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70章 瞭望

第70章 瞭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瞭望
  
  听见此话,原本憋足了劲的景昭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见一众仙君眼巴巴的望着她,耳朵竖得老高,只得道:“回上古神君,景昭数年前已满了二万岁。”
  
  “哦?两万年岁……倒是不小,那本君问,这两万年间,可曾执掌三界,造福苍生?”
  
  清冷的声音透过隐逆光中的身影淡淡传来,让听不出其中深埋的含义。
  
  景昭垂眼,指尖微缩,道:“不曾。”
  
  她生来便是天宫公主,自小受敬仰,万之上,三界琐事哪里轮得到她操心。
  
  “那可曾开宗立派,如东华一般桃李满天下,为三界安危略尽薄力?”
  
  “不曾。”景昭咬住唇,眸色微暗。
  
  一阵安静,众仙朝徐徐转身的上古看去,只见她眉峰微挑,神情蕴威,仪态淡然:“既无尊荣之德,亦无居功之能,景昭,本君问,凭何求见于?难道就凭区区仙界公主的身份?”
  
  此时才看到上古容颜的景昭兀的一怔,一阵心慌,这番话落入她耳里,就更似一个惊雷,立时便将她震得恍然无措,景昭脸色一阵青白,嘴唇动了动,硬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是后古时才降生的仙君,自然不知上古时期,连进入上古界都必须要上神之力才可以,想要见到上古,就更是个飘渺的事。
  
  看着景昭强撑着摇摇欲坠的模样,众仙把一口凉气默默的吸回肚子里,垂眼不语。
  
  上古界里的几位真神性子高傲三界尽知,更遑论是位极至尊的上古神君了。
  
  景昭公主这次不是撞到了南墙,恐怕连西海无极冰地雪山的坚韧度亦不过如此。<>
  
  唯有东华上君默念了一遍普华上神的名讳,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他暗自想,也不知道若是上古真神存了让景昭公主轮回历世的心,会为她准备什么样珍馐盛宴?
  
  走到园口的天后不知前因,正好听见了上古的最后一句话,估计也对上古当年的荒唐事知之甚详,见景昭愣一旁神情难看,心里一急,也顾不了一向看得甚重的颜面,疾走几步喝到:“景昭,还不跪下,神君之威,岂能容冒犯。”说完此话,又行到上古面前,弯腰行下大礼,恭声肃眉道:“神君,景昭年幼,望神君海涵。”
  
  她原本以为这百年岁月,景昭已经磨砺得够好,如今才知,她终究只是强撑而已。天后不经意间瞧见上古身边站着的小娃,心底一惊,面色愕然,但又极快的将眼中的异色压了下去。
  
  景昭本就上古不怒自威的压势下胆颤心惊,天后的呵斥,更是让她红了眼眶,见一向宠她的天后眼底俱是焦急,更是对上古恭敬至此,才惊觉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什么后果,咬紧唇,心底暗暗后悔,可偏生一双腿却又着实跪不下去。
  
  上古瞧了她一眼,摆摆手,一片云淡风轻:“罢了,本君座下之礼,也不是什么都能行的。虽无什子功绩,仙力也一般般,但奈何白玦瞧上了,给他一分颜面,且回苍穹之境,一年内不要出来了。”上古看了芜浣一眼,转身朝堂前而去。
  
  众仙急忙跟上,天后握紧指尖,看着脸色苍白的景昭,眼底幽深一片,并未言语,拉了她一把亦跟了上去,景昭懵懵懂懂,强忍着眼泪被天后拖着走。
  
  仙邸大堂外,东华领着一众仙君送别上古,天后赶到时,正好是此般光景。她强吸一口气,神情端肃,走到众仙之前,礼仪规矩,半分不曾出错。
  
  上古驾上祥云,徐徐上升,瞬间便不见了身影,众仙正欲舒口气,一道银光自天际降下,落了广场銮驾前束着的十只彩凤上。
  
  彩凤骤失禁制,皆飞腾入空,放声鸣叫,好不自。<>
  
  “凤凰一族乃上古神兽,自今日起,三界之中,若凤凰不愿,任何不得以之为骑,但若自愿,一切随缘即可。”
  
  威严而淡雅的声音自天际落下,响彻广场上,众仙俱惊,跪行半礼,抬首应答:“谨遵真神御旨。”
  
  凤凰一族本就高傲,若非交心之友,哪有甘愿成为别座骑的道理。众仙朝空中肆意欢鸣的彩凤看了看,见天后面色肃容,终是明白了上古真神此话为何意。
  
  看着匆匆离去的天后和景昭公主,东华上君让二徒弟遣了宾客,一个喜滋滋的捧着渡劫丹窝回了洞府潜心修炼不提。
  
  一场寿宴喧嚣锣鼓开席,威严肃穆落幕,虽不是一派和乐,但总归是让来赴宴的仙君观了场酣畅淋漓的好戏。
  
  只是,后古真神秉性到底为何,倒是真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祥云上,阿启抱着昏昏欲睡的碧波,朝上古小心的看了好几眼,直到上古慢悠悠转过头看着他,他才道:“姑姑,以后也要和一样。”
  
  上古知他话里的意思,盘坐云上,弹了弹他的脑袋,笑道:“阿启,等日后出息了,可以撑得起整个三界时,再将这话说与听吧。”
  
  阿启她怀里拱了拱,哼哼唧唧的‘恩’了一声,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上古望着悠悠云海,神情却有些惆怅。
  
  三界之主不是好当的,要统领整个上古界的她就更是不容易。当初父神创下三界后,她和炙阳、天启、白玦花了上万年力气才让三界秩序谨然,各守其道,却不曾想,一场混沌之劫后数万载,当年一派和乐的仙妖二界如今已势如水火,两不相容。
  
  她不是没想过颁下御旨,让两界言归于好,可也明白,就算她以真神之威压下两界异议,却终究难以消除数万年来的血仇。<>
  
  这不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可却偏偏将天启和白玦都搅了里面,很多事情她不问,是对天启和白玦最起码的信任,可六万年岁月,真的什么都不曾改变吗?
  
  她作为后池时,到底曾经经历过什么?以至于潜意识里对芜浣和景昭的厌恶竟可以压制住她绝对的公正之心?
  
  下界似有红光闪过,上古被惊醒,朝不远处望去,心底泛起狐疑,还未有动作,凤染的身影已从远处飞来。
  
  “神君,和阿启去了大泽山?”凤染见上古神情尚算和暖,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天知道她从长阙嘴中知道上古带着阿启去了大泽山时的忐忑,天后和景昭也那里,遇到了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上古点头,道:“凤染,来的正好,把阿启带回清池宫,有事要办。”说着就把怀里的阿启递给凤染,消失了半空中。
  
  看着空荡荡的祥云,凤染眨了好几下眼,才叹口气抱着阿启朝清池宫而去。
  
  瞭望山。
  
  绿竹数百年生长,早已连绵成海,盖尽了整座山头。
  
  半山腰上,几间竹坊错落有致,院前的篱笆泛出暗黄坚韧的岁月痕迹,竹坊前一只暗红色大狗懒洋洋撑着肚皮晒太阳,时不时的扑腾着两只爪子朝空中挥几下,悠然自得,只是偶尔望向竹坊的眼底会有几分难以察觉的怀念。
  
  轻微的脚步声篱笆外响起,大狗打了个哈欠,心里想着这座山头的仙灵妖怪都被它折腾了好几百年,竟还有不开眼敢跑来的,着实勇气可嘉,和那只老玄龟的蠢劲有得一拼……
  
  脚步声停了篱笆外,它不耐烦的翻着白眼转过了头,扑腾的爪子僵了半空中,扭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一眼望去甚是可笑。大狗眨了眨大眼,看着篱笆外一身墨绿古袍的女神君,惊愕的不能言语,甚至用爪子使劲的揉了揉眼。
  
  “红日,好久不见。”上古推开篱笆,见那红毛大狗张口结舌的看着自己,走了进去。
  
  她从未天启口中听他提起过红日的消息,便想当然的以为红日也陨落了六万多年前,却不想刚才云上竟然感知到红日的气息,虽然白玦当年下界逗留时曾将瞭望山作为居所,可如今他苍穹之境,作为他坐下神兽的火麒麟红日,怎会独自留瞭望山,还……幻化成这般模样?
  
  见上古越走越近,红日打了个滚,从地上爬起,抖擞了两下毛,立马变成了脚踏火云,龙头马身的丈高模样,它提溜着转了两圈,似是确定了什么,温顺的半跪下巨蹄,声音嗡嗡响,若洪钟般,抖擞了一地落叶。
  
  “上古神君,您怎么来了?”
  
  上古被震得皱了皱眉,见红日身上的火焰有将四周点燃的趋势,不知怎的有些心疼,摆手道:“还是变回来吧,这地方盛不下。”
  
  红日朝四周看了看,老不情愿的点头,却没变成刚才那大狗的模样,只是把真身缩小了不少,只有半大小,火焰也给收了起来。
  
  上古打量了红日身后的几间竹坊一眼,道:“红日,怎么没白玦身边?还变成了刚才那般模样?”
  
  “上古神君,主苍穹之境,替他守着这里,就没去。下界的那些小妖小怪道行不高,若用真身,恐怕就没敢进瞭望山和唠嗑唠嗑了。”
  
  上古心底泛疑,道:“白玦觉醒后曾此处住过?”
  
  “是觉醒之前,还有……”红日一个惊疑,脱口而出的话生生转了个弯,才道:“还有,当初主沉睡,瞭望山替他守着炙阳枪,等了六万年主才回来,只余下了一缕精魂,幸好当年主为留了一粒回天丹,后来瞭望山里休养了几百年,神力才恢复,主觉醒后便让守这里了。”
  
  上古叹了口气,道:“真是难为了,不过此处如今无居住,倒是没有守这里的必要。”
  
  红日连连点头,两只爪子地上使劲刨,极是赞成上古此话。
  
  天启性子肆意张狂,他的神兽紫涵冷静沉稳,白玦清冷淡然,红日却又偏生是个喜好玩闹的主,上古至今都想,当初选择神兽时,他俩是不是配错了对。
  
  上古见红日一副抓耳挠腮的可怜模样,嘴角还来不及扬起,身后清冷的声音已传入耳里。
  
  “上古,当年上古界里若能让好好管束红日,它必不会到如今还是这幅性子。”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前几日看留言,知道源gn明天生日,提早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jj的长评,辛苦了。
  
  感谢大家让我的专栏收藏突破了600大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