好,只可惜……
  
  “恭送上古神君,天启神君。”恭敬肃穆之声自擎天柱下两界彼端传来,上古微微垂眼,看了一眼凤染,眼落两界将士之上。
  
  “他日尔等荣登上神之日,吾上古界静待诸位之身。”
  
  淡淡而带着莫名威压的女声自天际响起,待众抬眼时,只看到上古界门隐虚无空间中,界门之前已没了两位真神并一位小神君的身影。
  
  凤染最后看了上古界门一眼,正准备离去,却不经意瞥到巨龙仙障之外的影,皱了皱眉,终是朝地面飞去。
  
  巨龙化成的仙障神力浓郁,别说妖族近不了身,就连寻常的仙将想要靠近也是极难,至于凡,百米外便只能望而止步。
  
  凤染落一处低暗的土石旁,见一老妇靠土石上愣愣的望着雾中的龙首,凤染沉默的看着她,半响未动。
  
  不过半月时间,除了那依昔的眉眼,恐怕世间任何一都无法从眼前之身上找到曾属于天后的半点神威和风采。
  
  即便再见,也无话可说,似是想起那个临别之际还记挂着亲的青年,看了一眼化为石像的巨龙,凤染突然有些不忍,转过身,却见景昭站她身后,面色怔怔。
  
  往昔骄纵的少女终于敛了满身的倨傲,轻轻行了一礼,低声道:“见过陛下。”只是嘴唇抿紧,还是有些悲愤难堪。
  
  凤染不欲多说,点了点头正欲走,嘶哑的声音已从身后传来。
  
  “凤皇,说她是不是早就想到了,凡之躯永远都近不了这百米之处。”
  
  凤染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她给了机会,十万年后,若悔改,还能再世为。”
  
  “是啊,十万年,她还真是了解。”芜浣不再理凤染,只是复又回转头望向那石龙,轻声道:“凤皇陛下,来这里,总不会只是想感慨一番吧。当年把丢弃渊岭沼泽,夺了的皇位,可是来讨债的?”
  
  “景涧走的时候,这些事就已经放下了。”
  
  听见此话,芜浣眼底微微有些起伏,没有出声。
  
  “只是想告诉,景阳昨日请旨去了罗刹地,并言永不再回天宫。只是觉得……该知道罢了。”
  
  凤染话音落定,朝远处走去。
  
  靠土石上的芜浣僵硬半响,终于凤染即将消失的时候闭上眼,缓缓道:“凤皇,从不欠情,告诉一事,就当是还今日相告之情。”
  
  凤染停住脚步,回转头。
  
  芜浣从土石边站起,身形有些踉跄,景昭忙跑过来,芜浣摆摆手:“景昭,退到一边。”
  
  景昭怔了怔,点头,行到远处瞧着她们。
  
  她不知道母后说了些什么,只是看到凤皇面色讶异,神情微带震撼。
  
  想必也是上古界时的一些旧事,以前她会刨根问底,只是如今,却突然不想探知这些了,纵使知道得清清楚楚又如何,她从来都插不进去,不过始终是别的爱恨情仇里来来去去罢了。
  
  这么想着,景昭移开眼,望向石龙的方向,眼带怀念。
  
  上古界,界门前。
  
  宽余数丈的印天河静静流淌,深紫的彼岸花河的两岸盛开,银光璀璨的神之焰火照亮浮游尽头,炙红的雪点飘曳界门之前。
  
  这是每一个晋位上神的神祗们踏入上古界时可看到的第一眼光景。
  
  素白的印天河,深紫的彼岸花,灿银的火焰,还有炙红的雪点。
  
  这是他们四送给满界神君初登神位的贺礼。
  
  亿万年时间,纵使他们消失又重生,上古界仍,他们的心意仍。
  
  只是,上古有些不解,她下界沉睡六万载,上古界尘封,纵使没有毁灭,又怎会如此生机勃勃?
  
  阿启抱着碧波瞪直了眼,望着河上连绵千里的琉璃阶梯,傻笑道:“娘亲,这里尽是宝贝啊!”
  
  上古回过神,弹了阿启的脑门一下,抱着他朝琉璃阶梯另一头飞去,笑道:“以后这里都是的,等入了朝圣殿,娘亲便把的封印解开……”
  
  话到一半,却陡然收住声,她身后的天启也愣半空中,看着上古界印天河这头的景象神色怔怔。
  
  神之福地,上古界古来便获三界众生如此赠言。
  
  繁盛千里的古树围绕河的尽头,即便万年时光已过,依然支撑着这片空间。
  
  古树之下,各类神兽隔着仙幕静静闭眼,蛰伏于那片广裘的茂林之中。
  
  上古界里,神兽之下的仙兽俱都生活印天河尽头的古林中,上古看着它们,走上前落古林边,神色微微激动。
  
  这些仙兽身上仙力微弱,但却无一失了生机,只是陷入沉睡而已。
  
  似是想到了什么,上古突然飞至半空,抬首朝天际望去。
  
  四座神殿横卧四方,静静伫立,昂望苍穹。
  
  上古界正中,乾坤台上炙红的神力若隐若现,她眼底划过不可置信的惊喜,朝乾坤台快速飞去。
  
  天启跟她身后,抱着阿启的手也微微颤抖。
  
  乾坤台边缘,炙红的仙障将里面的光景隔绝,上古放慢脚步,将仙障驱散,顿了原地。
  
  她苏醒以来,从未像此时一般感谢过上天的存。
  
  望着数米之外的地方,上古眼角缓缓湿润,微微泛红。
  
  乾坤台中心百里之处,炙阳盘腿居中,双眼紧闭,一身深蓝古袍,面容坚毅,恰如六万多年前。
  
  他四周,数百神祗席地而坐,化成巨大的阵眼,阵法顶端,浑厚的神力注入乾坤台上的光幕中,界面上空散成点点荧光,整个上古界,便是这股生生不息的神力滋润下生机依旧。
  
  这就是她殉世后上古界众神消失、上古界尘封的真相。
  
  为了将上古界延续下去,炙阳和上古众神选择了沉睡,以毕身神力来供养整个界面。
  
  他们从来没有消逝,也没有死亡。
  
  他们等她,纵使选择沉睡的那一刻,没有知道,那一天何时到来。
  
  上古曾经想过,上古界仍,可若所有的一切都已消失,她即便,又有何意义?她从来不知道,这六万多年时光,炙阳为她守住了一切。
  
  上古缓缓回首,望向天启深紫瑰丽的眼,眉角轻挑。
  
  “如果祖神听得见,真想感谢他。”天启走上前,一把将上古拢怀里,轻声道,嘴角俱是笑意。
  
  “父神一定听得见。”上古把挤两怀里瞪着大眼的阿启捞出来,眉眼弯弯,看着天启魅惑但又带着朴实笑意的容颜,突然有些怔然。
  
  天启定定的凝视她,仿似看见当年那个经历了十万年轮回终归上古界的少女,洗尽铅华,笑容温煦。
  
  他忽而感谢起这六万载生离的日子来,岁月如醇酒,再见面时,如记忆中那般美好,一如当初。
  
  上古,还能活着和同归上古界,真的已是极好。
  
  作者有话要说:天气太冷,请原谅我的懒惰,感谢你们坚持等我更文,我会把后面写好滴。
  
  这几天一直看到有gn说我删了文,骗钱啥的,我真的米删文,抽了,我也不知道哪一章会突然看不见,哪一章会抽好,大家多刷新几遍,有时候上午看不了,下午就行了。
  
  让大家看文如此不愉快,抱歉了,还望能谅解。
  
  为防此章又抽,提前把正文放在作者有话说里了,一直到本文完结,我都会放在作者有话说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