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50章 百年 下

第50章 百年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百年(下)
  
  正凝神细想着,碧波清脆的声音已经从老远传来。
  
  “后池仙君,那小子要回西北了,见见他吧!”碧波扇着翅膀费力的靠近后池,看到净渊的时候不自觉的缩了缩,眼底有毫不掩饰的惧意和敬畏了,但他仍是小心的拉着后池的绣摆,大眼睛里满是恳求。
  
  后池随意落下一子,转头挑眉道:“哦?他舍得走了?”
  
  当年碧波轰下山的那个凡这些年倒是隐山外面生了根,她曾经见过几面,那身上有微弱的灵气相护,显然非富即贵,难得的是有颗赤子之心,品性纯良,若是好好教导,入阁拜相,列土封疆都并非难事。
  
  他隐山一等便是十年,这种坚韧心性更是不易,也让她渐生了爱惜之心。
  
  隐山周围的十万沼泽这些年灵气的滋养下渐渐生了改变,阵法也日趋成熟,就算她不,待百年之后,这里也定会是福泽之地,能滋养一方水土,就这么舍弃,倒的确是不舍……
  
  “怎么?那小子入了的眼?”
  
  戏觑声传来,后池抬头,见净渊一双眸子定定的瞧着她,抿唇不语。
  
  “既是瞧中了,叫来便是,后池,几时变得如此婆妈了?”净渊挑眉,眉宇间竟带了一抹挑衅。
  
  后池敛眉,指尖的蛋转了转,朝碧波挥手道:“把他唤来。”
  
  碧波瞧着后池手中的蛋,急得直哼哼,但也不敢拂了她的一意思,挥着翅膀朝山下飞去。
  
  “可知水凝神兽天生便有治愈的奇效?”净渊望着飞走的碧波,眼底若有所思,道。
  
  “知道,听说只要还有口气,碧波就能救得了。<>”后池懒懒回答,并未意:“水凝神兽伴镇魂塔生,想必是碧玺仙君遣他来的,不过他和这小家伙倒是投缘。”后池朝手中的蛋指了指,眉角柔了下来。
  
  净渊瞧她这幅模样,微微一愣,随即轻叹,掩下了眸中的波动:“这样子,倒还真是稀罕。”
  
  “说什么?”声音太低,后池没有听真切,抬头问道。
  
  “没什么。”净渊随意摆摆手,朝竹屋中望了望,回头道:“水凝神兽伴镇魂塔生倒是不假,可这镇魂塔却是当年上古真神用混沌之力为间炼化而成,碧波喜欢他……”净渊朝后池手中的蛋看了看,略带深意道:“也算是缘法。”
  
  “怎么知道?”后池微微错愕,从净渊嘴中提到上古真神,让她有种莫名其妙的恍惚和熟悉感。
  
  “好歹也是上神,要是不知道些秘密,岂不是太掉价了?若是告诉想知道是谁,便对说缘由,如何?”净渊眯起眼,调笑道。
  
  后池懒懒的瞥了瞥他,低下头执子。
  
  相伴十载,她始终明白,净渊的身份便是一道鸿沟,绝对不可逾越。
  
  她习惯了清净的日子,只待百年之后见清穆回瞭望山,别的是非,她不愿意再卷进去。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碧波变幻成小童模样,领着个青年走近了两。
  
  净渊依旧是一副妖孽模样,手撑下颚上,抬眼扫过百里秦川,见他虽面色绷得很紧,但却神情镇定,也明白后池看上他的原因来。
  
  能他的威压下面色不改的,妖界的妖君中也不见得有几个。
  
  端方如玉,温良似锦,却难得一身傲骨,像极了后池,难怪她会喜欢。
  
  布衣草鞋,早已失了富贵之家的骄纵傲气,只余得这些年独守深山的成熟内敛,又不失贵气芳华。<>
  
  后池暗暗点头,打量着百里秦川,默不作声。
  
  百里秦川远远的瞧见枫林下坐着的两,一红一玄,便似划破了天地一般,一个强势冷厉,一个淡然飘渺,只那番风韵,就胜却了他世间瞧过的任何一。
  
  那男子天一般的容貌先是让他一愣,但隐隐的俯视也让他有些不快。百里秦川不由得挺起胸膛朝那看去,几乎是直觉,他知道隐山的主应当不是他才对。转过眼,见一女子懒懒的打量着他,一双墨色的眸子平静无波,却深沉内敛。
  
  碧波站她身后朝他使眼色,百里秦川不由得心神一凛,走上前行了一礼。
  
  看来他猜错了,这座山的主不是什么老神仙,应当是这个他见过几面的女子才是。
  
  “仙君,下百里秦川。”清朗的声音带着些许紧张,但望向后池的眼底却满是坚定。
  
  “来隐山十年,从少年时便此,可曾想过离去。”沉默良久,后池问道。凡间寻仙访古的不少数,可却极少能如此一般心志坚定。
  
  “不曾。”百里秦川摇头,执肩道:“还望仙君能收百里为徒。”
  
  “不要急着求。”后池转过身,端正了神色,定定的凝视百里秦川,声音清越。
  
  “要知道,这片空间灵气极少,即便留隐山,也不一定能得道飞升,可还愿意?”
  
  “但求一试。”
  
  “若留隐山,便要继承衣钵,遵守制定的铁律,将隐山传承下去,永远不准入主朝堂之争,插手天佑大陆荣辱兴衰,可愿意?”
  
  “愿意。<>”几乎是毫不犹疑的回答,后池挑了挑眉。
  
  “为何?隐山清苦,既比不得王府富贵荣华,也不如凡尘逍遥自,更何况父王年迈,愿意让他承受失子之痛?”
  
  后池轻轻开口,目光灼灼。这句话实太过郑重,就连净渊也丢下了手中的棋子朝百里秦川望去,他倒想看看这个隐山守了十年的青年会如何回答。
  
  被质问的青年沉默良久,缓缓抬头望向不远处的两,他们身后——漫山枫叶,灿烂正红,竹屋散落,安宁祥和,虽是世间绝丽风光,但无能窥得其中一二。
  
  他微微抬首,望向后池,笑道:“仙君可曾执着于一物?”
  
  被反问的后池微微一愣,然后点头。
  
  “那……可值得?”
  
  青年笑容焕然,后池沉默不语。
  
  她执着于柏玄的生死,却也因为如此累得父神、凤染、清穆百年,自己更是被迫放弃神位,放逐天际。
  
  值得吗?当然。
  
  看着百里秦川脸上坚定的神采,后池笑了起来,果然像她。
  
  “王府虽富贵,可富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何用?不喜兵戈,但生为边疆王府中,却又不可避免。更何况兄长敦厚,必能父王身边承欢膝下,可若回去,以父王对的疼爱,或会兴起世子之争,不如留隐山,还能全兄弟情义。”
  
  百里秦川缓缓道,尚还年轻的脸庞有种看破世情的通透:“仙君,世间有舍便有得,又怎知,如今不是得?纵使百年隐居,终有一日归于尘土,也是逍遥一生,恣情而活。”
  
  有舍便有得……后池笑了起来,长袖一摆,道:“好,自今日起,便是墨闲君的徒弟。”
  
  百里秦川脸上一喜,急忙上前行礼恭声道:“师尊。”
  
  后池倒是不含糊,受了他一礼,摆摆手,朝枫林后的山指了指,懒洋洋道:“到底出生王府,身子薄,让碧波带着山中先跑几圈吧。”
  
  百里秦川面色一怔,还没回过神,就已经被碧波提着朝山后而去,微一抬头,见平日面色和善亲切的童子磨牙霍霍,心底一阵泛凉,正欲惊呼,却不想被碧波看破,‘咻’的一声直接驾云远去,两瞬间消失了原地。
  
  “恭喜,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收徒弟。”净渊感叹一声。
  
  “还要看他的造化。”后池落下一子,棋局渐成尾声。
  
  “后池,可曾相信前世今生?”似是被刚才的一番话感慨,净渊手中棋子慢慢旋转,流光溢彩。
  
  终于来了……她一直想,净渊一介上神,三界至尊存,实没必要和她窝一个小小的隐山,每日陪她闲话家常,悔棋消遣。
  
  除非,他有非这么做的原因不可。她从来不曾忘却,瞭望山时,他问她的第一句话,便是‘可识得?’……
  
  他分明是认得她的,或是认得那莫须有的前世。
  
  只是,她生来便为古君上神之女,还真的有前世不成,待她回去,要好好问一问老头子才是。
  
  这等糊里糊涂的孽缘,还是不沾为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相信。”后池点头,间轮回,喝掉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前尘尽忘,便又是一世,就算是仙妖两界入凡间历劫的仙君、妖君也不少。
  
  “那可愿意相信,前世……”净渊顿了顿,眼中划过微不可见的怅然和追忆:“与有故。”
  
  他轻声低问,握着棋子的手缓缓放后池面前,声音缠绵轻柔,淡淡的紫光自他周身而出,自发的形成浑圆的光体,将两笼罩内。
  
  妖冶的容颜竟这一刻无比的认真和期盼起来,他望向她,就似划过了万年的等待一般。
  
  清风拂过,枯叶吹落,滑光幕上,被轻轻弹落地。
  
  寂静隔绝的世界里,她只能看见他的容颜,倾世绝代,却有着化不开的忧伤。
  
  熟悉,悲伤,冷寂……无数种情绪涌入心间,恍惚一瞬间,后池脑海中竟浮现出上古真神混沌之劫中回望一眸的苍凉寂冷来。
  
  她伸出手,缓缓覆上他的……净渊眼中猛然迸发璀璨的亮光,唇角勾了起来。
  
  即将触到的一瞬间,那双手却停了下来……他眉宇微愣,缓缓抬头,却见刚才还迷茫恍惚的眸子灿若星辰,熠熠生光。
  
  “相信又如何?”后池收手,负身后,看着他,轻声道:“净渊,只是后池。”前尘过往,又与何干?
  
  话未说完,但听的却何等聪明,他收回手,定定的看着那双墨黑的眸子,道:“好,从今以后,只当是后池。”
  
  百年时间,后池,就算甘愿前尘尽忘,又岂会知心心念念的那不会改变?
  
  后池释然一笑,算是放下一件心事,朝净渊拱手道:“棋未完,再来。”
  
  隐山之巅,仍是四季如春,漫山枫叶正红。
  
  竹屋中的镇魂塔燃烧得正旺,见证着如水的岁月流逝。
  
  天佑纪元前341年,边疆百里世家小世子十万沼泽之地失踪,老王爷举数万大军亲自领军查探,历经数月,虽无功而返,但归府后一头白发却返璞归真,花甲之年犹如青年一般,他回边疆后将王位传于长子,自此潜心归隐,不再打理兵事。
  
  天佑纪元前321年,隐山横空出世,掌控十万沼泽之地,**于天佑大陆,其强盛的财力和偶尔流出的玄幻兵法惹得各大王朝垂涎,一时间各国结十万大军进犯,声势浩大,唯有大业王朝百里世家未听调令,孤守西北。
  
  一月后,天将异雷于各国皇宫,上天警示之言沸沸扬扬,十万大军被迫退出万里沼泽,自此以后,隐山无敢犯。
  
  天佑纪元前300年,大业王朝西北安国王以百岁高龄逝于王府,逝后加封一字并肩王,世代承爵,福荫万世。
  
  葬礼的那一日,曾有见过隐山脚下一骑轻尘,朝西北之地,万里独奔。
  
  兜兜转转,岁月之巅,一晃百年之期,便只余得一年。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俺更的很慢,大家请多包涵。
  
  百年(下)
  
  正凝神细想着,碧波清脆的声音已经从老远传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