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36章 雷刑

第36章 雷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雷刑
  
      第一缕白曦出现之际,凄惨的凤鸣声响彻在了安宁平和的九重天宫之上,安逸了数千年的仙君们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何事,如晨钟暮鼓般厚重的惊雷声已经一道道传来,缓缓朝三界蔓延而去。
  
      轰……轰……轰……
  
      传自青龙台的雷声连绵不息,仿佛永无止尽,足足七七四九之数,待那雷声停下来时,整个仙界陷入了一片无比诡异的寂静之中,就连玄天宫和御宇殿也不例外。
  
      三界皆知,青龙台传自上古之时,乃诸天仙君受罚之处,雷刑极损仙人灵脉根基,非大过从不轻易动用,更何况天雷之刑太过霸道,十道天雷足以重创一位仙君,就算是上君巅峰也不过挨得十五下而已。
  
      天地之中,无论仙、妖、魔都是受雷劫而晋位,天雷一旦超过三十六道,便被称为九天玄雷,乃晋升上神必经之途,可这七七四九之数……别说后古界开创数万年来未曾出现,就算是上古之时都很少有。
  
      所以,当青龙台上预示着即将降临的天雷之数终止时,整个仙界的仙君几乎都不受控制的朝青龙台飞去。
  
      无论是何人引发,这都必定是后古界来最震撼之事!
  
      玄天宫和御宇殿中同时响起了一道诧异的惊疑声,然后白光一闪,天帝和天后消失在了各自的殿宇之中。
  
      在紫松院中等着清穆的后池狐疑的朝雷声之处看了看,抬眼见到急匆匆从清穆房中走出来的凤染时,心底生出了些许不安。
  
      “后池,清穆不在房中,刚才青龙台上是怎么回事?”显然凤染也听到了那声势浩大的雷声,望着后池不安的眼神心底猛然一震,清穆他该不会……
  
      “是四九之数,有人强行以仙力引动了玄雷,我想应该是有仙君要晋升为上神了,这是个好机会,天宫大乱,天后定然不会注意到紫松院,清穆去哪里了?”后池心不在焉的回应了一声,看凤染神情有些不对经,急忙问道。
  
      “后池,清穆恐怕知道了他的命是景昭用龙丹就回来的……我怕……”
  
      “你怎么知道?”后池神情一顿,手心猛然缩紧:“是景涧说的。”
  
      九天玄雷……若是龙丹深入清穆灵脉深处,就只有青龙台上的天雷才能将其强行逼出!
  
      十五道天雷就足以重创于他,若是四十九道天雷劈下……更何况一旦龙丹取出,清穆也会被龙息焚身,灰飞烟灭。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可能活下来。
  
      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后池心底冰凉一片,她怔怔的抬头,望着凤染,眼底是不知所措的茫然:“凤染,他昨天答应了我,会陪我回瞭望山的。”
  
      “后池……”凤染眼底满是疼惜,伸手朝后池肩上拍去:“恐怕已经太迟了。”
  
      玄雷之声响起,那就说明清穆已经入了青龙台……
  
      但她叹息声还未完全消逝,后池就已经化为一道青光,朝青龙台而去。
  
      青龙台上,青年一身红衣,面色冰冷的看着空中积蓄待发的雷霆之电,神情漠然。
  
      而他四周,青龙台一米之处,竟生出一层由雷电而化的帷幕,将整个青龙台都笼罩了起来。
  
      刺眼的电光下,青年凛冽的身影格外单薄,冰冷的气息缓缓蔓延,浑厚的灵力自他身上涌出,朝天空中的雷电隐隐抗去。
  
      可是他身上的灵力再浑厚,也远不到晋升上神的地步,引下玄雷无异于送死!闻讯而来的仙君看到站于青龙台之中的红衣青年,面面相觑,脸上皆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景涧和景昭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么一副光景,看见清穆站在雷电之下,景昭推开景涧,跌跌撞撞的朝青龙台跑去,却被那层薄薄的雷电帷幕挡在了外面。
  
      ‘噗嗤’声响起,淡淡的雷鸣化成电光朝景昭而来,景涧急忙飞过来挡住,担忧的看向景昭:“三妹,太迟了,玄雷已经引下,现在除非他能抗完四十九道天雷,否则这屏障根本不会消散。”
  
      四十九道天雷,恐怕还未劈完,就已经……
  
      “不会的……”景昭惶然转头,面色惨白,全然不顾四野悬在天空的众多仙君,朝清穆喊道:“清穆,我不要你留在天宫了,你快出来,要是龙丹取出来,你会死的!”
  
      四周围着的仙君听见此话俱是一愣,也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何事,在青龙台上引下九天玄雷的想必就是清穆上君了,前些时间听闻清穆上君身受三首火龙龙息之苦,后池上神带其上天宫求助于天帝,看来这清穆上君八成是被景昭公主以龙丹相救了……
  
      瞭望山神兵降世后,传闻清穆上君和后池上神情意相投,如今看来此言果然不假,景昭公主恐怕是神女有梦,襄王无心了。
  
      “景昭公主,多谢你以龙丹相救,不过,清穆的命,我自己来做主。”冰冷的声音缓缓从青龙台上传来,连身都未转,仿佛丝毫未曾在意景昭和众位仙君的到来,清穆只是定定的看着天际积聚的雷电,面色淡然。
  
      “清穆,不要受雷劫,快出来……”景昭仍是在青龙台外苦苦哀求,眼底满是后悔,发钗散乱,碧绿的步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碎片满地。
  
      一旁的仙君哪里看过向来华贵端庄的景昭公主如此狼狈的模样过,站在一旁啧啧称奇,俱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
  
      “景昭,你这是在干什么,成何体统!”盛怒的呵斥声从天际传来,两道白光闪过,天帝和天后出现在虚空处,看着下面的一幕,面色皆有些难看。
  
      “母后,你快把屏障打破,让清穆出来,若是玄雷降下,他肯定扛不住。”景昭惶急的朝天后所在的方向跑去,毫不在意天帝的呵斥,神情急切。
  
      “景昭,玄雷之幕乃天地而生,除非玄雷降完,否则根本不可能破损。”天后垂眼看了一眼景昭,叹息了一声,复又转头朝青龙台上的清穆看去,神情莫测:“清穆,你当真宁愿受九天玄雷,也不愿意留在天宫?”
  
      她从没想过,清穆的性子居然如此决绝,宁愿受死,也不想受天宫束缚。
  
      冰冷的威压伴着天后的这句话缓缓朝台上的清穆而去,在天雷的轰鸣声下越发让人胆颤心惊。
  
      青龙台上半响无语,良久后,才听到青年冰冷得有些过于淡漠的声音。
  
      “蒙天后厚爱,龙丹一出,清穆不再欠天宫任何情谊,也和景昭公主再无半点关系。”
  
      景昭站在青龙台外的空地上,愣愣的看着那抹决绝的红影,眼眶瞬间变得模糊,身子不知所措的颤抖起来。
  
      他怎么可以如此无情,三界皆知她倾心于他,甘愿以龙丹相救,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哪怕是铁石心肠,他也不该说出这种话来!
  
      不是他不欠,恐怕是想说后池不欠吧……
  
      景涧担心的看着景昭,暗暗叹了口气,走到景昭身边,将她扶住,清穆此话,是说给父皇和母后听的。
  
      凌空站于天际的天后和天帝听到这句话,脸色都是一变,天帝甩了甩手,退后一步不再出声,天后神色一沉,眼底也袭上了一抹冰冷之色。
  
      “既然如此,那本后倒要看看清穆上君是不是能抗下这四十九道九天玄雷!”
  
      天后此话一完,一道青光划破天际,出现在众人面前,从云上走下的少女一身青衣,面容素淡,但全身上下都有种古朴净悦的醇和气息。
  
      看到景昭公主陡然绷紧的面色,不用多猜,众仙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玄雷下的背影格外刺眼,后池一步一步从云上走下,缓缓朝青龙台而去。
  
      她定定的看着清穆,自她身上冲天而起的愤怒气息让整个广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似是有所感觉一般,一直背对着众人的红衣人影在这诡异的安静下缓缓握紧了背在身后的双手,眼微微垂了下来。
  
      后池站定在那层雷电之幕外,虽然无风,但青色的长袍却不知怎的渐渐扬展了起来。凤染驾着云从远处飞来,看到这一幕,停在了后池身后不远的地方,担心的看着她。
  
      “你必须要出来,灵脉尽毁也好,沦为凡人也罢,就算是被龙息焚烧得只剩下精魂,你也要给我出来。”
  
      无比笃定的声音在青龙台外响起,不带一丝犹疑和惊慌,就像是在陈述一件无比真切的事实一般,后池的话中,一反平常的淡然,竟带上了浓浓的煞气。
  
      “你需要一世轮回,我便等你一世,十世黄泉,我便守着黄泉十世!”
  
      天帝和天后望向后池,眼底带了丝别样的意味。相比于景昭在青龙台外的苦苦哀求,后池不过区区一句话……
  
      青龙台上的身影兀然一顿,然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璀璨的雷光划过天际,轰鸣声响起,一道天雷终于在青龙台上空成型,朝清穆降下。
  
      轰……
  
      浓郁的灵力自清穆身上发出,裹着炙阳枪化出一道红光,和降下来的雷电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雷电的精魂之力沿着炙阳枪被引进了清穆体内,深入灵脉之中,缓缓引导着龙丹从体内出来,而攻击的雷光渐渐消散,炙阳枪下的人影纹丝不动,如磐石一般。
  
      后池紧握的手微微松开,轻轻的吐了口气。
  
      以自身灵力相抗,然后将精雷之力引入身体,这在青龙台上是从没出现过的事,众仙一边惊讶于清穆的灵力,一边感慨于这雷电的威力,玄雷果然不一般,才刚刚开始,便有着如此气势。
  
      天帝轻咦一声,眼底也划过些许疑惑,他望向天后,神情凝重:“芜浣,这玄雷是否有些古怪,三首火龙晋升上神之位时,威力大不如此,而且只有三十六道,这清穆怎么引下了七七之数……这是怎么回事?”
  
      “玄雷是看受劫之人的灵力深浅而来,三首火龙是凶兽,按上古典籍记载,确是引下三十六道玄雷没错,七七之数只有上古时一些神脉深厚的仙人在晋升上神时才能引下,可是清穆论灵力远在三首火龙之下,也不知怎的居然会引出来……”天后摇了摇头,将眼神放在青龙台外纹丝不动的后池身上,道:“也许清穆日后机缘不浅,所以这天雷才会降下,不过玄雷之力一道重于一道,到最后更是层层叠加,以他现在的灵力,要把四十九道玄雷抗完根本不可能。”
  
      随着天后的话落音,又一道天雷随之降了下来,和炙阳枪化成的红光相抗。
  
      轰轰轰……
  
      天雷的速度越来越快,才不过一息时间,十五道天雷就已降完,青龙台上短暂的平息了下来。
  
      红光散开,围在四周的仙君看着只是微微喘气的清穆,俱是惊呆了眼。
  
      十五道天雷,已经是一般上君的极限,就算是有炙阳枪相帮,清穆上君的灵力也太过恐怖了。
  
      看着青龙台中微微喘息的身影,后池的脚步抬了抬,终是握紧指尖,停在了原处。
  
      众人的惊叹还未完,雷电之势又起,比刚才更加可怖的雷电重新积聚,朝着清穆而来,一道道雷电之下,那稳如泰山的红色身影终于微微颤抖了起来,炙阳枪身上的红色光芒也被渐渐削弱……
  
      ‘咔嚓’一声脆响,红光完全消失,炙阳枪发出淡淡的哀鸣,从空中掉落在清穆身边,景昭惊呼,捂住嘴,脸色苍白的看着犹若实质的雷电直接劈到了清穆身上。
  
      每一道雷电消失,青龙台上的身影就弯曲得越加厉害,终于,一声闷哼响起,鲜红的血迹缓缓从清穆唇边逸出,他全身颤抖,半跪在地,手狠狠的拄在了地上。
  
      后池定定的看着青龙台上的人影,突然将轻颤的手握紧,抬步朝雷电之幕闯去,却被一双手死死拉住,在她身后,凤染的声音缓缓传来,盛着慢慢的叹息。
  
      “后池,你帮不了他。”
  
      雷电毫无顾忌的劈在他身上,血肉之躯,完全承载了雷霆之怒,红色的长袍渐渐染成了暗红色。后池甚至不知道,那红色到底是由多少鲜血才能染成那般浓烈,暗沉。
  
      她转过身,玄墨的眼眸深沉一片,里面竟隐隐的沁出了血红之色,凤染瞧得一愣,怔怔的松开了后池的手。
  
      “我知道,凤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痛恨过自己的无能。”
  
      淡而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空洞的苍白。
  
      身为上神,却灵力低微,别说帮助清穆抗下天雷,就连这帷幕也跨不过一步。
  
      我只能在你一米之外,看你为我受尽诸天神罚,清穆,你让我情何以堪!
  
      一道道数着,轰鸣的雷电声渐渐让人变得麻木起来,众人看着那仿佛永远也不会倒下的身影,眼底的惊讶渐渐变成了叹服。
  
      最后五道雷电降临之前,整个天际安静了下来。鲜红的血迹缓缓自清穆手上滴落,染红了青龙台,那身影摇摇欲坠,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已是强弩之末,若再降下几道雷电,等龙丹从他体内被逼出,恐怕清穆连抵抗体内龙息的灵力也没有了………
  
      最后五道天雷在众人凝神屏息下缓缓聚集,但却迟迟没有降下,正当众人奇怪之余,却发现……那五道雷电居然缓缓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毁天灭地之势,浓浓的威压自那雷电中传来,甚至让站得近的仙君隐隐有臣服叩拜的感觉!
  
      后古界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抗下九天玄雷到如此地步,也就从来没有人知道,最后五道雷电其实是叠加而成!
  
      众人面色大变,别说取出龙丹,恐怕这最后一道天雷降下之际,就是清穆灰飞烟灭之时!
  
      “母后,我求求你,救救他,我不要龙丹了,我后悔了,我不赌了!”景昭喃喃自语,突然朝天后的方向跪了下来,眼底满是惶恐和绝望。
  
      “景昭,太迟了,如今天雷之势已成,无人能够逆转,若是他不接下,受这雷刑就会是整个天宫。”天帝缓缓摇头,眼底同样满是意外和惊疑。
  
      他与芜浣和三首火龙一样,都是受三十六道玄雷晋升为上神,也从来不知,七七之数到最后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在他看来,清穆能接下前面四十四道天雷本就已经是奇迹了,况且他能感觉到,现在的清穆不过是靠着一丝灵气将命吊住罢了,救或不救……其实根本都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天后对着景昭看了一眼,没有出声。
  
      “父皇,母后,求求你们了。”景昭神色哀戚,缓缓倒在景涧怀里,眼底满是后悔:“二哥,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求求你救救他。”
  
      景涧缓缓摇头,面色不忍,叹了口气。
  
      “清穆,告诉我,你会活着出来。”满室寂静下,后池缓缓开口,眼底深沉一片,鲜红的血迹自她掌心滴落,她面色仍是一片淡然,甚至连眉角都没有皱一下,但声音却颤抖冰凉得如同冬九腊月的冰石一般:“清穆,说话!”
  
      “后池,我答应你,一定……一定会活着出来!”
  
      虚弱的声音自青龙台上传来,半跪在地的青年缓缓转过头,大口大口的鲜血自他嘴中涌出,发丝散乱的披在肩上,容颜模糊,但一双眼却明亮得犹如昼夜的星辰一般。
  
      眼睛渐渐变得模糊湿润,后池突然无可自抑的颤抖起来,她望着跪在青龙台上的清穆,眼底竟恍惚的出现了朝圣殿中那难以忘怀的一幕。
  
      悬于天际的祭台,一身黑袍的上古之神,席卷三界的洪荒世界,还有……那被阻挡在阵法之外,眼睁睁看着上古消失的玄色身影。
  
      无尽的悲凉和痛恨,能如潮水一般将整个人淹没……
  
      无论你是谁,千万年之前,你是否也曾同我此时一般,无比的憎恨被隔绝在这一米之外的地方,只能看着那人的生命缓缓流逝,却寸步难进,无能为力!
  
      如果是,那这世上最绝情之人,一定是将你置于如斯地步的人!
  
      “清穆……”
  
      伴着后池的低喃,毁天灭地的雷电从天际劈来,整个天空一片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因为家里有点事,所以更新慢了,抱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