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68章 惩处

第68章 惩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惩处
  
  惩处
  仙邸大堂里,一片和乐融融之景。
  景昭如今代白玦执掌苍穹之境,地位更甚往昔,她含笑和一众女仙君谈笑,不见半点架子,让本来对她颇有微词的仙君也纷纷面露赞叹。
  一小童悄悄跑进大堂,来到东华身后,低声语:“师祖,师叔回来了。”
  东华上君一口气憋了个把时辰,正想着好好给这个没眼力见的二徒弟甩脸子,一听这话,当即眉毛一瞪,声音便若洪钟般响了起来:“还不让他进来,没看到众仙友都还在等着醉玉露呢!”
  小童被这声音震得一愣,缩缩脖子撒丫子跑了出去。
  在座的仙君哪个不知东华老上君最是护短,此般做派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皆含笑道‘无妨无妨’。
  哪知这声过后半响,众仙伸长了脖子,也不见闲竹仙君进来,一时面面相觑,东华上君眉毛翘得更高,正欲说话,堂外脚步声已响起。
  “阿启,到了,到了,你快点。”这声音脆脆蹦蹦,实在辨不出是个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闭嘴,碧波,你吵死了。”镇定中带着软糯,这个想必是个小娃儿。
  “小神君,您慢点,门口有坎,您可别磕着了!”
  这个听出来了,是闲竹仙君的声音,喊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关怀备至……当然,这是客气的说法,往实里了说,‘谄媚’二字足矣,众人朝面色开始发黑的东华上君默默的扫了一眼,极默契的朝门口看去。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让东华上君座下之徒说出这么没有身份的话来?
  踢踏的脚步声渐近,小小的身影慢悠悠的走进大堂,进入众人眼底。
  五六岁的年纪,精致俊俏的小脸,带了点孩童特有的圆润,一双眼亮晶晶的,勾出微挑的弧度来,身上套着件淡绿色的小马褂,踩着流云靴,头上带着个瓜皮帽,咋呼一看,绝对是个富贵的小公子哥,他手里抱着只胖鸟,两人咕噜噜转着的大眼分外相似,这出场虽说诡异了点,但绝对不是一般的讨喜,不少女仙君顿时眼底母爱泛滥,只差把这小娃儿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了。
  倒是景昭公主身后站着的两名仙娥先是‘啊’的一声轻呼,然后齐愣愣的朝自家公主看去。
  景昭端容带笑的面色亦在那孩童走进来的瞬间僵硬起来,她挺直了脊背,看着小童的眼底带着不可置信的惊愕。
  那小孩一走进,先是眨着眼睛看了两圈,眼落在景昭身上的时候呼溜一下就过去了,先朝东华客客气气的拱了拱手,似模似样的贺寿:“东华上君,祝您寿如玄龟。”
  此话一出,宾客大哗,唯有东华上君听着心里舒坦,不由得仔细打量起这突然出现的孩童来。
  玄龟乃上古真神炙阳的神兽,寿命比如今的三界都要长久,他听着虽别扭,但也只有高兴的份,只是……后古界里,知道这件事的仙君极少,这是哪家的孩子?他睁着一双老眼,待仔细落在那小娃儿脸上时,兀的一惊,骇得直接站了起来!
  虽说有近百年未曾见过,可当年苍穹之境上的白玦真神容颜历历,这堂中的孩子竟和他有九分相似,若说有哪个仙君敢化了这么一副样子来拜寿,他怎么都不信,大惊之下,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堂中一些仙君自东华上君和景昭公主面上亦看出了些端倪来,打量那粉雕玉砌的小娃儿眼底不免多了几分狐疑。
  此时,跟在后面的闲竹总算跑了进来,见堂中一片寂静,忙走到东华上君耳边说了几句,众人看着东华上君面色几经变幻,最终沉寂到愕然,心里直痒痒,都想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闲竹,你不是说有人等着醉玉露的?”阿启见满堂安静,把手里的乾坤葫晃了晃,朝着东华上君的方向道。
  “小殿下,东华惶恐,累得殿下和神君亲自送来。”东华上君想出去向上古请安,却又不知上古愿不愿意见他,别扭了一阵,还是决定先把这头处理好了再说。
  他朝景昭看了看,转过头朝阿启行了一礼,亲手接过阿启递过来的乾坤葫,放到闲竹手上:“去,为诸位仙友满上。”
  众人俱惊,就连景昭公主出现时,东华上君亦只是半礼而已,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景昭眉色动了动,笑道:“老上君,不知这是哪家的孩子,生得如此机灵聪明?”
  东华还未答,她又低头灼灼看向堂中的阿启,不轻不重的加了一句:“只是府中长辈不知是如何管教的,小小年纪,竟不知向座上的仙君见一见礼。”
  这一声,明显带了呵斥的意味,东华上君气一闷,差点昏厥过去。
  公主殿下,您受了刺激,可也别把我这个老头子拖下水啊!景昭如今执掌苍穹之境,背后是白玦真神,他惹不起,可是堂中站着的孩童,他更是惹不起……
  堂中仙君不知就里,倒是觉得景昭公主说得没错,这小娃灵力低微,就算是来自仙缘洞府,也最多不会超过百来岁,可这大堂里的,哪个没有万把岁高龄?
  东华硬着头皮朝景昭道:“公主,他是……”
  “东华上君,醉玉露已经送到,姑姑还在等我。”阿启朝高位上的景昭看了看,沉着眼,嘴抿住,似是没听到般,转身欲走。
  “慢着……公主殿下问话,你怎么不答!”景昭身后的仙娥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见那小童快要跨出大堂,尖声喝到。
  尖利的声音满是倨傲,在大堂里回响,想必是横行惯了的,景昭淡淡的看了身后的仙娥一眼,没有说话,神色却缓了不少,这孩子和白玦的容貌如此相似,想必已有人看出了端倪来,她若不问清楚,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流言传出来。
  “公主殿下,他……”东华眼见场面凝重,急忙打圆场。
  “老上君不必多言,让他自己说。”
  景昭单手轻叩在椅上,清脆的敲击声缓缓响起,淡望着下方,神情微凝,顿时满室俱静。
  众仙望了她一眼,暗道,景昭公主执掌苍穹之境百年,果然积威甚重,远甚于惜。
  门边的小身影顿住,缓缓转身,望向景昭,神情有一丝倔强:“公主,我名唤阿启,至于我父母为谁,若你真想知道,不妨来清池宫一问究竟,若是我姑姑肯见你,我便告诉你,如何?”
  软糯的童音带了几分坚钝的意味,满堂俱惊,这才明白刚才东华上君的小心谨慎从何而来。
  这小神君八成和隐居清池宫的上古真神脱不了干系!
  景昭更是神情大变,想起刚才东华对这孩子的称呼,骤然起身:“你说你从哪里来?”
  “清池宫啊!”阿启转身摊了摊手,神情无辜,眼睛眨了眨:“姑姑说我辈分够大,除了上古界的几位老上神,不用向其他的仙君行礼,景昭公主,可是觉得我姑姑说得有错?”
  这话再明白不过了,三界之中,敢这么教孩子的,除了上古真神,还能有谁?
  景昭面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紫,唇抿得死紧,半响后,才敛下眉道:“不敢。”
  声音简短,竟有着一股子微不可见的煞气。这孩子,来自清池宫,还长得和白玦如此相似……景昭压下了心底那个匪夷所思的猜测,脸色骤然变得苍白。
  不可能的……这孩子的存在瞒不了白玦,若是白玦当初知道他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在苍穹之境和她成婚?
  阿启不再看她,转头对一旁装死的东华上君道:“老上君,姑姑在后园休息,不喜热闹,阿启不识得路,老上君可愿同往?”
  东华眼底顿时露出激动的神色,忙道:“神君驾临大泽山,乃东华三生之幸。闲竹,替我好生接待众位仙友。”话音未落,已搓着手急急从堂上走下,直朝阿启而去。
  阿启眼底露出浅浅的笑意,面色一缓,主动牵上了他的手。
  东华立时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身背挺得倍直,和阿启走出了大堂。
  听闻上古只是在后园休息,景昭松了口气,坐下后才陡然想起天后入了后园,顿时只觉一阵寒气沁入心底,一阵慌乱,立时起身,朝后园而去。
  堂中众仙面面相觑,犹疑了半响,也跟着出了大堂。
  上古真神驾临,他们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此时,后园里,一众仙娥惴惴的看着神情大变的天后,不知该如何是好。
  上古回转身,神情莫测,望着天后,目光灼灼:“芜浣,我倒不知,如今的仙界规矩如此之大?不知本君该如何行礼……才算全了对天后之敬?”
  天后面色惶然,听到上古的话后才猛然惊醒过来,急走几步,恭敬的朝上古行了一礼,颤声道:“芜浣见过神君,不知神君在此,请恕芜浣不知之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