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37章 古君

第37章 古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君
  
      乌云尽染下,整个天地陷入了短暂的黑暗之中,轰然的雷鸣不绝于耳,待那声音陡然停止时,众人只觉一片静谧,淡淡的光晕打破沉寂的黑暗,缓缓自青龙台上升起。
  
      金黄的龙丹盛着蓬勃的能量自青龙台中飞出,落在了靠在景涧怀中的景昭面前,几乎是本能的感应,龙丹愉悦的散发淡淡的能量,钻进了景昭口中。
  
      龙丹入体,景昭苍白的面色瞬间变得红润,但眼底却满是惊慌,她抬眼朝青龙台看去,躺在景涧怀中的身子瑟瑟发抖。
  
      比起龙丹重回景昭身体之中,众仙更在意的是那受下了九天玄雷的清穆上君到底是死是活。
  
      整个广场一片死寂,后池手心鲜血滴落在地的声音反而格外清晰起来,她静静的凝望着模糊的青龙台,眼底的眸色浓到了极致,一片苍凉。
  
      乌云渐渐散开,雷劫过后,青龙台上伏倒在地的红色身影仿佛没了声息一般,龙丹出体,炙热的龙息不受控制的开始在身体各处蔓延,甚至连暗红的长袍边角都隐隐有燃烧的错觉。
  
      虽然在雷劫下活了下来,但那微弱的气息,众人毫不怀疑,清穆根本不可能再去和体内尚存的龙息对抗。
  
      万籁俱静下,背对着后池、躺在地上的红色身影突然动了动,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下缓缓爬了起来。
  
      极是艰难,甚至连挪动指尖都要颤抖的完成,但那红色的人影却一直没有放弃。
  
      后池握紧双手,努力睁大的双眼慢慢变得湿润,因为青龙台上颤抖的身影而跟着无可自抑的心悸起来。
  
      谢谢你,谢谢你还活着,清穆,只要你还活着………
  
      双手微弯,半跪于地,气息微弱得好像马上就要随风而逝一般,散乱的黑发披散在身后,是从未有过的衰败狼狈。
  
      尽管面容被鲜血沁得模糊,但后池却看见一双灿若星河的眸子朝她看来。
  
      微微上扬的嘴角,暖意沁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只能模糊的看见那微动的嘴唇轻轻吐出两个字:“后池……”
  
      无声的静默,龙息带来的灼热气息甚至连青龙台周围都能感觉到,衣袍边角处模糊的火光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众人这才看见——龙息被笼罩在一层薄弱的灵力之下,而现在,最后仅剩的灵力也有了衰竭的现象,最靠近龙息的衣袍缓缓化为飞灰,在火光之下的人影越发的模糊起来……
  
      “清穆,不要…不要…”后池喃喃开口,朝青龙台闯去,却被凤染拉住。
  
      “后池,不要过去,雷电之幕没有散开!”
  
      后池这才抬头朝前往去,青龙台一尺之地,由雷电化成的界幕竟然没有消失!
  
      怎么可能,四十九道玄雷明明已经全部降完了!
  
      众仙望着这一幕也面露愕然,龙息焚身之下,就连天帝和天后出手也救不了清穆上君,灰飞烟灭已成事实,可这雷幕怎么还不散开?
  
      天帝望着下面的场景,暗自蹙眉,沉吟道:“芜浣,玄雷降完,这雷幕是怎么回事?”
  
      天后摇了摇头,面带疑惑,朝下面的景昭看了一眼才道:“不管怎么样,受了四十九道雷劫,又失了龙丹护身,清穆肯定活不了,幸好龙丹能穿过那层雷幕,重回景昭体内,我也就安心了,我看他最多不过撑得一息时间,我们走吧。”
  
      天帝点头,朝青龙台外的后池看了一眼,眼底划过些微的不忍。
  
      众仙看着一动不动的后池,面露叹息,都转过了眼不去看那里的一幕。
  
      灼热的龙息渐渐蔓延至发尾,模糊的面容甚至疼痛得僵硬扭曲起来,但那双望向后池的眼睛却始终明亮深沉,温暖如昔。
  
      后池慢慢滑倒在地,嘴唇抿得死紧,面色苍白,双手颤抖。
  
      “你答应了我的。”后池空洞的看着一尺之外即将消失的清穆,脸色突然镇定到了极致:“你答应了我的,所以,你一定要活着出来!”
  
      无声无息,冰冷而苍白的话缓缓自她口中吐出,带着深沉的悲切和痛楚,绝望的气息甚至隔着那层犹若实质的雷幕,传到了半跪在地的清穆耳边。
  
      红色的身影陡然抬头,望着不远处的后池,长发无风自展,眼如黑曜石一般漆黑明亮,虽是满身血迹,红光袭身,却突然之间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滔天气势。
  
      “后池,我答应了你的,一定会做到!”
  
      这声音明明极淡,但却不知为何,青龙台内外竟无一人听不见,众人望向半跪在地的清穆,为这话中的执着暗暗心惊。
  
      雷劫之下,仙体支离破碎,又有龙息焚身,即将灰飞烟灭,他到底凭什么还能如此笃定能活下来!
  
      伴着这句话落定,青龙台上半跪在地的身影陡然站了起来,鲜血自他手腕如柱淌出,落在掉落在地的炙阳枪上,炙红的枪身发出璀璨的红光,向天际划去!
  
      本来已经平和安静的天空突然大变,消散的雷云重新聚集,甚至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恢弘能量缓缓朝青龙台而来……
  
      轰…轰…轰……
  
      一声接连一声连绵不息,跟数个时辰前传遍三界的雷声一般无二。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待雷声停止时,就连准备离开的天帝和天后也面露震惊的停下了脚步。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天后喃喃自语,兀然转身,望向青龙台上挺拔坚忍的人影,华贵端庄的面容渐渐扭曲,甚至连声音都瞬间变得尖锐恐惧起来:“他怎么能引下九九之数的玄雷?这不可能!”
  
      刚刚天际又重新响起了三十二道天雷之声,和已经降下的四十九道加起来,正好是九九八一之数!
  
      天帝一向淡然的面容也失了镇定,朝天后安抚道:“芜浣,也许只是……”话说到一半,连他也停住了口,望向青龙台的神情变得莫测起来。
  
      世人也许不知,可他和芜浣却清楚,九九之数的九天玄雷自混沌初开来也不过才出现过四次,因为只有真神诞生才能引来如此气势恢宏的玄雷之劫!
  
      上古,白玦,天启,炙阳……自此四大真神之后,无一人能有此造化。
  
      可是已经接近灰飞烟灭,甚至连灵力都化为虚无的清穆怎么还能引下这等玄雷?
  
      看着那杆悬浮在清穆上空的炙阳枪,天帝嘴角慢慢变得苦涩起来,声音也带了丝不确定:“芜浣,在瞭望山,清穆继承了炙阳枪,我原本以为他只是传承者……”
  
      “你是说…他是…”天后急忙摇头,眼底明灭不定,断声道:“不可能,白玦真神早就陨落了!当年……”不知想到了什么,天后急忙收声,看向青龙台上的血红身影,手缓缓握紧。
  
      “四大真神到底有多大能耐我们根本不知道,若是当年白玦真神尚留精魂在世,如今苏醒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清穆来历不明,才修炼千年,一身灵力浑厚无比,我看……”
  
      天后摆摆手,面色渐渐恢复镇定,打断了天帝的话,眼底袭上些许暗沉:“暮光,先不急,不管他是不是白玦真神,也要看他能不能抗下这剩下了三十二道玄雷,更何况历劫之时本就虚弱,我们只要……”
  
      “芜浣,不要胡来!”听见此话,天帝骤然变色,语气凝重:“不管他是不是白玦真神,若是他历劫成功,将来或可晋升真神,若是知道你横加插手,到那时便是我们的灭顶之灾……”
  
      “你担心什么,现在他不过是区区一介上君罢了。”天后虽如此说,底气到底也有些不足,负在身后的手微微握紧,眼眯了起来。
  
      做了三界主宰数万年,她自然不甘心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若真有真神重新降世,于她无半点好处。
  
      见天帝、天后面色凝重的停在空中,其他仙君也只得面面相觑的看着青龙台上的莫名状况。
  
      再引下玄雷,这清穆上君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不成?
  
      后池面色凝重的望着那一袭挺立的红色身影,缓缓道:“凤染,他到底要做什么?”
  
      “不管怎么样,后池,只要清穆不放弃,就一切都有可能,你要相信他。”略带迟疑的声音缓缓自身后传来,凤染看着雷幕中的清穆,心底暗暗叹服,在这种境况下,现在发生的一切简直匪夷所思,他居然只靠着最后一息灵气和魂脉重新将玄雷引下……
  
      雷电缓缓凝聚,不再一道道降下,反而四道成双的汇合在一起,朝悬浮空中的炙阳枪而去,澎湃的雷电之力通过炙阳枪进入清穆体内,那缭绕在身体之中的龙息火光黯淡了些许。
  
      “他是要以雷电之力将龙息化为已有,重塑其身,简直太疯狂了!”喃喃的声音自凤染口中吐出,带着毫不掩饰的惊疑。
  
      “凤染,什么意思?”后池心底一突,兀然转头朝凤染看去。
  
      “经过前面四十九道玄雷,清穆的身体应该已经支离破碎,龙息灼烧之下灵脉更是尽毁,可是天地间最霸道的就是玄雷之力,他引雷电入体,焚烧龙息,化为己有,重塑身体灵脉。”
  
      后池一顿,手猛然握紧,轻抿的嘴唇勾勒出倔强的弧度,心猛地沉了下去。同化龙息,重塑灵脉,听起来简单,可是即便是削去仙骨的疼痛都远不及此,更可况,一个不慎,便有可能在玄雷之下万劫不复。
  
      汇聚的雷电响彻在天际,一道道降下,清穆身上的龙息渐渐化为虚无,后池刚刚松口气,却发现龙息消失的同时清穆身上突然涌现出一道幽深的红光将雷电之力包裹,缓缓进入他体内。
  
      红光转瞬即逝,若非她靠得极近,否则一定看不出来,但那浓郁的气息却分明是——妖力!
  
      这股力量根本不是由外面涌进,而是本身就存在于清穆体内,甚至连他被龙息焚烧时也不曾出现,直到现在重塑灵脉才能隐约感知。
  
      降生于仙界的上君清穆,体内怎么会隐藏着如此澎湃可怖的妖力?
  
      后池神情微怔,嘴唇慢慢抿紧,顾不得其他,担忧的朝迎着雷电而抗的身影看去。
  
      在这股气息消逝的同时,悬于天空的天后和天帝面色同是一变,眼沉了下来。
  
      “清穆体内怎么会藏有妖力?”天后朝天帝望去,美目微扬,声带怒意。
  
      “想不到他体内的妖力竟隐藏得如此之深,别说我们看不出来,我看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晓。”
  
      “难道他是妖界中人?”天后手微扬,一团浓郁的五彩灵光出现在她手中。
  
      “我看不是,当年他晋升上君后在擎天柱上出现在了仙界一方,不可能是妖界中人,更何况与他体内妖力相比,仙力明显更加浑厚。芜浣,现在一切都不清楚,你不要随意出手。”天帝皱了皱眉,朝天后手中的光晕看了看,神情明显不赞同。
  
      “不管他来历如何,既然体内有妖力,我就绝不能让他完好的抗完这雷劫,否则日后定成我仙界大患,暮光,别忘了,当年要不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净渊插手,三千年前我们就已统一三界,何来如今的仙妖之争?”天后眉色一正,望向清穆的眼中多了毫不掩饰的杀意。
  
      “上古真神将三界交给你,希望你能让三界一统,福泽九州,你也知道古君从不插手仙妖之争,若是清穆日后相帮妖界,我们又待如何?”见天帝神色微有和缓,天后继续劝说道。
  
      似是被触动,天帝眼中的挣扎缓缓压下,错开了挡住天后的手。
  
      对受劫中人出手,以他作为三界至尊的身份而言,已是极为卑劣不堪。
  
      五彩的灵力从天后手中抛出,划过天际,朝青龙台而去,后池似是有所感一般,猛然飞身至雷幕之前,挡住了这雷霆一击。
  
      看着突变的景况,众仙俱是一愣,望着相持的两方面面相觑。
  
      清穆上君尚在受劫,天后出手突袭,也太过……
  
      “母后!”
  
      “母后!”
  
      全神贯注的看着清穆的景涧和景昭不可思议的看着空中面色淡漠的天后,神情震惊。
  
      “后池,你应该知道我出手的原因,不要以为我不会伤你,让开!”天后冷冷的看着挡在雷幕之外的后池,面色沉了下来,刚才她就发现后池已经看出了那妖力的不妥,再这么耗下去,等清穆历劫出来,就迟了。
  
      “天后,清穆从来不曾冒犯天宫,更何况不过一缕妖力而已,清穆身受妖龙龙息焚身,如今炼化了龙息,体内存有妖力也不是不可能之事,你怎可妄加定断!”后池定定的看着空中的天后,一步也不退让。
  
      众仙听此话暗惊,难道这清穆仙君体内还有妖力不成,看向那火红的身影,听见后池的话,也不由得暗暗点头。
  
      上君清穆自晋升之日起便存于擎天柱上仙君一列,怎么可能是妖界中人?天后着实有些草木皆兵了!
  
      听见此话,天帝明显一怔,顿了顿,眼底也划过几分赞同,拉住了天后的衣摆。
  
      “芜浣,的确有这种可能……还是查清楚了再做定断。”
  
      “母后,清穆上君为了救我才会被龙息所伤,一切过错皆在我身上,还请母后手下留情。”
  
      景涧将景昭扶好,朝悬于雷幕之前的后池飞去,站在她身旁,朝天后郑重行了一礼。
  
      后池微微一怔,看向景涧的眼底多了丝暖意,凤染眉一挑,也飞到了二人身边。
  
      “他身负妖力,你又怎知他不是妖界中人,仙妖两界势同水火,若是日后酿下大祸,你们有谁能承担!景涧,还不让开!”
  
      天后似是被景涧的行为所触怒,一团更加浓郁的五彩之光出现在她手中,见景涧丝毫不动,冷哼一声,朝后池而去。
  
      上神之力,根本不是区区仙君能够抵挡,五彩的灵光瞬间划至雷幕边缘,三人用尽全力,还是有些许灵力进入了雷幕之中,但却被炙阳枪的光芒挡了下来。
  
      三人之中属后池灵力最差,闷哼一声,后池嘴角逸出血迹,面色变得苍白起来。
  
      景涧和凤染神情俱是一变,凤染望向天后的眼底满是气愤,急忙扶住了后池。
  
      天帝也朝天后看了一眼,急道:“芜浣,莫伤了后池!否则你日后如何和古君交代?”
  
      青龙台上闭眼受劫的身影似是有所感应一般,炙阳枪身上的红光突然黯淡了下来,一道雷霆击在清穆身上,让外面看着的仙君一阵惊呼,如此危急时刻,任何一点闪失都会铸成大错。
  
      “清穆,我无事,你安心渡劫便是。”
  
      听到四周的惊呼,后池眼底一急,朝身后的清穆朗声道,看向面色冰冷的天后,咬咬牙,突然将凤染和景涧推开数丈,双手微动,以体内灵脉结出无数道印诀布在雷幕之外,面上竟隐隐带了玉石俱焚的倔强。
  
      “天后,你要伤他,除非我死。”浓浓的煞气从后池体内汹涌而出,被推开的凤染和景涧看着她,暗自心惊。
  
      后池竟然以本源之力燃烧为代价,瞬间将灵力提高到了上君巅峰的层次。
  
      看见后池眼底毫不相让的愤怒,天后脸色更冷,数万年来,还未曾有人如此不将她放在眼中,她眯着眼,无尽的杀意自身上席卷而来。
  
      “后池,你不要以为……古君为你得了个上神之位,我就真的不敢伤你!今日我就带古君好好教教你这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狂妄性子!”
  
      冰冷的话自天后口中吐出,她素手一挥,两团光雾迅速将景涧和凤染二人困住,不顾面色大变的天帝,天后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小巧的五彩凤羽之扇,朝后池而去。
  
      五彩的神力伴着嘹亮的凤鸣出现在天际,无穷无尽的上神之威朝整个天宫弥漫而去。
  
      凤羽扇,天后神兵,从来未曾现世,听闻一扇便可诛天下妖魔,荡九州魑魅。
  
      若是真的降在雷幕之上,虽说只会重伤后池上神,可是那正在受劫的清穆上君却是非死不可!
  
      后池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但一双眼却极为坚定的望着天后,神情淡然,青袍扬展,头上挽发的木簪碎成粉末,消逝于天际,青丝垂于腰间,在恍惚间竟有种动人心魄的沉着大气。
  
      雷幕下的身影动了动,似是努力睁开眼朝后池望去,炙阳枪发出不安的哀鸣,微微颤抖起来。
  
      众仙大惊,清穆上君竟然要强行中断受劫,如此一来,必定前功尽弃!
  
      凤羽扇化成数丈大小,五彩的光芒夹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朝青龙台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淡漠而威严的声音划破苍穹,响彻在死寂一般的天宫之中。
  
      “芜浣,你若敢伤后池,本君便让你整座天宫陪葬!”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绝对很肥,特别肥。
  
      但是你们不要哀嚎噢!嘿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