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60章 绝 下

第60章 绝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绝(下)
  
  紫光和金光空中对峙,分庭抗礼,天启张开手,手中被神力湮灭的炙火灰烬空中化为虚无。
  
  “白玦,说现还有没有资格插手的事?”
  
  凤眼微挑,一身紫袍的天启凌于空中,望着眉目清冷、毫无所动的白玦,眼中紫光流转,魅惑天成。
  
  “说了,谁都一样。”白玦冷冷的看了天启一眼,目光微转,对着他身后的古君道:“古君,今日有天启保,走吧。”
  
  他说完,转身朝景昭走去。
  
  天启似是没想到刚才还毫不留情的白玦会轻易罢休,微微一怔,随即明白,神情立马有些恼怒,白玦根本就没想过要杀古君,刚才只不过是要逼他出手,完全觉醒罢了。
  
  只不过白玦没想到自己已将本源之力化成紫月,觉醒会造成妖界的损伤,这才用神力来替这里的妖君疗伤。
  
  “古君,们走。”天启知道自己被白玦算计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黑着脸,转身对古君道。
  
  神情苍白的古君摇头,从天启身后走出来,看着朝景昭而去的白玦,沉声道:“白玦真神,古君技不如是真,可若想完成这场婚事,除非……死。”
  
  前进的脚步陡然顿住,白玦定原地,阖下眼,垂腰际的手轻轻合拢。
  
  没有能看清那冰冷的容颜上有什么神情,唯有景昭,白玦垂下眼的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
  
  朗朗的声音天际回响,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半空中面色凝重的古君上神,十足的疑惑。天启真神以妖界半数妖力觉醒为代价才逼得白玦真神罢手,不再追究此事,不过是百年前的一句承诺而已,古君上神何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即便是为了那个放逐百年的小神君,也太过了!
  
  “古君,知不知道说什么?”天启沉着眼看着古君,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怒道。<>
  
  “天启真神,多谢刚才出手,不过这是清池宫的事,无论后果如何,古君愿意一力承担。”古君低声对天启道,然后灼灼的望着不远处的白玦,手中银辉浮现,金石巨轮重新出现手上。
  
  无论如何,哪怕是死,他也要阻止这场婚礼。
  
  如果万年前的遗憾已经注定,万年之后,哪怕是逆天,他也不能退后一步。
  
  “古君,最后再给一次机会,回的清池宫,本君既往不咎。”白玦转身,紧闭的眼重新睁开,回望古君,声音淡漠。
  
  “不行,一百年前的青龙台,答应了清穆将后池许配给他,白玦真神,既然不是清穆,又凭什么替他做主。”
  
  “……”白玦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恼怒,手一挥,炙阳枪落他掌间。
  
  “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一百年前应允于他。白玦真神,清穆虽只有千年时光,可一生际遇是非,也无需来做主。若是他,百年等待,何以忍心应诺之回来,却见面不识。”
  
  “若不是他呢?”幽幽的声音响起,白玦一步一步朝古君而去。
  
  “若不是他,这灭天轮也要逼得他出现才肯罢休。”
  
  古君话音落定,手自额间划过,天眼顿开,照手上,灭天轮银光大涨,朝白玦而去,而他的面色也灭天轮离手的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缠缠密密的灵力,化成大网,将白玦团团围住,白玦神情紧绷,背身后的手缓缓握紧,良久之后,他望向银海中的古君,眼闭了起来。
  
  古君,有些事,不是想,就可以挽回的。<>就像他和后池,从他擎天柱下觉醒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白玦的手缓缓抬起,炙阳枪鸣出厚重的嗡声,如有灵性般他掌间来回挪动。
  
  “去吧。”
  
  低沉的声音顿起,炙阳枪身上金色的神力与赤红妖光交错,焰红的火流化为血龙的模样,划开银网的束缚,直朝古君而去。
  
  灭天轮血龙的咆哮下一寸寸断裂,最后化为飞灰,银海骤降,缓缓消失。
  
  “白玦,住手!”
  
  天启神情一僵,眉头紧皱,刚想上前,赤红的三首火龙化为丈高,挡了他面前。
  
  “滚开!”天启怒喝,一掌拂向三首火龙,火龙嚎叫一声,被扫到广场上,翻腾几下,大眼一闭,开始装死。
  
  就这么一息时间,炙阳枪已经近到古君面前,古君被逼得化为蛟体,蛟龙盘于天际,但仍止不住这毁天灭地的攻势,轰的一声巨响,炙阳枪从龙体而过。
  
  “嗷……”
  
  巨大的龙身空中翻腾,鲜血洒满天际,云海瞬间被染成红绸,遮住了所有的眼。
  
  炙阳枪空中凝滞片刻,飞回白玦手边,沉默着不再动弹。
  
  天启面色铁青,朝空中的巨龙飞去,却被一声响彻天际的叫声顿住。
  
  “父神!”
  
  远远的天边,一道银光划过,玄色的影突然出现苍穹之境,朝空中的蛟龙而去。
  
  “后池。”坐于下首的凤染面色愕然,低声喃道,从古君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后池一定是被古君给强逼着留了昆仑山,老头子肯定不愿意她卷入今日的这场争斗中,想不到她还是来了。<>
  
  白玦定定的看着空中的玄影,握着炙阳枪的手缓缓缩紧,明明是炙热无比的枪身,竟让他生出了冻霜寒月的彻骨寒冷来。
  
  他伤了古君,而且……还是后池面前。
  
  蛟龙似是也发现了后池,化为形,朝后池落来。
  
  后池接住古君上神,眼眶发红,手止不住的颤抖。
  
  头发胡须被烧得焦黑,腹部拳头大小的伤口深可见骨,血像是流不尽一般,染红了衣袍,这样的古君,是后池从未见过的狼狈虚弱,但即使如此,望向她时,苍老的面容上笑容依旧温暖纵容。
  
  “丫头,还是来了。”深深地叹息响起,见后池急得说不出话来,古君染满鲜血的手抬起,却始终没能握住后池的手,后池忙接住他的,抿住嘴唇:“父神,别动。”
  
  古君笑了笑,嘴唇僵硬:“丫头,没事,真没事,别急。”
  
  古君的手慢慢变得冰冷,后池觉得心都凉了起来,她惶然转头,只能看到,清穆站离她不远的地方,她手习惯性的抬手,他的眼神却冰冷无比……
  
  后池猛然记起,他不是清穆,只是白玦,只是毫不留情能对古君出手的白玦。
  
  “后池,古君没有大碍,不用担心,炙阳枪只是毁他根基,并没有伤他性命,休养个几年就好了。”
  
  低沉的声音耳边响起,莫名的熟悉,后池转头,净渊单膝跪她身边,神情担忧。
  
  她怔怔的看着净渊额上妖异的紫月印记,朝不远处的擎天柱看去,声音有些干涩:“是真神天启?”
  
  笃定无比,就似早已预料到了一般。
  
  天启顿了顿,才缓缓道:“后池,是天启,也是净渊。”
  
  唯有对,天启也好,净渊也罢,都只是那个而已。
  
  似是被他眼中的深沉所触,后池避过了眼,低声道:“父神真的没事?”
  
  天启眼底有一闪而过的黯然,他拍拍后池的手:“放心,古君无事,们回清池宫……”
  
  话到一半,却陡然愣住,玄色的袖袍下,浓浓的血腥气传来,不是古君身上的,他掀开后池的挽袖,眼神瞬间变得深邃凛冽:“这是怎么回事?”
  
  白皙的手腕上,深深浅浅的伤口,血肉模糊,满是剑痕,也亏得她穿着玄色的衣服,血流到衣摆上完全看不出,他竟到现才发现后池脸色苍白,一双眼漆黑得透明。
  
  古君听到不妥,眉一皱,想起身,牵动了伤口,血又流了出来:“丫头,怎么了?”
  
  后池急忙掩住手腕,道:“父神,无事。天启真神,帮看好父神。”似是没听到天启的质问一般,后池站起身朝不远处的白玦看去。
  
  大红的喜袍,冰冷的容颜,他冷冷的望着她,不带一丝感情。
  
  景昭站他身后,花容月貌,华贵端庄,一对璧,佳偶天成。ngddow.
  
  渊岭沼泽,百年前,三首火龙追杀下,他曾经冒死将她送出去,最后身受龙息之苦。
  
  苍穹之境,百年后,他要和景昭成婚,不仅对她视若无睹,还对父神赶尽杀绝。
  
  同样一张脸,同样一具身体,可是……后池,他们不是一个。
  
  回来允诺了,但那个给诺言的早就不了。
  
  “白玦真神,父神今日扰乱婚礼,全是为了,若是真神允许,愿意向景昭公主赔罪,只求白玦真神能原谅父神冒犯之罪。”
  
  后池走到白玦不远处,背脊挺得笔直,她看着白玦,昂着头,一字一句,声音响彻苍穹之境的天际,染着血的手掩绣袍中死死握紧。
  
  “后池!”天启愣愣的看着那个空中朗声而立的身影,整个因为气愤竟微不可见的颤抖起来。
  
  她怎么能够朝区区一个景昭低头!怎么可以!
  
  “丫头……”古君同样怔然,颤抖的手掩住了眼,不再去看那玄色的身影。
  
  她的后池,心性比天高的后池,当初宁愿自削神位,放逐天际,也不肯朝天帝天后低头的后池……现居然为了他,对着白玦求情。
  
  白玦握着炙阳枪的手猛的一抖,金色的瞳孔中是死寂一般的深沉。
  
  “古君冒犯于,也受了一枪,此事作罢便可。”
  
  “多谢白玦真神不罚之恩。”
  
  后池开口,茶墨色的眸子淡漠而冷清,白玦躲过那双眼的注视,微微移开了眼。
  
  “不必如此,后池神君言重了。”
  
  看到白玦眼底的狼狈和躲闪,后池一怔,欲转的身子陡然僵住,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停了白玦一米之远的地方,定定的凝视他,瞳色是极致的透明:“真神今日大婚,后池来得匆促,为谢真神海涵,后池愿解百年之约,以祝白玦真神与景昭公主琴瑟和鸣,福泽延绵。”
  
  白玦僵硬的看着她,竟差点被后池缓步走来的气势逼得退了一步,那双眼底的期待和惊喜太过明显。
  
  后池仰头,声音极轻极低:“白玦真神,可愿受后池之礼?”
  
  清穆,如果是,如果有苦衷……
  
  白玦身后,景昭的手缓缓握紧,显出苍白的痕迹来。
  
  “后池仙君既然如此深明大义,那……白玦多谢。”
  
  □的气氛中,淡漠而有礼的声音似是打破了最后的一丝期待,后池猛然收紧指尖,突然感觉到腕上的伤口疼痛到了极致,像是冷到了骨子里一般,她垂下头,似是苦笑,又似是自嘲,转身朝古君走去。
  
  “等一等。”
  
  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后池顿住脚步,头也未回,道:“真神还有何吩咐?”
  
  “后池,把聚灵珠、镇魂塔,聚妖幡交出来。”
  
  “说什么?”后池兀然转头:“白玦真神,自知不该夺这三宝,累得清穆擎天柱受百年罪过,可是还有三个月就是柏玄醒来之期……”
  
  白玦对柏玄耿耿于怀,想必是当初清穆用这具身体擎天柱下以妖力化体百年的缘故。
  
  “那又如何,盗了三宝是事实。柏玄生死,与本君何干?”白玦淡漠的看着她,冷冷挥手,一道金光笼罩后池上空。
  
  袍中镇魂塔微动,竟金光的召唤下朝空中飞去,后池拦之不及,金光照拂下,她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镇魂塔落入白玦掌中。
  
  “白玦,休要伤后池!”见后池受制,天启眉一竖,便朝这边飞来。
  
  “白玦,将镇魂塔还。”后池双眼赤红,看着白玦,心底陡然生出不安的感觉来。
  
  “往日恩怨,皆因此三宝造成,后池,自此以后,归于清池宫,本君既往不咎,自会还和古君安宁。”
  
  白玦静静的看着她,陡然升高,赤红的火海将后池和赶来的天启隔绝外。
  
  他瞳中金色的火焰慢慢的犹如实质,掌中的镇魂塔被火焰笼罩,发出沉钝的哀鸣声,冰棺融化,里面青色的影慢慢变得模糊。
  
  “白玦,要干什么,住手!”天启一解开后池的禁制,她就朝火海跑去,却被天启拉住。
  
  “后池,不要过去!”天启皱着眉,紫光挥出,那片火海竟纹丝不动,惊得他连忙拉住后池,白玦的神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可怕了?
  
  火海之后的身影昂立天际,静静俯瞰,似是远离世间,他手中的镇魂塔一寸寸化为粉末,连同里面的冰棺,再也不留片缕。
  
  后池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眼底染上了赤红的血丝,她倒退一步,骤然抬头:“白玦!盗三宝的是,让擎天柱下差点沦为妖魔的也是,有本事就杀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柏玄?”
  
  为什么夺走了清穆,就连柏玄也不放过!
  
  只有三个月了,她隐山之巅等了一百年……只有三个月,柏玄就能醒了,她明明……都已经感觉到柏玄的气息了。
  
  悬浮天际的瞳色清冷,俯瞰而下,眼中金光流转,似是嘲讽,又似是淡漠。
  
  火海仍燃烧,广场上的众看着这一幕,早已没了参加婚礼的喜庆心思。
  
  天启真神觉醒,古君上神重伤,还有柏玄仙君骤死,这场婚礼,早就超出了界限,他们实想不出,还能生出什么事端来!
  
  火海内外,两重世界。
  
  红衣长袍,真神白玦,似能主宰世间众生命运。
  
  玄衣黑发,仙君后池,茫然哀戚就如卑微蝼蚁。
  
  浮云上的古君静静的望着这一幕,恍惚看到,当年祭台之外,无论被挡阵法外的如何绝望悲伤,都只能看着里面的一寸寸化为飞灰的场景。
  
  兜兜转转,数万年往矣,往日一幕,到如今,竟没有丝毫改变。
  
  “天启,说的对,有些东西,早就该还回去了。”
  
  飘渺的声音陡然空中响起,天启转头,看着飞至半空的古君,神情缓缓凝住。
  
  古君他……不会是想……?
  
  一寸一寸的银色灵光自古君体内而出,缓缓蔓延,就连白玦身前的火海也被银光瞬间吞噬,后池茫然回头,只能看见古君眼底的决绝和一丝……不舍。
  
  “父神……”
  
  “后池,不是父神。”
  
  古君轻声道,望着后池,手抬起,似是要握住她的,又缓缓垂下。
  
  后池怔怔的看着古君,似是未听明白他的话一般。
  
  “不是父神。”古君重复了一遍,神情悠远空明,复杂难辨:“这数万年来,一直想,若只是后池,只是古君的女儿,该有多好。”
  
  整个苍穹之境都被银色的灵光笼罩,朝天际连绵而去,似是无穷无尽一般延展。
  
  古君身上的伤口一瞬间完全愈合,后池怔怔的看着他,眼底的茫然逐渐变为惊愕。
  
  半空中的年迈老者,几乎是一瞬间变了一个模样。
  
  花白的头发一寸寸化为墨黑之色,佝偻的身躯一点点挺直,褶皱的皮肤光滑白洁,容颜英俊,轮廓深邃,眼神深沉如海,唯有那抹温煦一如往昔。
  
  古有鲜闻,上神古君,温润如玉,容颜俊美,三界少有,可是自从清池宫的小神君出世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当初御临三界时的俊俏模样。
  
  “父神。”后池站起身,几乎不能言语。
  
  “后池,这才是原本的样子。”
  
  “那为什么……?”
  
  “不过是个俗罢了,若是不幻化成那副样子,开口叫父神,根本做不到平心接受。”
  
  古君苦笑一声,一步一步朝后池而来,银光点点,自他体内涌进后池身体中。
  
  “后池,三首火龙不是这世间第一个以妖化神的妖兽,才是。”古君停后池不远处的上方,神情微苦:“自以为是的为争来了上神身份,以为可以让自此三界无忧,却忘记了,身份越高,束缚就越大。”
  
  “如今之苦,全因私心而起,若不是,不会自小便受夭折之苦,若不是,万年来也不会聚不齐灵力,连一般的仙都不如,若不是,这世间有谁敢对有半分不敬,。”
  
  “后池,最想保护的是,可是让陷入如斯境地的却是。”
  
  “后池,擎天柱不是没有的名字,只是……没有觉醒而已。”
  
  沉寂的声音戛然而止,众怔怔的看着站后池上方的古君上神静静阖眼,擎长的身躯弯下,仿若叩拜古老的神祗。
  
  “下神古君,见过真神。”
  
  天帝和天后神情大变,不敢置信的望着空中的古君和后池,似是想到了什么,眼底满是震惊。
  
  银色的灵力如浩海一般,霎时充斥天际,恢弘的气息朝后池涌来,将她整个笼罩。
  
  看着这一幕,白玦眼底的淡然终于被打破,他眼底缓缓显出惊讶来,良久才恢复镇定,眼中明灭不定。
  
  他看着古君,实是不知道该怒还是叹。
  
  这万年来,古君不仅骗过了他,也骗了天启,他不止是传承了上古消失时留下的神力这么简单,他根本就是将后池的整个本源之力完全融了自身的妖丹中……可是,这也就意味着属于上古的本源之力若消失,他也会……妖丹尽碎,化为劫灰。
  
  他算准了所有事,以为后池这一世不会觉醒,却偏偏想不到他寻了上万年的上古本源,竟然就古君体内。
  
  如今,古君以灵魂燃烧为代价,来归还原本属于后池的上古本源,他根本无法阻止。
  
  他阻止不了后池成神,就跟数万年前他阻止不了上古殉世一般。
  
  “父神……”
  
  后池似是明白了什么,眼中大恸,伸手朝古君触去,却……只能抓住他衣袍的一角。
  
  古君身上的银色灵光越来越淡,整个朝天际飘去。
  
  古君抬首,望向云海之外,那里,白玦和天启擎身而立,仿佛亘古便。
  
  这世间,一定还有比更乎。所以,后池,要珍重。
  
  他不过是上古界中一条小小蛟蛇,却因缘际会亲眼看到了上古真神的陨落,而那原本应该和上古真神一齐消逝于三界的上古本源,却落了他体内,他一夕之间由蛇化蛟,由妖入神,这本就是世间极大之幸。
  
  他能位极三界数万载,全是因此之故。
  
  而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只剩下把这本源之力还给后池。
  
  即使……他违背了当初对上古真神神识的最后嘱托。
  
  上古不愿成神,可是,她如今是后池。
  
  碧绿的身影缓缓消失,就连面容也渐渐变得模糊,直到最后一丝灵力从古君身上消散,他垂下眼,声音似是已经低不可闻。
  
  银光束缚下,后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古君一点一点完全消失,化为飞灰。
  
  “后池,保重。”恍惚之际,这是她听到的古君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上神古君,灰飞烟灭,自此不存。
  
  父神,让保重,可是这世间,若不,独自一,如何保重?
  
  整个世界仿佛沦入了黑暗之中,骨血冷尽,灵魂破碎,后池幽幽抬首,眼中一片血红。
  
  伴着古君的完全消失,后池身上的银光骤然大涨,直冲天际。
  
  银光之中,那本是极腰的长发缓缓变长,及至脚踝,深沉的古袍迎风而展,银色的锦带勾勒腰际,璀璨而神秘,漆黑的瞳孔深邃悠远,银白的水纹印记额上浮现。
  
  回首之间,容颜绝世,芳华亘古,睥睨世间。
  
  广耀的天际,一片银白,恢弘的乐章似是自远古奏响,四海潮汐尽退,九州万兽沉寂,苍穹之巅,仙、妖、神、缓缓凌空,俱被笼罩这片浩瀚之海中。
  
  天帝朝着银光中心处的身影弯下腰,眼底俱是臣服,浑厚的灵力威压下,天后缓缓垂首,行下古礼,神情惊骇莫名。
  
  整个苍穹之境,唯有白玦和天启能昂首而立。
  
  轰然之声自下界响起,千万把断剑划破空间,陡然出现苍穹之境,旋转间,凝为一把银色巨剑,落后池面前。
  
  后池转头,十米之外,白玦淡漠而立,手中握着的灰烬似乎还未完全消失。
  
  后池眼中血红一片,她手持巨剑,朝苍穹殿而去,轰隆巨响,毁天灭地。
  
  声停,风止。
  
  鲜血滴落的声音犹为真切,众抬头,只看见……白玦的身影挡苍穹殿前,巨剑穿体而过,空中,竟诡异的停滞下来。
  
  仿似恢复了清明,后池缓缓抽出巨剑,看着白玦苍白到透明的脸庞,瞳色深沉凛冽,却又夹着世间无尽痛楚。
  
  “无论是谁,白玦,这一世,到死都不会原谅。”
  
  巨剑离体,从手间挥落,夹着毁天之势朝三界而去,银光流转,整个世界骤然混沌一片。
  
  后池脸色苍白,嘴边鲜血流出,眼微微阖上,整个漂浮着朝万丈天梯下落去。
  
  恍惚之间,她看见,那一身红衣,立于苍穹之巅,眉目清冷,凝望着她,神情决然冰冷。
  
  仿若神祗,尊临世间。
  
  “后池,等回来了,们便成亲。”
  
  “后池,等知道送石链的原因时,就是们再见面之时。”
  
  “后池,保重。”
  
  ……
  
  耳边似是有声音回响,一句一句,越来越清晰,可她眼底却只剩下血红的世界,再也辨不清这世间的景象。
  
  清穆,柏玄,父神……这世上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三个,全都不了。
  
  这世上,她还有什么,还剩什么?
  
  即便是她死,又如何,即便是那个醒来,她消失,又如何。
  
  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后池这个存了。
  
  她朝下垂去,长发空中飘荡,好像堕入了永无止尽的无边地狱。
  
  三界彼端,九州之岸,白玦,恍然回首,生生世世,只愿是后池。
  
  只愿,能恨,此生不灭。
  
  混沌的世界缓缓消散,唯有那垂落的玄色身影仿佛定格成亘古不变的画面。
  
  死寂之中,苍穹之巅上空。
  
  擎天柱上,四分之一的黑雾缓缓散开,‘上古’之名印刻其上,银色的光芒缓缓划过,然后又归于沉寂、黯淡。
  
  虚无的擎天巨门陡然出现半空,古老的文字空中浮现,三界内所有的灵兽如有召唤般朝那道古门涌去。
  
  模糊的古文渐渐清晰,唯有八字。
  
  远古神祗,上古为尊。
  
  顷刻间,恢弘苍茫的气息骤然三界中回荡,轰然巨响,四道灵光从天际划来,照耀世间。
  
  后古历六万三千四百二十一年,六月初五。
  
  上古界开启,真神上古重临世间。
  
  (上部完)
  
  作者有话要说:按我文案上说的,本文正式开始。
  
  (但我怎么有一种结束了的感觉,囧。)
  
  一直来不及说,感谢所有愿意看上古,愿意留下评论,还给星零投霸王票的gn,没有你们,我不可能把上古写到这个地方。(感谢的话就这么一句,请自行,参照‘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这种意境。)
  
  这章绝对史无前例的肥,所以让俺休息几天吧,等俺回过气来了,再战。
  
  回见。
  
  (这次我总算没有卡在什么地方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