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34章 相见

第34章 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相见
  
      五彩金光拂照,威严之音质问,这动静在紫松院内外着实算不得小,附近得知发生了何事的仙君们目瞪口呆看着那已千年未曾在仙界出现过的五彩金光,战战兢兢的跪在院外,满脸惶恐,听到声音走出房门的清穆和凤染眉角紧皱,担心的看向院中倚在紫松下的后池,神情担忧,唯有景涧一人嘴张了张,满脸忧色的垂下了眼。
  
      只是,一片冷凝之下,这本该威严肃谨的紫松院中,却突兀的响起了一声极淡的笑声。
  
      笑声极近漠然,明明清朗悦耳,却又带着说不出的嘲讽之意,让院中众人俱是一愣,也让笼罩在紫松院上空的五彩金光隐隐波动,逸出了一丝冷意。
  
      “过门而入?天后,后池自小长于清池宫,与你毫无瓜葛,何来过门而入一说?”垂下眼的女子神情淡淡,手漫不经心的拂了拂挽袖,眉宇焕然。
  
      景涧闻言面色一僵,沉默的看向后池,他没想到,后池会一句话便撇开了与母后的干系,干净利落,毫无迟疑。
  
      虚空中的声音似是顿了顿,愈加肃冷起来:“后池,即便如此,我亦是长辈……你来拜见理所应当……”
  
      后池微微挑眉,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打断了虚空处的声音道:“后池竟不知,天后已为这后古界旷古烁今的头一位真神,只是不知天后为何没有广御三界,让我等聆听御旨呢?”
  
      “后池,休得妄言?本后何时说过我已晋为真神?”淡漠的声音从天际传来,隐隐带上了薄怒。
  
      这千万年来,四大上古真神陨落后,还没有人敢以这种口气和她说话!更何况,还是清池宫的后池……?
  
      “既然天后不是真神,数万年前在昆仑山时后池便已位列上神,我又何须向天后请见?天后数万年未回清池宫,难道是将此事忘了不成?”
  
      微抬的凤眸凛冽肃冷,遥遥望向天际,后池站直身子,双手背负于身后,深紫的常服摇曳及地,勾勒满园静谧。
  
      数万年前,昆仑之巅,天帝和天后大婚之日,亦是后池晋位上神之时,三界之中仙妖之途莫不知晓,可却从来无人敢于提起。却不想,这清池宫的小神君居然如此妄为,跪在院外的一众仙君面面相觑,生生惊出了一身冷汗。
  
      清穆定定的看着后池清冷淡漠的侧脸,眼底划过微不可见的心疼。
  
      令人窒息的沉默中,紫松院上空的五彩金光却缓缓变淡,一道光束陡然落在院中,将后池完全笼罩,倏尔之间,耀眼刺目,待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院中的后池已全然失了踪影。
  
      “你们别担心,我去御宇殿,后池应当在那里。”景涧面色一怔,朝神情亦是大变的二人道,急急的朝院外跑去。
  
      御宇殿乃天后之宫殿,凤染和清穆相视了一眼,眼一沉,默契的隐去身形朝紫松院外飞去。
  
      只是到半路,凤染却悄悄的转了个弯,片息之后,出现在了另一条小径上的景涧面前。
  
      此处离御宇殿不过数米之远,却偏偏和清穆所行的方向岔了开来,景涧看着不远处挑眉看着他的红衣女子,停下脚步,叹了口气。
  
      “景涧,你才刚让我们尽快离开天宫,天后便找上了门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凤染眉色暗沉,盯着景涧,口气不善,若不是听到了后池和景涧的谈话,她也不会这般猜测。
  
      “凤染,你多心了,没有什么事。”景涧抿住唇,笑了笑,努力让神情看起来轻松些,可平时温润的面容却怎么瞧着怎么别扭。
  
      “我特意绕开了清穆来问你,是看你昨日神色有异,是不是和清穆体内的龙息有关。”
  
      “凤染,此事你无需过问,母后只是和后池说说话,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凤染瞥了他一眼,眼底沉郁一片,冷冷道:“没事?难道你要告诉我天后把后池丢在清池宫中不管不问几万年,现在突然觉得愧疚于她,要叙叙亲情了不成?”
  
      紫松院上空的冷声质问根本不是一个做母亲的能说出来的话!
  
      这话说得着实嘲讽之意十足,景涧眉间微皱,他看向凤染,声音也冷了下来:“母后之事,还轮不到你来说,凤染上君,你逾越了。”
  
      无论天后做了什么,他身为人子,也不能看着天后被凤染如此说道而无动于衷。
  
      “景涧,你没有看到后池是如何在清池宫长大的……”看到景涧转身欲走,凤染眉间的怒色稍缓,多了几分心疼之意:“后池自小灵脉便弱,根本无法积聚灵力,古君上神自她启智后就离了清池宫,下落不明,我照看她长大,万年光景,清池宫就算是百看不厌的仙邸秘境,也总有会呆得厌烦的一日,可她却从来不出清池宫,你可知道为何?”
  
      景涧脚步一顿,听见凤染有些疲惫的话语,心底忽而生出了几许苦涩之意来。
  
      他如何不知,父皇母后神御三界,等着看后池笑话的仙君、妖君不知凡几,失了古君上神的庇佑,后池灵力微弱,又怎会随意行走三界,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只是这万年来,他亦是随众人一般刻意的将那清池宫遗忘在三界中罢了。
  
      见景涧沉默不语,凤染扬了扬眉,道:“她不愿堕了古君上神在三界里的名声,安安静静的活在清池宫,我将她了带出来,自是要护她周全,即便那人是天后,我也不会相让半分,景涧,我再问你一次,到底发生了何事?”
  
      铿锵凛冽的话带着浓浓的煞气扑面而来,望向凤染赤红的眸子,景涧忽而才惊觉面前站着的这女子乃是从渊岭沼泽的血腥战场中生存下来的曾让三界胆寒的煞君……可就算是如此,母后决定了事,三界中有谁能相抗?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母后到底有什么打算?
  
      “凤染,此事的确和清穆体内的龙息有关……景昭她……”景涧叹了口气,知道拗不过她,长舒了一口气在凤染愕然的面色下将景昭以本命龙丹救清穆的事缓缓道来。
  
      略带沉重的声音消逝在小径深处,不远处假山后斜靠着的红衣男子却突然僵直了身子,嘴角轻抿,眉宇紧紧皱了起来。
  
      空荡的花园深处,叮咚的泉水声潺潺,浓郁的仙气将此处笼罩,生出了几分与世隔绝的空灵来。
  
      大概猜到了此处是何地,突然出现的后池敛眉朝小径深处走去,嫣红的牡丹盛开在小径两旁,使这安宁之地染上了几分皇者的尊贵,深紫的裙摆拂过零落在两边的花朵,走过木桥,看到花园古树下背对而立的白色身影,后池缓缓停了下来。
  
      这便是天后吗……?
  
      “后池,想不到清池宫那么平淡的地方也能养出你这样肆意妄为的性子来,怎么,刚才那番话,是你父神让你来问本后的吗?”
  
      白衣女子缓缓转过身,眉眼淡然,黑发间夹着几缕五彩之色,容貌瑰丽,清冷疏离中透着淡淡的尊贵。
  
      只是,后池看着这样的天后,却突然愣了下来。
  
      古朴素白的长袍,系于腰间的金色锦缎,随意披于身后的长发……还有额间偰着的剔透碧玉,站在后池面前的天后竟然和她在朝圣殿中曾看到过的上古真神有着一模一样的装扮。
  
      除了衣饰色泽的不同,她竟挑不出半点不一样的地方来。
  
      只不过上古真神是真正的空灵悠远,抬眼间便能藏尽世间沧华,说是夺天之功也不为过,而天后……却只是形似而神不似,越是相同的打扮,反而能更清楚的看出两人之间差若鸿沟的区别来。
  
      虽是盛然美丽的容颜,清冷高洁的气韵,但却硬生生的降了几分本该有的瑰丽,反而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后池一眨不眨的盯着天后,眼底满是古怪,甚至连她出声相问也忘了回答。
  
      天后同样敛神看向不远处的少女,神情亦是一顿,眼底生出了几分微不可见的惊讶来,如此普通的容貌,若不是那一身肖似古君的气韵,她都要怀疑……她是否真的是古君的女儿!
  
      “后池?”许是后池的目光实在太过怪异,天后神情顿了顿,眼底划过一缕不耐之色:“本后问话,你为何不答?”
  
      “天后,我父神已有万年没有回清池宫了,他怎会让我来问话,刚才只是后池一时妄言罢了。”后池敛眉轻道,神色平缓,似是丝毫未曾察觉天后眼中的不耐,缓缓吐了口气。
  
      直到此刻真实的面对天后,后池才知道她是真的不在意这个当初将她抛在清池宫的人,或许是清池宫幽静的岁月太过长久,或许是父神毫无保留的疼爱,亦或是柏玄的平淡相伴……无论是何原因,除了对她那身过于相似的装扮的惊异,她此刻竟对天后生不出半点别样的感情来。
  
      除了,灵魂深处那抹连她自己也未察觉的……漠然。
  
      血浓于水,竟是毫无牵绊,若不是三界尽知她乃是天后所出,否则后池都想正大光明的怀疑一下,她和面前所站之人是不是真有干系?
  
      “不知天后要见后池到底所为何事?”见也见过了,虽然没什么讨厌的意思,却也喜欢不起来,后池干巴巴的开口,想走的意愿十分明确。
  
      “也不是什么大事,本后想把清穆留在天宫,特意告诉你一声而已。”天后朝后池看了一眼,淡淡道。
  
      “把清穆留在天宫?为何?”后池突然一愣,随即面容一整,眼底瞬间袭上一抹凝重,道:“清穆不属天宫所辖,就算你贵为天后,也没有权利随便留下他。”
  
      虽然这么说,但看到天后眼底有些玩味的笑容,后池心底竟隐隐生出了些许不安来。
  
      “后池,清穆好歹受了我皇族大恩,让他留在天宫,又怎能说是本后强人所难?”
  
      “什么意思?”后池兀然抬头,神情惊讶。
  
      “你以为三首火龙的龙息就凭他一介仙君便能炼化,若不是景昭以本命龙丹相救,他又怎能活下来?”天后抬眼,看着惊愕的后池,淡淡道:“三首火龙的龙息已经伴着龙丹入他灵脉之中,一旦龙丹取出,就算是天帝的本源之力也救不了他,龙丹对金龙一脉何等重要你应该清楚,若不是景昭苦苦相求,你以为本后到现在还会留着清穆的命吗?”
  
      后池垂在腰间的手猛然握紧,眼底莫测一片,嘴唇微微抿住,勾勒出细小的弧度。
  
      景昭的本命龙丹?难怪天帝和景涧昨日都如此古怪,原来竟是如此原因,想起那个在瞭望山骄纵高傲的公主,后池眼底染上了莫名的复杂之意……想不到她竟然愿意用龙丹来救清穆……上古神兽一旦失了内丹,以后修炼……必将沦为妖魔一道!
  
      “你不用想了,除非清穆是上神之身,否则他根本无法在取出龙丹的情况下活下来,我不能,天帝不能,就算是你父神……也不能。”
  
      见后池沉默不语,天后拂了拂衣摆,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提到古君上神的时候微微顿了顿,甚至在看向后池的时候突然多了一抹微不可见的厌恶。
  
      “天后,你到底……想如何?”后池敛神看向天后,神情却突然定了下来。
  
      “不是本后想如何……”天后笑了笑,声音淡淡,眼底纯黑一片,透着让人看不清的意味:“而是你要如何选择。”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朝花园深处走去,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小径深处。
  
      “什么意思?”见天后即将消失,后池握紧双手,才忍住不追上前去质问。
  
      “是让清穆将体内龙丹取出,自此烟消云散……还是让他留在天宫,陪在景昭身边,本后都随你选择。”
  
      清冷的声音自小径深处传来,回转之间袭上了几分冷意,后池咬唇站在原地,眸色陡然深沉浓烈起来。
  
      无论如何抉择,她都会失去清穆。
  
      后池从来不曾想过,有一日会被逼至如此进退两难之地步,而让她抉择之人,竟会是天后!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
  
      八天更新了六章,两章算是正常更新,两章还了之前欠的,还有两章还了长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