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64章 埋葬

第64章 埋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宫蟠桃园,枝丫葱翠,蟠桃硕硕,天后正坐石椅上和仙娥对弈谈笑,天帝信步走了进来,一旁候着的仙娥急忙行礼。
  
  见暮光神色有些不对,天后摆了摆手,让一众仙娥退了下去,脸上犹带笑意:“今日怎么得空来了的蟠桃园?”
  
  因着和景昭把话说开,天后最近的心情倒是不错,对着天帝也是难得的没有冷脸。
  
  天帝看了她一眼,沉吟道:“今日天启真神遣凤染传话……”
  
  天后脸色一僵,掩绣袍下的手瞬间握紧,猛然起身,道:“什么话?”
  
  天帝被她紧绷的模样弄得一怔,道:“这么急做什么,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让御传三界,以后谁都不得再提起上古真神觉醒前的事。”
  
  天后亦是微微一愣,将手中的棋子放下,起身道:“是说禁止再提和后池有关的事?为什么?”
  
  “也猜不透,当年天启真神把上古真神带回了清池宫,之后就没了上古真神的消息,猜着她应该是闭关凝聚神力,所以这些年来屡上清池宫,才没有接见于。至于天启真神的御旨,们照办就是,日后自然会知晓原因。半月之后东华寿宴,要和景昭同往?”天帝提起另一事,问道。
  
  天后点头,重新坐下,神情依旧有些恍惚。
  
  “景昭如今执掌苍穹之境,仙妖又有嫌隙,还是慎行得好。”虽然白玦真神并没有真正统驭妖界,可仙妖百年争端,血仇早已结下,仙界诸仙君对景昭必定是恭敬有余,爱戴不足。
  
  “这些事就不用管了,白玦真神毕竟超脱三界,没有敢得罪景昭,怎么,景涧还是不肯从罗刹地回来?”
  
  “他执意如此,罗刹地乃是两军交战最为凶险之处,这些年也亏得他守那里,森鸿才难以惹出大的纷争来,当年进攻妖界,本想让三界安稳,却不想森简宁愿以身战死,也不愿让妖界归于统驭之下,哎,如今想来,倒是当初一意孤行之错。<>”天帝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惆怅,他和森简斗了几万年,却不想竟是这般结局收场,如今仙妖仇怨结下,再也难解。
  
  天后摆了摆手,道:“随他吧,他呆罗刹地,总比一天到晚记挂着那个凤染要好。”
  
  天帝顿了顿,眉一挑,转移了话题:“明日再去一次清池宫。”说完便消失了蟠桃园。
  
  天后沉默片刻,起身正准备将仙娥召进,抬眼看到不远处蟠桃树下的紫衣影,神情骤然僵住,眼底现出微不可见的惊惧来。
  
  紫袍飘曳,神迹飘渺,一如当年,可她心底却再也没了崇敬恭顺之心,唯留下惊惧惶恐。
  
  “见过神君。”天后顿了顿,走上前对着那背影行了一礼,到底统驭了三界几万载,心气早已非当年可比,纵使惊慌,可也没有失了礼数。
  
  蟠桃园中仙气缭绕,越发衬得那不可亲近,天启久久没有搭腔,天后只得弯着腰,不敢有半分放肆。
  
  “芜浣,这六万年来,最让意外的,是。”
  
  清冷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慵懒,天后微微垂头,瞳色数变,最终沉下。
  
  “当初还以为真的对古君情有独钟,改了那自私的性子,却不想他死后,依然天后之位上甘之如饴,毫无悲痛。”
  
  感觉到那股压迫缓缓逼近,天后瑟了瑟,没有出声。
  
  “们四死的死,伤的伤,十不存一,可却毫无思悔之心,不知这六万年天地至尊,坐得可安好?”天启回转头,看着低下头的芜浣,嘴角勾勒出危险的弧度:“可是万年来都不敢忘记当初拜赐给们四的大恩大德!”
  
  冰冷刺骨的煞气迎面而来,嘲讽似穿透了骨血一般,无形的大手勒住芜浣的脖颈,将她提离地面,芜浣整个呈现青白的死气来,她睁大双眼,不敢反抗,面上再也没了往日的高贵倨傲,满是惊恐。<>
  
  似是过了亿万年那么久,天启看了她一眼,手一挥,将她放了下来。
  
  天后落地上,腿一软,跪倒地,声音颤抖:“芜浣自知身犯大过,还望神君看往日情分上……恕罪。”
  
  天启看着跪倒地的芜浣,神情中满是嫌弃。当年他们四身边皆有灵兽陪伴,千万载下来,早已将他们当成了至亲之一般,可不想他如此相信于芜浣,最终却因她之故害了上古,更致使四大真神相继陨落,上古界尘封。
  
  可是,当年的事他必须瞒下去,对如今的上古而言,芜浣还是那个陪了她千万载的。
  
  “可以让安安稳稳的做暮光的妻子,天界之后,当年的事也不会告诉上古和白玦。”
  
  天后顿住,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到的却是天启眼底彻骨的寒意。
  
  “但是……芜浣,记住,若是日后敢再提起半句关于后池的事,一定会让堕入九幽炼狱,永世不得超生。”
  
  幽幽的声音园中回荡,天后握紧颤抖的手,兀然朝天启的地方望去,却看到蟠桃树下空空如也,唯留一支冰冷的紫色灵箭插入地上,泛着凶冷的光泽,随即那灵箭缓缓消失,化为灵气散了园中。
  
  九幽之地,乃真神天启锻造的炼狱,专押天地间至邪之物,入者永世不得超生,这支九幽令箭已有数十万年不曾出现过了。
  
  天后倒吸一口凉气,握紧的双手隐隐泛白,倒地上,良久之后,她兀然抬头,神情复杂愤恨,手一挥,蟠桃园中大半仙树全部化为灰烬。
  
  上古,六万年了,还是阴魂不散!或者是不是该认为天启千辛万苦瞒住属于后池的一切,也是因为!
  
  回到清池宫的天启,没有停歇便朝上古的房间走去,临近时,看到一群仙娥轻手轻脚慢行,便也轻轻靠近。<>
  
  推开房门,上古斜靠榻上,手里端着一本书,换了一身清爽小白袍的阿启趴她膝头睡得正酣,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上古的衣角,他神情微微和缓,刚才见到芜浣的戾气也消了不少。
  
  “怎么,还有敢惹生气?”上古合上书,见天启一脸煞气,笑了笑,抬手拿起一旁搁置的布巾擦了擦阿启嘴角的口水,随即对天启道:“这孩子是白玦的?”
  
  天启早知道上古闹了个误会,但如今也找不到更好的说辞,倒也不戳破,点点头:“阿启自出生来便清池宫,她娘亲……已经过世百年了,白玦如今顾不到他,就把他留了这里。”
  
  “倒是没想到以他的性子也会有这种事发生,那凡间女子模样生得可算周正?”
  
  天启极快的扫了上古一眼,道:“模样周正,气质上佳,就是有些小脾性。”
  
  “真是可惜,她如今不了。”上古叹了口气,抱着阿启起身,朝内室走去:“今晚就把他放这里吧,明日再让凤染把他领走。”
  
  天启看着一大一小两消失外室,笑了笑走了出去。
  
  凤染站门外,看着天启走出,皱着眉道:“天启,这是怎么回事,碧波说……”
  
  “凤染,这就是最好的解释。”
  
  “可是阿启知道他娘亲是……”
  
  “那孩子比聪明,他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留上古身边。”天启回头,见凤染抿着唇神情愤然,突然苦笑起来。
  
  “一直以为,这百年,是最迫切的等着她醒来的,如今才发现,或许这份执念还不如阿启。”
  
  想着那孩子沉睡中还紧紧抓着上古衣角的样子,天启转身朝院外走去,低沉的声音却悄然传来。
  
  “也许上古会有恢复记忆的一日,但那一天真正到来时,她最不能面对的,不是白玦,反而是阿启。”
  
  那孩子,成熟懂事得让心疼,百年前的纠葛放他身上,太沉重了。
  
  但是,想起阿启身上血缘的另一半,天启的脸立马便沉了下去,落脚的声音都有些凶狠起来。
  
  苍穹之巅,桃林中。
  
  坐石椅上的白玦端着块木头,手中握着雕刀慢慢雕刻,木头上小孩的模样活灵活现,煞是可爱。
  
  察觉到天际的气息,白玦顿了顿,将手中的东西放入袖袍,朝来看去。
  
  天启落他不远处,连看都懒得看他,懒洋洋的丢了句‘上古醒了,但是她只记得六万年前了,好自为之’后又消失了原地。
  
  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世间再也没了清池宫的小神君后池,唯有重新觉醒的真神上古。
  
  桃林中一片静默,坐石椅上的低着头,握着雕刀的手泛出青白的痕迹来,他重新拿出挽袖中的木头,垂着眼,良久之后,那只拿着木头的手却突然毫无预警的颤抖起来。
  
  清风拂过,他身后挽着长发的锦带落地上,长发扬展,恍惚之间,似是看到……
  
  那一头墨黑长发,渐渐化为雪白。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迫切需要bw的姑娘浮出水面。
  
  想在明天12点前看到第三更的乃们,是不是该举个手呢。。。(当然,是午夜钟声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