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84章 忆起

第84章 忆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万仙将惨死于妖界第三重天,仙界二皇子景涧兵解陨落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九州大地。仙妖之争迎来了六万年来最惨烈的战局,颠覆三界的两族之恨下,凤染和森鸿晋位这等大事都似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虽上古凤凰一族退出战斗,但征战的号角仍蔓延至三界的每一个角落。
  
  满界肃穆之中,唯有苍穹之境仍是一如既往的安宁祥和与……静默。
  
  凤染觉醒,景涧丧命于黑云沼泽的这一日,大雪漫天,覆盖三界,入目之处,唯剩雪白。
  
  白玦撤了守护阵法,站大殿前看着苍穹之境一夜素白。
  
  待晨曦微白,日照大地时,他才转身朝后殿走去。
  
  后花园里,阿启裹着一件云珠连夜赶出来的流云锦纹小棉袄撒丫子跑得正欢,也才两三日时间,他初见那孩子时的担忧已消了不少,阿启不像清穆,也不像后池,反而随了上古的性子,坚韧倔强。
  
  白玦隐假山后,摸了摸挽袖中雕好的木头玩偶,犹疑良久,终是转身朝园外走去。
  
  “凤染罗刹地觉醒也没有出现,就是想这里陪陪阿启?”
  
  略带嘲讽的声音小径处响起,白玦微不可见的皱皱眉,抬首见天启倚不远处的假山旁,样子虽闲适,但仍掩不了一身风尘仆仆,满面沧桑。
  
  “说过,的事少插手。”
  
  “既然舍不下,当初又何必如此绝情。”天启撑了个懒腰,朝花园里的阿启看去:“白玦,这一世最羡慕的不是,反而是清穆。们两千万载寿命,都不及他千年时光,活得不如他肆意,爱得也不如他纯粹。阿启最想见的是他,后池最爱的也是他。”
  
  白玦顿住脚步,朝园子里看去,阿启鼓着嘴角和云珠折腾,眼底的笑意天真烂漫。<>
  
  “就算当初后池爱上了清穆,又何必逼死古君,将柏玄肉身毁掉,给自己不留半分退路。”天启神色微敛,嘴角轻抿:“不要说什么是,清穆是清穆这种混账话,这些话骗骗当初的后池也就罢了,上古一旦想起,就会明白以真神之体历世,根本不可能有两个灵魂。上古是后池,白玦就是清穆,到时候让她如何自处?”
  
  白玦没有回答,反而转身朝天启望来,神情莫测:“天启,可知当初为何只将封印妖界?”
  
  “不是炙阳拦住了,会有这么好心?”
  
  “不是,手下留情的不是和炙阳。”白玦敛眉:“是上古。”
  
  天启怔住,突然站直身子,道:“说什么?那时上古明明已经……”
  
  “上古界所有都以为上古以身殉世是对失望透顶,对月弥他们歉疚之下才如此选择,但和炙阳知道……她是为了救。”白玦抬首,神色寂然:“下界布下灭世大阵,混沌之劫降临,他日回上古界,即便是真神,上古律法之下,也只能魂飞魄散,只有三界不灭,才能罪不至死。上古拿命救三界,也是救。”
  
  天启,上古她六万年前就选择了,只是不知道而已。
  
  而清穆,不过是她生中留下了微不足道的痕迹罢了。
  
  天启似是不相信白玦的话一般,眼通红,身子微微颤抖,见白玦渐行渐远,长吸一口气,疾走两步道:“白玦,是什么时候知道月弥是被芜浣领入阵眼,才会陨落渊岭沼泽的?”
  
  白玦猛然回首,眼底默然一片。
  
  “先是景昭,再是十万仙将,甚至不惜动用本源之力帮森鸿晋位上神,这些全是因为芜浣,对不对?昨日罗刹地看暮光神色不对,想必也是知晓了当年之事,如果不是和上古,那就只有的话能让他对相伴了六万年的芜浣心生怀疑,是不是就连凤染罗刹地觉醒也预料之中?”
  
  白玦既不承认,也没否认:“当初如果不是那些事都爆发一起,们又何至于被芜浣欺骗,更不会留她活到如今。<>她的事自有安排,不用插手了。”
  
  暮光虽糊涂了几万年,可到底是他们四个亲手教出来的,尽管不愿意,但他会知道该如何取舍。
  
  “白玦,当年上古界关闭沉睡时尚不知道此事,但两百年前从清穆身上觉醒时选择了和景昭成婚,便是对芜浣惩罚的开始……”天启走到白玦面前,盯着他,一字一句,沉声道:“那到底是何时知道的?”
  
  白玦从沉睡到觉醒,根本毫无过程,清穆又没有上古界的记忆,他是如何确定、又是何时确定的?
  
  白玦微微避过眼,眼神警告:“天启!”
  
  “白玦,难道……苏醒过?”
  
  稍稍迟疑的声音渐渐变得肯定,天启拦住白玦,眼带质问。
  
  “何时变得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了。”白玦绕开天启,瞥了他一眼,转身朝小径深处走去。
  
  “因为上古去了擎天柱下,因为当年和炙阳只是将封印,因为阿启还只有一百岁,因为当年隐山陪了她百年,她心心念之,是。”天启怒声道:“炙阳不知生死,上古界只剩下们三,但凡还有一点可能,都不希望上古眼里,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白玦转身,眼底幽深,看着神情愤慨的天启,突然道:“当年为什么会选择灭世,引下混沌之劫?”
  
  天启噤声,负身后的手微微握紧。
  
  “已所不欲,勿施于。<>天启,没有资格来问。”白玦淡淡开口,消失小径深处。
  
  “紫毛大叔!”院子里撒丫子跑的阿启终于发现了假山后的剑拔弩张,朝这边跑来,云珠跟他身后亦步亦趋,生怕这尺来高的厚雪把小神君给跌着了。
  
  天启揉了揉脸,转身,见阿启顶着白玦的脸一副软糯糯的表情,突然心情好了起来,一把抱起他转了两个圈,大笑道:“小阿启,这才两日,怎么又壮了不少!”
  
  “阿启这不叫壮,叫……”阿启抓了抓头发,眼睛晶亮:“威武雄壮!”
  
  天启嘴角抽了抽,陡然一阵无力感,阿启摇了摇他的手:“大叔,他们说凤染已经晋位上神了,那姑姑怎么还不回来?”
  
  天启看了阿启一眼,阿启有些心不焉,盯着白玦消失的方向神色恹恹。
  
  “阿启。”他摆正阿启的小脸,正色道:“娘亲要回来了。”
  
  微垂的脑袋猛然抬高,阿启瞪大眼,抓着天启的手缓缓松开,眼底除了期盼,还有不安。
  
  天启看着酸涩,把他拢到怀里,低声道:“们走吧,娘亲等。”
  
  小径尽头的石柱后,白玦看着消失的二,缓缓垂下了眼。
  
  他摊开手中捏着的木偶,神情静默。
  
  清穆是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可又有什么用,辗转百年,他终究不是两百年前那个一心只擎天柱下等着后池归来的青年。
  
  天辞山顶,景阳和景昭赶到时,只看到景涧的玄石棺立仙族无数座棺冢中,天帝天后立一旁。
  
  景昭当即便红了眼眶,景阳眼色血红的往仙界冲,被天帝拦住。
  
  “父皇,拦做什么!”景阳脸色可怖,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要干什么去?”天帝看了他一眼,冷声道。
  
  “点军发兵妖界。”
  
  “发兵妖界?当仙将命如草芥不成!”天帝气得脸色铁青,怒道:“仙界十万将士一日尽丧,景涧为了护下仙界界门惨死罗刹地,到如今还只知道逞凶斗狠,景阳,日后如何御领仙界!”
  
  景阳被天帝声语中的震怒惊住,负气转过头,闭上嘴一言不发。
  
  仙冢中,景涧的棺木犹为刺眼,他注目良久,终是转身道:“父皇,是没有考虑周全,但如今们与妖族已是不死不休之势,就算们肯讲和,他们也不会罢手,不如早做准备,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天帝有些欣慰,点点头,朝泣不成声的景昭和神情怏怏的天后看了一眼,朝景阳道:“带母后和景昭回天宫,最多两日,便会回来。”
  
  景阳点头,见天帝消失天辞山,陪着天后和景昭回了御宇殿。
  
  擎天柱下,仙界一方的阵营格外安静,牵引魂魄安宁的白幡处处皆是,上古出现炙火之上的空间时,甚至都未引得众注目。
  
  她朝素白的下空望了一眼,朝炙火中的古帝剑而去。
  
  不远处的仙妖只能看到一道银光被吞噬那片炙火之中。
  
  混沌之力护身,这延绵千里能将仙妖尽焚的真火不能伤她一分。
  
  上古停火源一米之外,看着红光笼罩中通体黝黑的古帝剑,静默无语。
  
  百年前的苍穹之境……每个都问她,可还记得那日。
  
  那一日到底发生过什么?
  
  阿启的降世,景昭的怨愤,暮光的隐忍,那串墨石手链,还有白玦身上古帝剑的伤痕……
  
  她不是没猜到端倪,只是终究不敢相信。
  
  上古抬步朝古帝剑走去,一步一步,仿似用尽了全力。
  
  她握住古帝剑,银色的灵力她周身旋转,蔓延千里的炙火朝古帝剑处涌来。
  
  天启抱着阿启落擎天柱下不远处,看着炙火中虚无的身影,默然无声,阿启抓着他的衣袖,小脸上皱成一团,没有半点笑意。
  
  上古握住剑柄的一刹那,古帝剑中庞大的混沌之力释放,随之……铺天盖地的记忆汹涌而来。
  
  时间一息一息流逝,上古眼底逐渐血红一片。
  
  后池的生,超出她意料,竟似已是远不能承受之重。
  
  她到底错过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
  
  清池宫里,古君宠溺告饶的眼神,陪着她华净池边嬉闹的柏玄……
  
  青龙台上,支离破碎、差点灰飞烟灭、以身为聘的清穆……还有她盼了一百年的阿启。
  
  她怎么舍得将他们忘记,舍弃。
  
  后池,怎么舍得?
  
  上古垂眼,冰冷的泪水自眼角滑下,落入漫天的火焰中,悄然消逝。
  
  古帝剑被拔起,炙火汇于一处,渐渐熄灭,银色的灵力朝天际涌来。
  
  擎天柱上上古之名泛起银白的光辉,照耀大地,仿似将整个界面点燃,世间如临白昼。
  
  苍穹之境大殿前的白玦闭上眼,负身后的手缓缓握紧。
  
  已经近到梧桐岛边缘的天帝亦猛然回首,望向天际的那一抹银白神色怅然。
  
  世间有些事,因果种下,终究不能避免。
  
  银色的光团自裂谷中缓缓升起,上古破开光幕,看着苍穹之境的方向,神情冰冷决绝。
  
  她不止记起了古君、柏玄……同样,那个毁她婚约,苍穹之境上逼死古君的白玦,她从不曾忘,亦不敢忘!
  
  千万载寿元,她从未想过,竟会有如此痛恨一个的时候,痛恨到哪怕那个是白玦,也会希望他能立刻死去。
  
  一道剑伤,百年孤独,怎抵得了后池六万年斑驳岁月?
  
  白玦,或许该唤一声清穆。
  
  曾经爱过,是这世间最可笑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不肥,见谅,回见。
  
  看有gn说看不见,所以贴在作者有话说里了。
  
  十万仙将惨死于妖界第三重天,仙界二皇子景涧兵解陨落的消息在一夜之间传遍了九州大地。仙妖之争迎来了六万年来最惨烈的战局,在颠覆三界的两族之恨下,凤染和森鸿晋位这等大事都似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