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48章 百年 上

第48章 百年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百年(上)
  
      天佑大陆,蛮荒之地。
  
      一座孤山被掩藏在十万沼泽的大山里,茫茫雾瘴下,唯此山周围数里之处芳草繁盛,绿荫缭绕,生机勃勃。
  
      山顶上错落有致的盖着几间竹坊,明明是极冷的寒冬,但一山枫叶却开得灿红,仿若临至仙境。
  
      竹坊之间的院落里,一团碧绿色的不明物体正哼哼唧唧的翻弄着爪子中泛着光的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护犊子的稀罕。
  
      见青衣女子从竹坊里走出,它忙不迭的把蛋藏在身后,碧绿色的眼睛眨了眨,脆生生的声音便出来了:“后池仙君,这都一年了,里面烧着的那个还是没动静?”
  
      布衣木钗,长发随意挽起,走出来的女子身上少了当初傲立众神的煞气和张扬,多了一抹沉静和内敛,听见碧波的话,她眉一扬,朝它身后看去,慢悠悠道:“这才一年,你急什么,把他给我,到灌注灵力的时间了。”
  
      碧波老不情愿的把蛋交出,亦步亦趋的飞在后池身边打转,一双大眼眨都不眨的盯着后池手上的蛋。
  
      “好了,我还能吃了他不成!”对碧波的小心,后池简直哭笑不得,随手把它挥走,朝竹坊里走去。
  
      “后池仙君,昨日那几个凡人又闯进山里了,我化作人形,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们弄出去,领头的那个说我们目无王法,霸了这座山!”碧波叽叽喳喳的叫住后池,想起昨日那衣着光鲜的几人,脸皱成了一团。
  
      这十万沼泽中,遍草不生,荒芜至极,偏生后池无意间被时空乱流送到了这里,她懒得动,就直接在这里隐居,哪知这无名的凡间灵力极少,后池只是住在这一年光景,三宝和后池周身的灵力便让这座山变了个模样,这才引来了凡人的注目和惊叹。
  
      “目无王法,这话倒说的对。来就来吧,不过是一些凡人,你把他们再送出去就是了。”后池满不在乎的道,无视了碧波眼底的纠结。
  
      “后池仙君,你既然用阵法隔绝了凡人进入,怎么不干脆把灵气束缚在这里,这样外面就不会再变化,自然就没有人会来了。”碧波摇摇脑袋,短短的四肢在空中划拉了几下,脆生生问道。
  
      “这片空间灵气微弱,十万沼泽更是荒芜毒瘴之地,我既然有缘来此,不如造个福缘,我不束缚灵气外溢,百年时间,这块大陆有什么造化,就看天意了。”后池眼神微闪,似是想起了那因她之故失了镇魂塔的人间,轻叹一声,缓缓道。
  
      碧波见后池朝竹屋里走,眼珠子转了转,飞上了前:“后池仙君,昨日那人问了,既然我们占山为王,这山总该有个名字,主人家也该有个名讳吧!”
  
      顿了顿,后池略一凝神,回转头:“既然隐居于此,此山便称隐山,我的名讳……”她低头朝腕间的墨色石链看了看,道:“墨闲君。”
  
      “墨闲君,墨闲君……”碧波默念了两遍,挥舞着透明的小翅膀朝山脚下飞去:“本仙君得挂面大旗,想个名号出来,免得那些凡人再闯进来。”
  
      听见外面尖细的嘀咕声,后池摇了摇头,失笑的朝里走去。
  
      被时空乱流送到这片空间已经一年了,只是没想到碧波居然会跟着到了这里,水凝神兽传自上古,拥有治疗奇效,尽管未曾见过,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知道它是碧玺上君所派后便也听之任之了,毕竟在这片空间里,她也需要一个人作陪,尽管……碧波只是一只神兽。
  
      只是……后池低头望了望手中的蛋,小家伙是不是对这颗蛋太过不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它生的!
  
      竹坊中镇魂塔仍然燃烧着碧绿色的火焰,冰棺中的身影依旧神态安详,双眼紧闭,但却停止了消失。
  
      后池欣慰的看着这一幕,缓缓抚摸着手中的蛋,低头,唇角微勾。
  
      清穆,你看,终究还不是太坏,百年很快就过去了,等我回来。
  
      十万沼泽,隐山脚下,几顶帐篷被悄然竖了起来,看那材料,是绝对的金碧辉煌,奢侈招摇。
  
      随行的护卫统领看着自家小郡王端着一本破旧的纸书念念有词,恭身上前道:“小王爷,帐篷已经搭好了,您今日还要上山?林先生说了这大山深处群兽出没,极是危险,您还是回去吧,若是让王爷知道您来了这里,末将怕是担待不起……”
  
      “文轩……”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却生了一双古灵精怪的眼,圆溜溜的眼睛眨了眨,朝身后的护卫统领摆摆手,道:“这山里必有古怪,你看……”他朝周围指了指:“除了这里,四周皆是荒野,想必里面的主人必定不凡,昨日那童子一眨眼就把我们给送了出来,不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寻遍了天佑大陆,才在此处有些发现,你可别扫我的兴。”
  
      “小王爷,仙人传说不过是些民间说法,又岂能当真?”文轩迟疑道,虽说昨日的确有些古怪,可让他相信这世上真有仙人,也确实困难。
  
      “我日日在这里守着,他总会有见我的一日,诚心懂不懂?”少年摇头晃脑:“我百里秦川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
  
      文轩见自家小王爷一脸坚定,暗暗叹了口气,去指挥手下将士多寻些干柴和食物来。
  
      西北百里一族,掌边疆军权,世袭异姓王,颇受圣眷,只可惜王爷四十上下喜得的幼子却爱好寻仙访古,数月前自进了这十万沼泽后便说什么也不愿意出去了,眼看王爷寿诞在即,他们若是还不归去,恐怕……
  
      翩翩少年郎还在信誓旦旦的做着成仙梦,望着数米之外仿若仙境的隐山,嘴角笑容憨厚真挚。
  
      但他却不知,这世间,的确缘也份也,他机缘巧合走进这万里大山,在将来的某一日,隐山会在他手里开辟出左右天佑大陆山河的圣权,而数千年之后,他百里一族的后人会和一个唤墨宁渊的女子策马山河,共创盛世。
  
      彼时枫叶正红,十万沼泽皆为隐山所属,名动天下,但那创始之人,却早已无踪,当然,这是后话。
  
      清池宫。
  
      凤染坐在大殿里听着长阙回禀着仙妖二界的动静,神情认真,丝毫不见以前的懒散,血红的长发被端正的束在肩上,额间配着一块血玉,隐隐可见赤红的煞气。
  
      虽然已有一年,但长阙似是还未习惯凤染如此正经的模样,见到她时老是愣神。
  
      听见声音又停了下来,凤染抬头,眯眼,手在案椅上敲了敲,声音威严:“长阙,这么说仙妖两界都没有任何动静?”
  
      被这声音一震,长阙急忙回神,点头道:“自从清穆上君坐镇擎天柱后,别说异动,就连平常的小摩擦也没有了。”
  
      凤染嘴角微嘲,微微阖眼。后池被逼自削神位,放逐天际,天帝和妖皇明知道古君上神大怒,又怎会在这种时候犯他的忌讳,这两界恐怕百年之内都不会再兴兵灾了。
  
      除非,后池平安回来,否则清池宫这头蛰伏的猛兽会让两界之主寝食难安。
  
      “老头子去哪了?”
  
      听见凤染的称呼,长阙嘴角一抽,自从小神君离去后,风染上君完全继承了这一称呼,这也太不成体统了。但他也只是想想,有凤染上君在,古君上神好歹也会多点笑容。
  
      “上神在后山闭关,说是这几年两界都翻不起浪来,就不要再打扰他的。”
  
      “他倒是看得透彻……”凤染笑了笑,站起身:“也罢,清池宫交给你,我出去几日。”
  
      “上君可是要去擎天柱?”长阙抬头问道,话一出口,见凤染神情微凝,便知道说错了话,低下头不再出声。
  
      “没错。”轻叹声传来,似是带了些怅然:“他聚天地灵气修炼,这般的速度古往今来都极少,更是危险之极,哎,我真怕他太过逼自己,反而会适得其反……”
  
      凤染话未说完,长阙却明白她的意思,擎天柱位于仙妖交界之处,所盛灵气也混乱复杂,清穆上君选择汇天地灵气修炼,也就是说同时吸纳了仙妖之力,日后恐怕会有成魔的危险。
  
      凤染身形一动消失在大殿,却无人看到,一道飘渺的灵光突然出现在清池宫后山。
  
      仿若隔了一个世界般,后山霜叶尽枯,苍凉孤寂,古君上神独坐树下,双眼微阖,手放在膝上,听见脚踩落叶的声音微微睁眼,看到来人眉头皱了起来。
  
      “芜浣,你不该来这。”
  
      冷漠的声音冰冷彻骨,天后眉一扬,眼里划过暗光:“古君,你何必如此不客气,后池失了神位乃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她放逐天际是不假,可我的景昭同样被关在锁仙塔中万年,难道就只有你有发脾气的资格不成!”
  
      景昭之事古君略有所闻,倒也的确是受了后池和清穆的牵连,不好与她争辩下去,古君淡淡道:“你来这里是为了何事?”
  
      天后顿了顿,沉吟了片刻,才在古君狐疑的眼神下开口:“后池被放逐天际的那日,手中所握之蛋,可是当初清穆在青龙台上受的九天玄雷之力所化?”
  
      古君神情微动,掩下了眼底的波动:“你既然亲自前来+激情小说 ,应该是已经查明了那颗蛋的底细,有什么好问的。”
  
      一年之前发现的事,到现在才来问,以芜浣的性格,必然已经查清楚了。
  
      天后挑了挑眉,道:“那颗蛋上有清穆和后池的气息,想必是以他们的精血为生,本源之力供养,本后只是没想到,区区两个仙君而已,竟然能衍生出这种光靠精魂便能出世的天地间至强之物来,你应该清楚,这天下间,也曾经有过一位……”上古真神便是如此诞生的,凡是上古之时遗留的神祗都不可能不知道。
  
      见古君不吭声,天后顿了顿,似是心底最深的回忆被触动,眼底泛起不屑:“清穆也就罢了,他好歹经受了九天玄雷,百年后自会晋为上神,可是后池,不过一仙君尔,她何德何能……?”
  
      话说到一半,天后走上前几步,素白的长袍拂过地面,她停在古君面前,俯视着他苍老的容颜,突然蹲了下来,定定的望着他。
  
      “古君,你说的没错,我是弄清楚了后池手中那颗蛋的底细,可是数万年过去了,你始终没有告诉我,后池从何而来,到如今,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她声音柔软,竟带了几分恳求出来。
  
      古君上神眼底苍然一片,似是未听到天后的低声恳求,漠然道:“芜浣,这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与我无关……”眼底的自嘲遮都遮不住,天后肃着眉,嘴角上扬:“你为了她奔波千年,将我留在清池宫弃若敝屣,为了她在昆仑山上毁我成亲之礼,为了她不惜和暮光为敌,让我女儿被锁万年,甚至为了她甘愿化成苍老容颜,如成腐朽…到如今你说…与我无关!”
  
      天后站起身,声音似是冷到了极致,竟生出了凛冽肃杀的气息来:“古君,你当真以为我便这么好欺负不成!”
  
      “芜浣上神相伴上古真神千万年,上古界中,亿万神祗,有谁不对你倾心爱慕,对我,你不过是不甘心而已。”古君淡漠的看着她,到最后,只剩下一声叹息:“只是,芜浣,你终究不是真神,何必拘泥于过往,暮光真心待你,你应当珍惜。”
  
      轻飘飘一句话,却让天后勃然变色,她冷冷的看着古君,良久后才冷哼一声道:“我迟早会查出后池的来历,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是谁。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比不过上古,可是……她终究是死了,现在纵横三界的是我芜浣!”
  
      话音落定,不顾古君周身陡然泛起的杀机,她恨恨的一拂长袖,消失在了古君上神面前。
  
      芜浣的性格说到做到,若是她知道后池的身份,绝对会……
  
      古君抬眼望向苍茫天际,唇微抿,浑浊的眼底竟现出了不符合他苍老面容的凛冽容光来。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这三界众生,我都不会再给任何人可以折辱她的机会,哪怕毁弃诺言,我也会让她重临世间。
  
      作者有话要说:我突然觉得,取标题的话,上、中、下这种的简直太美好了,完全不用去想。
  
      有米有人猜到后池是去了天佑,嘿嘿,她是墨闲君哟,隐山第一任山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