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44章 三宝 中

第44章 三宝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宝(中)
  
      空中祥云浮过,飞速划过天际。
  
      后池站于其上,神色微急,她在人间耗得太久,就算是现在赶到妖界,恐怕也错过了年节,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妖界近在眼前,不远处的擎天柱隐隐可见,她松了口气,朝前飞去。
  
      仙界天宫。
  
      因着清穆上君在青龙台上的风波,后池上神的身世被揭开,天后失了大脸面,景昭公主更是被天帝关进锁仙塔,非百年不得解禁,这一连串的事压的整个天宫近月来死气沉沉。
  
      为了重振天宫威严,也为了让天后能忘掉之前的不愉快,这次天后寿诞,天帝自半月前便广发请贴,甚至连一些不出世的老上君也被他请入了九重天宫,自是没人敢推脱天帝之邀,一时间,这场寿宴盛大无比,众仙皆临,三界尽知。
  
      天后寿宴之日,众仙云集,比当初大泽山上东华老上君的寿宴不知热闹了凡几。清穆手持请帖,轻轻松松的入了天门。闻他前来,正在修炼的景涧怔了怔,露出几许意外之色,但还是亲自前来接引。
  
      经受了九天玄雷的清穆早已今非昔比,一身藏青长袍,头上松松垮垮的插着根木簪,身材修长,容颜清高俊美,发尾墨黑的色泽渐渐染上了琉璃的金色,更是使其周身上下多了一分寻常仙君难以企及的贵气和神秘,他一出现,便夺了天宫中大多数女仙君倾慕的目光。
  
      但任谁都知道数月前青龙台上那场惊天动地的求娶,是以虽然倾慕,但敢上前的人却少之又少。
  
      毕竟人家清穆上君摆明了中意清池宫的小神君,连堂堂天宫公主景昭都铩羽而归,她们还是歇停点,为自己留点脸面的好。
  
      清穆一身冷意,在众仙的寒暄下颇有些不耐烦,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径直离开。以现在的时间来看,后池应该已经拿了镇魂塔,赶往妖界才是,希望凤染能够成功。他们约在擎天柱碰头,正是算好了后池前去的时间。
  
      景涧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么一副场景,感觉到清穆不自觉间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和那满身的尊贵,他着实一愣,不过才一月而已,清穆身上的变化也太大了。
  
      “清穆上君,你能亲自前来,父皇一定会高兴的。”景涧上前一步,越过众仙,近到清穆身边,并未行礼,无论清穆灵力是高是低,他毕竟是天宫皇子,只要清穆一日不是上神,他便没有行礼的必要。
  
      “殿下言重了。”见清穆微微点头,神情稍缓,景涧眉宇间也露出些许笑意,引着他朝一旁走去。
  
      众仙见二殿下景涧亲自前来接引,一边感叹清穆上君位份之尊,一边默默的为二人让出了道来。
  
      景涧喜静,天宫侍婢知道他的喜好,是以他的宫殿四周一般都极为安静。小径上,两人相伴而行,感觉到清穆眉宇间隐隐的郁色,景涧迟疑了一下才道:“后池……她可还好?”
  
      知道景涧自渊岭沼泽一役后心底一直将后池当妹妹看待,清穆面色柔和了些许,但想到如今他要取聚灵珠,势必会和天宫再起波澜,唇角一敛,道:“她无事,很好。”
  
      还未等景涧再问,清穆又飞快的补了一句:“凤染也很好,生龙活虎,每顿能吃三大碗饭。”
  
      景涧面色一怔,似是被戳破了什么一般,耳际突然染上了一抹红色,声音也变得磕磕巴巴的:“清穆上君……”
  
      “景涧殿下,你与凤染……”清穆顿了顿,直言道:“并不适合。”
  
      景涧脸色一白,脚步一僵,眼微微垂下。良久之后,他才道:“我知道。”
  
      凤染看不看得上他是一回事,就凭他兄长和凤染的死仇……以及母后与清池宫的恩怨纠葛来看……他们两人就根本不可能。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凝重,但清穆到底不是寻常人,片刻间便恢复了常态。
  
      他朝清穆拱拱手:“寿宴下午才会在玄天殿举行,你不如先到我殿里歇一歇?”
  
      玄天殿?听见景涧的话,清穆眼底微起波澜,不慌不忙道:“玄天殿一向只议正事,陛下此次怎会将宴席开在此处?”
  
      景涧有些尴尬,犹疑了一下,叹了口气:“这是母后的意思。”
  
      清穆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天后失了颜面,自然要找回场子,没什么能比她威临玄天殿更能显示她的尊贵了。
  
      清穆朝四周看了看,漫不经心道:“我看如今天宫灵气满溢,比当初更甚,想必是聚灵珠的功劳,听说聚灵珠被放于玄天殿中,镇守仙界,可是属实?”
  
      景涧见清穆突然提起聚灵珠,有些不解,但还是摇了摇头:“宫中灵气满溢和聚灵珠并无多大干系,自从月前你经受九天玄雷后,天宫就一直是如此。其实只要父神坐镇天宫,仙界就不会出事,聚灵珠只不过是被三界夸大了神力罢了。”
  
      “那……聚灵珠放在玄天殿中可否安全?”
  
      “自然。”景涧眼中泛起些许疑惑,但又迅速掩下,想了想低声道:“清穆上君,玄天殿由父神本源之力相护,若是没有父皇允许,除非拥有上神之力,否则就连一步也靠近不得,更会被其护殿灵力所伤,你……三思而后行。”
  
      他并不知道清穆有何打算,但清穆不会毫无缘由的问起聚灵珠,便猜到他此次来天宫绝不寻常。玄天殿由天帝本源之力所护,他并不担心聚灵珠的安危,却也不愿意清穆惹怒天帝,故才言明。
  
      听见此话,清穆明显一愣,笑了笑并未多说,轻舒了口气,见紫松院已近在眼前,他朝景涧摆摆手:“二殿下,多谢,紫松院到了。”
  
      景涧见他神色淡然,以为是自己太过小心,也笑了笑,拱了拱手随后离开。
  
      清穆眯着眼见他远行,转身进了紫松院,隐去身迹,朝玄天殿而去。
  
      此时已接近正午,寿宴在下午举行,已经没时间了,与其等天帝天后齐聚玄天殿,还不如在此时动手。
  
      玄天殿悬浮在天宫正中央的空中,一直只有在天帝处理政事时才会开启,此次天后寿宴安排在此处,让很多仙君都有些意外。但一想到天帝对天后的感情,便也释然了。
  
      此时玄天殿外只有一些守卫,并未有前来道贺的上君人影,清穆还未靠近,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白色灵力充斥在那座悬浮的宫殿四周,眼微微一沉,靠近的身影停了下来。
  
      看来景涧说得不假,玄天殿并不是守卫虚弱,就凭外面环绕的这股灵力,就极少有人能靠近。
  
      非上神之位不能强进……?想起景涧说过的话,清穆微一敛神,一道金色的灵力自周身而出,环绕在他身上,几乎是立时间,玄天殿外的那股白色灵力竟然在这金色的柔光下泛起波动,微不可见的向玄天殿退去,仿佛在躲避一般。
  
      清穆见之一愣,俊逸的眉峰一扬,将指尖金色的灵力打了个旋,加深了些许。自从青龙台上九天玄雷后,这股金色的灵力便慢慢在身体中出现,想不到今日使来竟然会有这种效果。
  
      周身金色之光大涨,清穆抿了抿唇,看向不远处守卫的仙将,朝玄天殿走去。
  
      锁仙塔中一片漆黑,灵气薄弱,唯有一丝光亮从塔上的小窗中映入。
  
      景昭一身素白长袍,面色漠然的盘坐于塔中,双眼微闭,比青龙台上的狼狈多了几分淡然之感。
  
      外间一日,锁仙塔中一月,所以外面虽只过了一月之久,但塔中却已近一年光景。
  
      小窗外踢踏声传来,景昭眉色未动,似是毫无所感。
  
      “公主殿下,青漓前来探望,你怎能置之不理?”
  
      娇笑声在窗外响起,景昭皱了皱眉,睁眼朝外看去,一身碧绿长裙的青漓虚浮在塔外,言笑晏晏,她转回头,并未答话。
  
      “景昭公主,我们好歹也是老朋友了,虽说不至于倒屣相迎,可你总该问候一声吧,难道被关进了锁仙塔中的天宫公主就连这点气度都没有?”
  
      景昭抬头,眼中眸色透明,淡淡道:“青漓,当初之事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却也知晓你绝非好意,此处乃仙界,你还是速速离去的好。”
  
      她言语淡然,丝毫未在意青漓的挑衅。
  
      青漓扬了扬眉,笑道:“锁仙塔果然名不虚传,真是个磨练性子的好地方,公主殿下就不想知道我为何而来?”
  
      “不想。”冷冷吐出两个字,景昭眼都未抬,手放在袖摆上轻轻弹了弹。
  
      “天后寿诞,宴诸天仙君,若是清穆上君弄砸了这场宴会,又没有古君上神相护,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像上次一样好运!”娇笑声响起,清漓眼波流转,掩着嘴笑了起来。
  
      景昭神情一震,目光灼灼,道:“清漓,你究竟想说什么?母后寿宴,关清穆何事?”
  
      “只要他不想着去讨好那清池宫的小神君,自然……是不关他的事。”清漓微微眯眼,叹道:“清穆上君还真是个痴情种子,上次为了后池上神甘愿受九天玄雷,这次也是为了她闯玄天殿,夺聚灵珠……”
  
      景昭兀然抬头,声音失色:“聚灵珠……他怎么会去夺聚灵珠!”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景昭公主,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清穆上君会不会殒命于天宫,我……就拭目以待了,不过……他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哟!”清漓耸了耸肩,眼睛一眨,消失在了锁仙塔外。
  
      景昭站起身,仰着头,神情莫测,小窗外,一律微弱的光亮洒下,顿时觉得一阵刺痛。
  
      景昭,就算你出去了又如何,救了他又如何,他眼里永远只有后池,看不到你半分好!
  
      与此同时,正在御宇殿中与天后商讨寿宴的天帝突然神情一顿,望向玄天殿的方向,面色微有不安。
  
      “暮光,出了何事?”天后一身金凰锦衣,纯紫的领口在脖颈处翻开,祥云飘曳,从腰际倾斜而下的锦袍上五彩凤凰栩栩如生,如翔天际,端是华贵无比。
  
      “无事。”天帝回转头,低声暗道:“玄天殿那里有我本源之力,应该无人能够闯进去。”
  
      后面一句话太轻,天后没有听见,但见天帝最近心情尚佳,便道:“暮光,今日我寿宴,还是让景昭出来吧,她好歹也是天界公主,百年禁期免了可好……”
  
      天后神情婉转,天帝顿了顿,心底也升起一丝不忍,他同样也疼女儿,可是景昭的性子若是不磨一磨,日后定惹大祸。
  
      见天后面带恳求,天帝迟疑了片刻,还是松了口:“今日你寿宴,就让景昭出席,寿宴完后再回锁仙塔,禁期改为十年。”
  
      听见此话,天后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也知道天帝已经做出了让步,遂点点头,当是同意了。
  
      想起送到清池宫和瞭望山的那几张请帖,天帝也拿不准古君、后池以及清穆会否前来,但到底要事先和芜浣说一声,正准备开口,却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自玄天殿传来,让整个天宫为之震动。
  
      他神情一顿,面色沉下,猛然站起身朝御宇殿外看去。
  
      “暮光,出了何事?”同样感觉到玄天殿的异动,但天后却没有天帝知晓的清楚,亦起身问道。
  
      “芜浣,有人闯进了玄天殿。”天帝轻声道,眼底的金色飞快的闪过,又缓缓沉寂下去。
  
      天后眉色一敛,暮光本体为五爪金龙,虽瞳色为黑,但极怒时瞳色却会有变化,她垂下眼,道:“暮光,玄天殿乃是你本源之力所化,若非上神之力,根本难以进入,可是……古君来了?他所求为何?”
  
      天帝意味深长的看了天后一眼,摇了摇头:“不是古君……玄天殿中能有什么,那人不过就是为了聚灵珠而已。”说完这话,见天后神情一松,他眼神暗了暗,道:“我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能闯进玄天殿,我倒真是小瞧了他!”
  
      “暮光,你说的是……”天后听出了天帝话中的意思,也是面色一凛,似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你不是说他至少还有百年才能晋为上神!”
  
      +激情小说 “百年……”天帝轻轻吐出两个字,望向金、白之光交错的玄天殿,眼微微眯起,杀机弥漫:“也要他有那个时间才是!”
  
      “聚灵珠乃我执掌三界之印玺,他居然也敢觊觎!本帝数万年不问世事,难道三界中人皆以为我天宫可欺不成!”
  
      天帝兀然转头,眼中盛光灼灼,睥睨天下的至尊之气立现,鎏金的龙袍轻轻扬展,御宇殿中一片冷凝。
  
      天后怔怔的望向面色漠然、但却毫无笑容的天帝,心下微凛,他已经……有万年没有在她面前称过‘本帝’了……
  
      “这次,就算是古君前来,本帝也不会罢休,这个世间该知道了……到底谁,为三界主宰,掌万物苍生!”
  
      冰冷的话音久久回荡在御宇殿中,天帝擎身而立,双手负于身后,望着漫天云霞,唇微微勾起,不带一丝感情。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俺其实想一次性写完,但是…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次回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