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上古 > 第33章 天后

第33章 天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后
  
      碧玉的裙摆长及脚踝,轻纱下的姣好身姿若隐若现,腾空坐在聚仙池旁灵树上的女子容颜妖媚,垂下头弯着眼看着明显一副强弩之末的景昭,笑容清脆张扬:“景昭公主,我帮你瞒过了景阳殿下,让你从聚仙池中出来,还告诉你用何种方法可救得你那清穆上君,你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
  
      景昭神情一顿,看了她一眼道:“你是妖君,若是被我父皇发现,少不了要落得个烟消云散的下场,早早离开有何不可?”
  
      “你是怕我告诉那清穆上君,他的命是你救的吧!”悬空的双脚荡了荡,踢在枝叶上,灵树上的仙露随之落在地上,青漓‘啧啧’了两声,娇笑道:“想不到天宫的景昭公主倒是个痴情种子,只不过,你以本命龙丹相救,心上人却全然不知,岂不可惜?”
  
      景昭苍白的脸色袭上一抹不屑,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青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清穆岂是森羽那种人可比,你以为他会为了我的一颗龙丹就留在天宫吗?当年你的手段如何,三界尽知,如今何必在这里妄作好人!”
  
      听见此话,嘴角噙笑的青衫女子神情一顿,眉色间划过一道厉色,她眯了眯眼,声音里满是嘲讽:“景昭公主,你又何必故作清高,你以龙丹相救,不也是希望清穆可以为此感恩,留在你身边,更何况就算你不说,天帝和天后迟早也会知道,不要以为你的心思可以瞒得过别人,你口口声声不愿让他所知,说得大义凛然,其实和我又有什么区别!”
  
      也许生来便为天之骄子,享众仙尊崇,景昭从未听过如此刻薄而又不屑的话语,但句句却直指人心,藏在心底的幽暗根本无所遁形,倚在假山上的景昭登时低下了头,她甚至没有理会青漓言语间的冷屑,干枯的唇角狠狠咬紧,散乱的发丝静静垂下,沉默而又狼狈。
  
      俏坐在灵树上的青漓冷冷的看着她,半响后,才听到景昭的声音。
  
      “你说的不错,但我至少愿意用我的命去赌一次。青漓,你比我更可怜,花了万年时间去织造谎言,一朝梦醒,可会后悔?”景昭抬头,定定的看着坐在树上的青漓,神情认真而笃定。
  
      青漓眼底的嘲讽缓缓化去,她眯着眼,眼眸深处泛起一丝波动,突然勾唇笑了起来:“自是不会,至少他陪了我万年光景,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景昭公主,既然你愿意赌,那我就看看,清穆是会为了一命之恩留在天界,还是会回到那清池宫的小神君身边?”
  
      说完这句话,青漓看了一眼天宫的方向,骤然消失在了聚仙池旁,不见踪影,唯有她刚才坐过的灵树上,留下了一股异香。
  
      听见青漓最后说出的那个人,景昭眨了眨眼,手微微缩紧,神情露出些许不甘,沉默的闭上了眼。
  
      千载之前北海深处,玄衣仙君,一眼相望,自此万劫不复,清穆,若我愿意押上所有赌一次,你可会为我驻留脚步?
  
      片刻后,景涧出现在聚仙池旁,他面色复杂的看着虚弱的倚在假山旁的景昭,叹了口气道:“三妹,你这又是何苦?你明明知道……”
  
      “二哥,不用多说了,父皇他待如何处罚我?”景昭打断了景涧的话,眼睁开,里面划过一抹决绝。金龙内丹对她而言有多重要,父皇就一定有多失望……
  
      “父皇说……让你去锁仙塔。”景涧迟疑了一下,说出了天帝的谕令,但看到景昭面上的冷寂,急忙道:“三妹,你别担心,父皇最是疼你,他只是一时之气罢了,等他消了气,就会没事的。”
  
      景昭面色苍白,并未言语,只是眼底划过隐隐黯然。
  
      “景昭,你是如何得知清穆中了三首火龙的龙息,又是如何从聚仙池中出来的?”景涧顿了顿,还是将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二哥,你不用问了。大哥在聚仙池中,你将他唤醒吧,我现在就去锁仙塔。”景昭摇了摇头,站起身,身影孱弱,眼底划过一抹倔强。
  
      景涧看得一急,忙伸手去扶,却被景昭身上突然出现的五彩之光拂开,那光芒灵力浓郁,暗蕴威压,将景昭笼罩其中,才不过片息时间,她苍白的面色便恢复了几分红润。
  
      景涧眉心轻缓,知道是何缘由,不动声色的退后了几步,立直身子,眼底登时袭上了一抹恭敬之色。
  
      “景昭,你这性子怎么还不改改,都如此模样了,还要逞强?”
  
      五彩的光芒自景昭身上缓缓消失,清冷的声音在虚空处响起,带着一抹怒意和疼惜。
  
      “见过母后。”
  
      天后闭关修炼已有千年,她的寿宴还有数月才会举行,平时景涧也极少有机会见到她,但却不想她竟会因此事惊动,提前破关。
  
      景昭抬头,看向空中的那抹虚影,眼底的委屈终于决堤,泛红的眸子溢出满满的雾气:“母后,景昭不敢。”
  
      一声娇呼,便让虚空中人周身的怒意减了不少,天后的声音缓缓传来:“我和你父皇花了几万年心血教导你,如今你却为了区区一介上君弄得自己如此狼狈,母后问你,你当真属意于他?”
  
      “母后……”景昭一愣,面色顿红,竟露出了些许小女儿的娇态和不知所措来,忐忑的开口:“您知道了?”
  
      “你体内的龙丹在那仙君体内,我神识一探便知,岂能瞒得过我?不过他灵力深厚,在仙君中也算罕见,我竟不知仙界千年来竟出了如此人物……”天后的声音顿了顿才道:“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取回他体内的龙丹,景昭,他不过一介凡君,你怎能用龙丹相救?”
  
      母后已有千年不曾过问仙界中事,就连上次他们三人受伤,她亦只是传话让他们入聚仙池而已,不知道清穆很正常,景涧面色一顿,正准备出声,却被景昭急急打断。
  
      “母后不可,他若没了龙丹,必定毫无生机……”景昭跪倒在地,眼底满是慌乱,她了解天后对她的疼惜,若是她因此事而迁怒清穆,清穆日后定是再难在三界中容身。
  
      “景昭!你失了龙丹,日后修炼必会大损,你可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看见景昭如此冥顽,虚空中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甚至带上了浓浓的失望。
  
      “母后,景昭不悔,还望母后成全。”景昭兀然抬头,嘴唇抿成脆弱的弧度,但神情却格外倔强坚持。
  
      空中的浮影沉默了下来,隔了半响才道:“也罢,他可曾向你父皇求亲?”
  
      此话一出,景涧眉头微皱,暗道一声‘不好’,在母后想来,景昭愿意以龙丹相救,两人自然是情投意合,若是她知道……
  
      “什么?”景昭愕然抬头,明白天后的意思后脸色陡然惨白起来,她咬紧嘴唇:“母后,他并不知道是女儿救了他……”
  
      “你说什么?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母后,他另有属意之人……若是知道女儿以龙丹相救,必定不会答应。”
  
      “哦?那女子是谁?”
  
      预料中的怒喝没有传来,但天后的声音却陡然冷了下来,景涧心底一突,叹了口气。恐怕在母后眼中,三界之中都无人能及得过景昭吧,她是否早已忘了……清池宫里那个被遗落在三界之外的后池?
  
      “是……后池。” 似是极艰难,景昭缓缓吐了口气,终于说出了这两个字。
  
      聚仙池旁突兀的陷入了沉默之中,空气瞬间冷凝了下来,半响后两人才听到天后有些莫测的声音。
  
      “是吗?”那声音停了停,突然变得淡起来:“景昭,你回宫休养,你父皇那边由我来交代。景涧,明日让她来见我。”
  
      尽管天后没有说明,可是任是谁都知道,这话里的‘她’说的是谁。
  
      留下这句话,虚空中的淡影缓缓消失,立在聚仙池边的景涧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转过身,将景昭从地上扶起来,神情复杂:“三妹,你……”
  
      “二哥,我不会拿回清穆体内的龙丹的。”
  
      “可是你明知道,母后若是介入,他迟早会知道实情!”
  
      “我想赌一赌。”景昭垂下眼,指尖□掌心:“就这么输给她,我不甘心。”
  
      景涧眉角微皱,轻轻叹了口气,抬眼看向天宫深处,神情莫名。
  
      天宫的清早一如既往的安宁祥和,后池坐在紫竹院中,面带笑容的听那名唤‘平遥’的仙童唠嗑着人间趣事,不时的扔给他几颗松子以示嘉奖,两个牛头不对马嘴的人倒也生出了几分和乐融融的气氛来。
  
      景涧走进紫松院的时候,瞧见的正是这么一副光景,后池眉角带笑,整个院落都因她的存在变得柔和安宁了下来,也是这一幕让院中短短几步距离变得犹如天壑一般难以跨越。
  
      “景涧?”景涧进院的脚步声并不轻,后池拍了拍平遥的肩,示意他退下去,转过头,眉宇间的冷色淡了不少,道:“你可是来送行的?”
  
      景涧迟疑了一下,背在身后的双手微微握紧,半响后才在后池愈加古怪的面色下缓缓道:“后池,母后想见你。”
  
      这一次,他没有称呼后池为上神,而是直呼其名。
  
      轻轻一句话,却让刚才还安宁平和的气氛陡然冷了下来,后池垂下眼,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指尖合成半圆敲打在一旁的石桌上,发出清脆的抨击声,她眼底现过一丝悠远的神情,淡淡道:“天后……想见我?不必了,天后乃三界之主,身份尊贵,岂是我随便可以觐见的?”
  
      嘴里虽是如此说,可后池神态间并无半点诚惶诚恐的意味,景涧眼底划过淡淡的叹息,苦笑了一声:“就算是不乐意,你好歹也装一下……”
  
      后池斜过眼,眸色突然变得深沉起来,神色间竟有了些许凛冽之意:“二殿下,这天上地下,我只认我父神一人,其他人与我毫无干系。”
  
      “后池……”景涧微微一愣,叹道:“母后毕竟是你……”
  
      “笑话,我尚在龙壳、生死不知的时候她不在……年幼衰弱、难以化形的时候她不在……灵脉断绝、受三界耻笑的时候她亦不在,彼时她高坐云端,受众生敬仰,万灵朝拜,可曾记得我?如此之人,遑论为我后池之母?”后池眉色一正,目光灼灼,一字一句,漫不经心却又极尽认真。
  
      这声音实在太过冷淡,若是由别人说来,景涧定会以为这是悲愤难当之词,可由后池淡淡道来,他竟感受不到丝毫愤怒,就好像她只是极认真的在陈述一段事实一般。
  
      直到此时,景涧才真切的感受到,他们四兄妹引以为傲的母后,受三界景仰的上神,在后池眼底也许……真的是不屑一顾。
  
      或许,后池有多在意古君上神,对母后就有多厌恶……
  
      院中的一袭紫影好似突然染上了刚烈的意味,景涧呼吸一滞,竟说不出半句辩解的话来。
  
      半响后,他眼底终于划过一抹释怀,道:“后池,你和清穆离开吧,现在就走,回清池宫,或者瞭望山。”
  
      整件事因他而起,本就该他承担责任,景昭失去的龙丹,无论用什么办法他也会尽力补偿,但若是清穆和后池留在天宫……
  
      后池狐疑的看向突然严肃起来的景涧,听他话中有意,皱眉道:“景涧,到底出了何事?你是否有事瞒着我?”
  
      后池的眼神太过透彻,景涧心底一沉,让面色变得更自然些,道:“没有,只是若你不想见母后,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景涧此话刚刚说完,后池还未有反应,紫松院突然被一股五彩之光笼罩了起来。
  
      “后池,过门而不入,你父神这万年来……便是如此教你的吗?”
  
      淡漠的声音响彻在紫松院上空,虚无缥缈,蕴着一抹漫不经心的威压和不容置喙,后池微微眯起眼,突然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
  
      大家很热情,所以俺奋战,无力躺倒,困觉去了。。
  
      ps:我知道你们很怨愤俺停的不是地方,但是俺很欢喜,嘿嘿嘿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