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78章 往事

第78章 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万三千年一百年前,上古界。
  
  朝圣殿右云台上养着一池莲花,几万年时间,连绵百里,经年盛开,灵气弥漫,如今已是上古界中难得的美景。
  
  上古真神不喜弄这些花花草草,朝圣殿除了个宏伟的空壳连个像样的摆设都难见。六万年前上古神君将凤族芜浣领回后,便将朝圣殿交给她打理,数万年过去,朝圣殿早已变了个样,许多老上神都说,上古神君身边的丫头比这朝圣殿的主更似模似样些。
  
  此时,右云台上,一众或高贵或威武的上神众星拱月般伴着一位气质出众的女神君,莺歌燕舞,颇为热闹,朝圣殿历来便是上古界圣地,再加上上古神君甚不喜喧闹,此景数万年前连想都不敢想,但芜浣上神深得上古真神宠爱,地位尊贵,她此举办宴会已有千年,近来倒也成了上古界里头的一道传统。
  
  “芜浣,这是族中长老送来的凤栖血玉,前几日去找云泽下棋,他说这块血玉凤族孕养了几万年,让好生保管,切不可弄丢了。”
  
  淡淡的吩咐声莲池边响起,宴席被打断,见一众神君忙不迭的起身行礼,心底一惊,芜浣转过头,见是御琴上神立不远处,忙起身连行几步,接过她手中的凤栖血玉,恭声道:“多谢御琴上神转达,芜浣定会好好保管血玉。”
  
  御琴上神乃是上古真神的好友,即便上古再宠她,她也不敢御琴面前摆架子。
  
  凤栖血玉数万年才能孕养出一块,是凤凰一族的珍宝,能快速凝聚神力,想必是云泽看她如今上古界有了根基,才会这般讨好于她,也不想想当初族中时对她是何等的严厉古板……
  
  芜浣声音虽恭敬,但眼角淡淡的不屑却瞒不过御琴上神,她眉角微皱,并未多说,摆手随意说了声‘们尽兴’便入了朝圣殿。
  
  御琴上神不比性子火爆的月弥上神,素来便是个冷清静默的性子,是以芜浣也未对她的冷淡生疑,见她远去才重新坐下玩乐。<>
  
  宴席重开,一旁便有女神君娇声艳羡:“芜浣上神真是好福气,上古真神宠着不说,连云泽老族长也如此看重于您,您不过七万来岁便有了上神之力,哪像们,修炼了足足十几万年才从下界飞升,真是半点也比不得神君您。”
  
  芜浣听得受用,见众钦羡,端着酒杯轻抿了一口:“也不过是承了上古真神的福气罢了。”
  
  “等飞升几千年,还未曾见过上古真神尊颜,听说上古真神近日游历回殿,今日这醉莲乃是百年来最盛之时,酿的酒格外香甜,芜浣上神何不替们为上古真神献上一杯,以尽们的心意?”这女神君乃是这些年才飞升至上古界的,连上古的模样都未见过,自是要抓住时机芜浣面前多争些脸面。
  
  芜浣勾唇,笑了起来:“这有何难,这就去为真神献上一杯,就说是们的心意,如何?”
  
  众大喜,自是称好。
  
  “诸位稍等,去去便来。”
  
  芜浣端着一壶醉莲酒,起身朝朝圣殿中而去,心底不无得意感慨。
  
  她凤凰一族资质并非上佳,素来不得老族长和长老看重,平时就连历练也会被颇多苛责,可自从六万年前上古真神将她选为座骑,带入朝圣殿后,她的命运便翻天覆地,再也不复往昔。
  
  上古真神用神力为她梳理仙脉,让她不过千年时间就晋为上神,还对她宠爱有加,整个上古界的神君皆对她礼让三分,如此尊荣,是她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六万年来,她记着上古真神的恩惠,尽心尽力打理朝圣殿,不敢有半点差池,只望上古真神能记着她的好,对她疼宠依旧,她便心满意足了。
  
  芜浣这样想着,心情有些雀跃,端着酒壶,步子加快了些。
  
  朝圣殿分三重,最外面乃是上古大殿,只有万年一次的朝圣之会时才会开启,第二重乃是宴客之处,经过摘星台才到第三重,那里为上古居处,除了几位真神和一些老资格的上神,从未有敢踏足。<>
  
  御琴绕过重重回廊,见上古一身布衣,抱着个葫芦摘星台上小憩,凝了个水诀朝上古扔去,清水自头顶落下,上古兀的睁开眼,随手一挡,望向御琴,没好气道:“这是怎么了?几千年不回来,好歹也该摆个宴席迎接迎接,怎的朝发脾气?可是哪个男神君又冒犯了,只管跟说,去他家门前栽颗霉树,保管他倒霉个千把万年!”
  
  话到后面,便带上了几分得意,御琴扫了她一眼:“幸好经常消失个几千几万年,要是让那些刚飞升的小神知道这幅德行,和炙阳还不如找根布带寻棵树好了,一了百了,免得陪着丢。”
  
  “上古界里的树都是成了精的,看他们哪个敢吊死们?”上古斜着眼,毫不理会御琴的威胁,神态吊儿郎当。
  
  御琴一口气没上来,素来平和的脸色皱成了一团,半响才道:“怎么出去了几千年,还是这么个样子!算了,也不指望了,上古……其他事先不说,对芜浣是不是太纵容了,看她心性浮躁,不适合替执打理朝圣殿。”
  
  “怎么说?”上古敛眉,有些诧异。她千年前离殿游历时,上古界里那些老家伙可是对这丫头喜欢得紧,是以她才放心将朝圣殿交给芜浣。
  
  “万年来她的确将朝圣殿打理得井井有条,可是看她心性未定,这些年性子有些骄纵,她终归是从凤凰一族带来的,不便多说,找个时间敲打敲打她。”
  
  御琴想了想,简单的提了一下,芜浣虽有些骄纵,却也谨守本分,从来不曾有越轨之处,况且这六万年她一心替上古做事,也着实有些功劳。
  
  “她不过才七万岁,性子难免淘气些,想想七万岁的时候,整个上古界都快被掀乱,这样吧,找个时间跟她说说,让她收敛收敛。”上古不以为意,芜浣是个小丫头时便呆她身边,这些年来情分非同一般,她也是真把芜浣当成了自己看待。<>
  
  “凤凰一族的皇者快出世了吧,当年闹着要个座骑,祖神说替选了凤族的皇者,还高兴了挺久来着。”不过是个小小的芜浣,御琴也没放心上,倒是想起另外一事,突然问道。
  
  摘星台外的回廊处,芜浣停住脚步,握着酒壶的手猛的一顿,抬眼朝摘星台中看去,见一向玩世不恭的上古神君眼底瞬间满是神采,那份喜悦能满溢而出。
  
  “御琴,还有三万多年,不久了,她出世前就去云泽那守着,待她一降世,就把她带回朝圣殿让炙阳他们几个好好瞧瞧。”
  
  “瞧这稀罕模样。”御琴有些好笑,道:“那芜浣怎么办,等火凤凰出世,自然便不需要她当的座骑了,可是要让她回凤凰一族?”
  
  “那就让她回去吧。”上古眯着眼大大咧咧道,抱着葫芦眯起小酒来。
  
  芜浣望着摘星台中笑意吟吟的两,悄无声息的远离开来。
  
  直到无意识的走了很久,她才发疯一般朝朝圣殿外的密林跑去,手中的酒壶被随意弃地上,全身不自觉的发抖,芜浣蜷缩黑暗的角落里,看着外面光鲜明媚的世界心底冰凉一片。
  
  原来她不是上古的选择,当初凤凰一族时她被选中只不过是因为凤凰王者还未降世,上古真神只是需要一个玩物而已。
  
  六万年忠心耿耿,原来只是可有可无,六万年感恩戴德,一句话便毁了她所有期待。
  
  芜浣朝朝圣殿第三重的至高处摘星台看去,神情迷茫,只是因为她是上古真神,尊临上古界,所以便能将她视如草芥,随意摆弄吗?
  
  她不甘心,不过才六万年尊荣,怎么够?她不要回凤族受白眼,她要留上古界中,受众神景仰。
  
  芜浣死死的看着朝圣殿顶端,眼底的最后一丝懦弱沉没,幽深一片。
  
  摘星台中,御琴诧异的看着上古抱着葫芦神态惬意,道:“真的要把芜浣送回凤族?虽然云泽对族一视同仁,可那里终究比不得的朝圣殿,她又是个心气高的……”
  
  “想到哪去了,当初芜浣求助她成神,用神力替她强行凝聚仙脉,她才能晋为上神,只是体内神力终究不纯,她本体乃是凤凰,凤族的梧桐古树上潜心修炼百年,神基必会大稳,待百年后回来便是,偌大个朝圣殿,难道还会容不下她?”上古看了御琴一眼,漫不经心道。
  
  御琴点头:“这倒是个正理,神力不纯会影响日后修炼,早些解决也好。”
  
  身后脚步声传来,两转头朝摘星台外看去,见一青年眉目清秀,眼带正气,端着一盅清茶而进,不由都有了笑意。
  
  他们这些上神尽心尽力培养了数万年,总算能看到青年独当一面了。
  
  “暮光,这千年过得可好?”上古一扫刚才的玩闹,认真问道。
  
  这青年本体乃是五爪金龙,再过三百年,便能回归下界,执掌一方,她也可真正松了口气,不负父神对三界的一番心血。
  
  “回神君,下界之事暮光已尽数习得,随时可替神君分忧。”暮光将清茶奉好,神态恭敬,端正了身子一板一眼回答,面色颇为紧张。
  
  “不急,上古界中灵气浓郁,再留段时间,待神力巩固了再去下界。”上古神态和缓,想了想道:“月弥的寿辰快到了,替传话去她府上,就说十六那日会晚到,别提早了门口眼巴巴的等。”
  
  暮光似是早就知道上古的脾性,只是干巴巴的行了一礼,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怎么,今年月弥的寿辰肯去了?”御琴抿了一口茶,道。
  
  “她这把年纪,办了不知多少次寿宴了,是懒得和们胡闹。”上古哼了一声:“听说她把去年托土地神送给她的那只老龟清炖了,今年自然要送份重礼。”
  
  御琴神情一僵,放下手中杯盏朝上古看去,神情狐疑:“上古,该不是为了这件事才专门从下界回来的吧?”
  
  上古一瞪眼,格外正经:“怎么可能!”说完摆手,立马换了话题:“最近炙阳他们如何了?”
  
  “炙阳和白玦被那些新飞升上来的女神君闹得慌,躲殿里闭关,已经两百年没看到影了,至于天启……不,他自是代替守乾坤台上。”
  
  乾坤台位于上古界中心之处,乃是当初擎天祖神逝后神力而化,平时需有一位真神将自身神力注入其中,才能保上古界灵气浓郁,长盛不衰。
  
  “以他的性子也呆得住,真是奇怪。去睡个几日,等月弥寿辰到了,记得来唤一声。”上古有些纳闷,嘀咕了几句朝后殿而去。
  
  见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御琴暗自叹了口气:“上古,这是欠债,迟早是要还的。”
  
  有些事,冥冥中注定,若是芜浣听完了这番对话,也许上古界的命运会改写。
  
  亦或许,天命如此,即使强如上古,也终究是无能为力。
  
  只是六万年后,一切已成定局,那些淹没洪荒中的真相,纵使记起,又有何用?
  
  仙界天宫。
  
  “陛下,陛下。”
  
  略带焦急的声音传入耳里,芜浣缓缓回神,见灵芝忐忑万千的站她身旁,才恍然回神,将手中凉透的碧绿露递给灵芝,稳下心神,淡淡道:“重新换一碗来,替公主喂下。”
  
  灵芝应了一声,端着碗恭敬的退下,低眉顺眼……一如她当初。
  
  芜浣长长吐了口气,有些诧异自己竟会突然想起当初上古界中的日子,那些忐忑万千,步步为营的岁月。
  
  她垂眼朝床榻上的景昭看去,神情浅浅凝住,就算是为了景昭,她也不能回头,是上古对不起她,她没有错。
  
  只有把天启和白玦都卷入仙妖之争,才能真正影响到上古,无论她帮哪一方,三界局势定会生变,她迟早会有机会,就如当年一般。
  
  只是……要让所有仙将仙君听令,必须要有暮光的支持。芜浣敛眉,似是下定了决心,消失御宇殿,朝玄天宫而去。
  
  苍穹殿下的荒漠中,天启对着那数十座伫立的石像神情晦暗,良久后才转身欲离去,却愣当下。
  
  白玦一身雪白长袍,站他不远处,脸色微白,瞳色幽深。
  
  “还以为已经不记得他们葬身这里了,觉醒三千年,甘愿藏妖界紫月山,也未曾踏入此处一步。”
  
  “这是的事,与无关,白玦,上古面前说了什么,看她对过去好像有些生疑。”天启皱眉,将此事揭过,一双狭长的凤眼微凝。
  
  “怕什么,就算上古恢复了后池的记忆,恨的也只有,难道是担心她想起当初布下灭世血阵,累得月弥他们惨死下界之事?天启,当初一意孤行,难道如今才来后悔不成?”
  
  “到底想如何?”见白玦声息淡淡,天启挑眉道:“白玦,百年前明明知道后池就是上古,为何还要灭了柏玄的身躯,逼古君自毁神脉……以上古的性格,若是知道此事,即使是千万载交情,她也不会原谅。”
  
  “无所谓,天启,什么时候活得这么唯唯诺诺了,不原谅就不原谅,难道白玦要永远上古之下仰她鼻息而活?”
  
  白玦眼中泛着透彻的清冷,天启定定的看他半响,朝苍穹之境而去,经过白玦身边的一刹那,停下了脚步,勾起的薄唇有些嘲讽:“白玦,这幅样子,骗得了芜浣和暮光,骗不了。知道……”他转头,面色悠远:“当初上古祭台以身殉世后,是真的想杀了。和炙阳只是把封印下界六万年,实是太便宜了,不是吗?”
  
  白玦背身后的手缓缓握紧,眉眼沉下。
  
  “当初被封印后到底发生了何事,炙阳又去了哪里,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就不怕上古开启上古界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白玦猛地抬头,朝天启看去,漆黑的瞳色极快的划过一抹血红之色:“天启,不要多事,当初能封印一次,现一样可以!”
  
  “虽是仙力铸体,但们二同为真神,当初若非炙阳帮,以为能奈何得了?”天启嗤笑一声,神情不屑。
  
  “若不是炙阳,当初绝不会留性命,天启,因一己之私差点毁了整个三界,难道到如今就一点都不后悔?”
  
  “毁了三界又如何,做下之事,从不会后悔。白玦,如今不是同样介入仙妖之争,致使下界生灵涂炭,有何资格说?下界生灵,对而言不过蝼蚁,当初如此,如今依旧。”
  
  天启眉宇邪肆,冷声道,消失荒漠中。
  
  白玦脸色微白,望向空中,神情难辨。
  
  深夜,上古将阿启哄入睡,才起身朝白玦的房间而去,途径庭院,见那里火光照耀,甚是热闹,便移了脚步上前一看。
  
  庭院中,两堆篝火被点得正旺,一根粗壮横木架两端,一只缩小版火龙四爪缠绕被倒吊篝火上,斗大的眼里惊恐万分,满殿的侍卫婢女静静站立,望着庭院角落处诚惶诚恐。
  
  上古走近,才看见天启斜躺角落玉石塌上,双眼微闭,三火装模作样的朝着他讨饶。
  
  “天启神君,小妖再也不敢了,您大大量……”三火哼哼唧唧的说着软话,见上古现身,爪子动了动,欢喜道:“上古神君,您可得替三火做主,这一个月咱可是尽心尽力服侍您,可没有半点怠慢!”
  
  他怎么知道当初一身衣袍竟会惹得天启真神震怒,今日这老脸算是丢定了。
  
  这场景着实好笑,上古眯着眼忍了半天才让自己端庄得体些:“是尽心尽力,不过就是太周到了。”遂拂了拂手,转身离开。
  
  三火一身神力,区区火焰,哪能伤得了他半分,准是见天启心中有气,这只聪明的火龙故意讨饶罢了。
  
  “上古说得不错,三火,还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半神,敢插手们之事,明日清早再下来吧。”天启许是玩累了,懒洋洋道,起身朝后殿而去。
  
  三火一喜,心想眼一闭一晚就过去了,看来天启真神的性子也没传说中恶劣。哪知,这想法还未落地,一道紫光自天启手中拂来,落火焰上,火焰瞬间化为深紫色,三火皮上顿时冒出‘嘶嘶’声响,烤焦的香味庭院蔓延。
  
  真神之火?三火心底一寒,忙将全身神力凝聚周身,但仍能感觉到一阵灼热侵入体内。
  
  大头一抬,见天启已经走得老远,身影闲散,三火眼泪汪汪,咬牙切齿暗骂一句。
  
  格老子的!天启真神这是口中乏味,想吃生烤龙肉了不成!
  
  后池苍穹之境住了一月,这还是头一次到白玦的房间来,房内无,让侍婢退下,上古走进,随意坐桌边,以她的性子,候了一盏茶时间已是极限,失了耐心后遂干脆绕到内室翻看起白玦收藏的古书来。
  
  抬眼见一方墨盒被置放案架上,一时好奇,打开来看,神情缓缓凝住。
  
  墨色的石链,泛着柔和的色泽,沉默而安宁的静卧墨盒中。
  
  绝望的悲凉感直入心间,深沉浓烈,碧色的影脑海中一闪而过,让她握着墨盒的手抖了抖,脸色泛白。
  
  跟以前几次一样,这是完全不属于她的情绪。
  
  上古掀开挽袖,刀痕交错的手腕上,墨色的石链印入眼底,有股子沁到骨头里的炙热感。
  
  当初她醒来之时,曾问过天启这条石链的来历,他说乃是古君上神送给后池之物。
  
  可是白玦怎么也会有……
  
  后池,清穆,景昭……上古沉下眼,合上墨盒,眉角微凝。
  
  一百年前后池沉睡之前的事,她是时候弄清楚了。
  
  上古走出房间,一旁候着的仙娥忙迎了上来。
  
  “白玦何处?”声音清冷威严,上古眼底懒散尽失,一派肃容。
  
  被询问的仙娥一怔,急忙回道:“神君去了偏殿羽化池沐浴,尚未归来。”
  
  上古眉宇未动,转身朝偏殿而去,手中握着的石链灼热难耐。
  
  远远望去,她一身玄袍,格外凛冽。
  
  与此同时,清晰的脚步声安静的玄天殿响起,端坐王座上的身影缓缓抬首,望着缓步而入的天后,神情复杂晦暗。
  
  “暮光,仙妖即将大战,躲这玄天殿中做什么?”暮光神情颓废,和半月前简直大相径庭,芜浣有半月未见他,不免有些讶异。
  
  玄天殿中半响无语,暮光静静的看着大殿中的芜浣,轻声一叹。
  
  他以为芜浣一直是数万年前性子骄纵,忠心护主的女神君,却不想,这些年来他竟是从来未曾瞧清枕边究竟生了一副怎样的心肠。
  
  他静静抬眼,声音极轻极轻,如重鼓般敲心间。
  
  “芜浣,当年混沌之劫来临,上古真神陨落,到底做了什么?”
  
  “只问这一次,若说真话,无论真相多不堪,都不怪。”
  
  天帝自王座上站起,朝芜浣走来,一步一步,仿似用尽了全力。
  
  一代王者,竟有迟暮之感。
  
  掩盖数万年的秘密被突然揭开,而那竟是她如今最大的依靠,看着暮光冷淡失望的眼神,芜浣遍体生寒,恍惚之间,似是回到了六万多年前摘星台上的那一刻。
  
  弹指轻笑间,那个就能主宰她的命运,让她所有努力毁于一旦。
  
  六万年了,她以为她已经逃出来,最后才发现……
  
  幻象皆灭,不过是她自欺欺…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很肥,gn们享用。。
  
  问一下,听说现在回评还要验证码,是不是真滴?
  
  六万三千年一百年前,上古界。
  
  朝圣殿右云台上养着一池莲花,几万年时间,连绵百里,经年盛开,灵气弥漫,如今已是上古界中难得的美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