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光速领跑者 > 第189章 出手

第189章 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不出来,这个小妞对你不错,居然这样为你开脱。”为那个黑衣人丝毫不为孟琪的话语所动,依旧嬉皮笑脸地说道。但随后,他又看了几眼赵志云和马仪芬,突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你这样对付我们,你们会后悔的。”
  
      孟琪这个时候,反倒镇定了下来。她不再理会这些黑衣人,而是抱歉地冲着赵志云说道,“我来台湾不久,就被一个叫林为廷的年轻人纠缠上了。他为了追求我,无所不用其极,不仅几次想用迷幻药对付我,还几次找人想劫持我,可惜都被我机警地躲避开了。展到现在,他们居然动用上了黑社会,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的治安变得这么糟糕了。”
  
      赵志云心里无名火起。孟琪虽然不是自己的女友,但毕竟相处过许多时间,如果说没有一点感情,那绝对是骗人的。现在她被人这样逼迫,如果不为她出头,那自己就枉为男人了。
  
      当下,他冷若冰霜地向马仪芬问道:“林为廷是何方神圣啊?我怎么重来没听说过呢?”说出这句话后,他才现这句话会带给人无限的遐想,于是又连忙补充了一句,“我在美国也很关心台湾的局势,再加之到世界各地旅游,也需要清楚那里是否安全,所以对现在的台湾还算是比较熟悉。”
  
      马仪芬并没有对赵志云的话感到怀疑,她听孟琪说出“林为廷”的名字侯,脸色是一片黯淡。她苦笑着对两人说道:“这个林为廷可不简单。
  
      或许你们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他的父亲林祥云,肯定你们都知道,他就是现在民族党的党主席,也是现在民族党控制地台湾南部的实际的土皇帝。”
  
      赵志云有些好奇:“林祥云,不就是现在的高雄市市长吗?我看新闻报道说,现在台湾是国家党地高云翼当选了总统,为什么现在又说这个林祥云是台南的土皇帝呢?难道说,堂堂的大总统,还管不了地方?”
  
      马仪芬看了看落地窗外开始云集的黑压压的人流,脸上的忧色越地浓重。不过现在想和这个女孩撇清关系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依照眼前这个白人青年的脾性,绝对是要打抱不平的,因此她只得在叹息一声后,详细地解释起来:“台湾和中国国内其他地方不同,地方地权力也是很大的。民族党虽然在全台湾大选中失败,但其在市县选举中获得的地方控制权益,却并没有随着政权地交接而生改变。就目前而言,国家党控制着大局,还有北部地利益,而民族党则在台南占有绝对的优势地位。高云翼虽然只是高雄市长,但他同时兼任民族党的党主席,再加上以前民族党控制大局时打下的军队中的基础,可以说他的权柄还是很大的。总而言之,这个林为廷非常不简单,作为林祥云的独子,他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这台湾南部,算得上是一个小霸王了。”马仪芬地眼里满是忧郁。
  
      “小霸王?”赵志云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此前邹杰曾有过“打不死小霸王”的外号,现在这个林为廷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当下他安慰两女道:“你们不用担心,他们来再多地人,有我在,他们就为难不了你们。”
  
      看见马仪芬有些不以为然,孟琪眼里的怀疑,他扬起双臂,做了个健美先生的动作:“放心吧,我就是传说中的人,千军万马对我而言,如果土鸡瓦狗一般。”
  
      马仪芬看见赵志云挥洒自如的神情,不由白了他一个白眼,随即笑了起来,“你啊,什么时候都这么看得开。”说完,她的眉头再次锁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些麻烦,现在警方摆明了是袖手旁观,这么多社团分子,你真的有把握对付得了?”
  
      赵志云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怎么?你怀疑我的实力?”
  
      马仪芬看着他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真有实力,还是神经大条,仅仅看看落地窗外那黑压压的人群,就知道起码现在这条街道,一下子就涌进了上千号人。一个人,真的有可能对付得了那么多人吗?马仪芬深思起来。
  
      孟琪看见两人在那里斗嘴,不由精神也变得轻松起来。不过她还是奇怪的问道:“既然这个林祥云是政府的人,为什么他会和黑社会勾结起来呢?还如此兴师动众,难道就不怕影响他的官声?”
  
      马仪芬脸上一片苦涩:“在我们台湾,有时候黑和白并不是那么容易区分的。特别在林祥云这样的上位者的眼里,黑不黑白不白并不重要,重要的利益的结合,还有动用什么手段才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为了他儿子的事情,他肯定不能明出手,自然就只有动有黑社会了。还有那个青生,本来就是民族党的资深元老,以前扁担在位的时候,他就是主要幕僚,现在民族党在大选中失败,他在党内的地位显得越地重要,我想这次他也想在林祥云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好处。”
  
      赵志云和孟琪都点了点头,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不能善了了。
  
      这时候,那些黑衣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眼见眼前这三位,丝毫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居然旁若无人地在那里窃窃私语,不觉火气越地大了。
  
      “好样的,居然敢不将我们弟兄放在眼里,真有你们的。从来没见到我们兄弟站在一旁,居然还如此嚣张的,看来等下让你们享受得更加畅快一些会比较好。”为那位黑衣人,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神情,但却并没有上前,而是示意手下上前试探下赵志云的底细。
  
      他之前之所以没有立即向三人动手,是突然想起下午生在菁华酒店赌场的一件事情:一位白人青年,单枪匹马把赌场挑了,据说当时还露了一手,把那里的弟兄都给吓坏了,大老板也很丢脸地答应了这个白人青年的要求,把马仪芬写下地欠条还了回去。
  
      这件事情虽然被青生再三地要求不准说出去,但这个小头目的姐夫却是当事人之一。他当时也吓坏了,想起现在他的妻弟是家里的独苗,老婆早就让自己照顾他了,如果这个家伙不开眼惹上了不该惹地人,恐怕妻子会恨自己一辈子。于是,他悄悄地给自己的小舅子打了电话,把当时的事情略微提了一下,叫他以后离马仪芬远一点,那一位敢挑场子的白人青年,可不是一般人敢惹的,到时候不小心把小命送掉了就完蛋了。所以,现在这个小头目才会如此小心谨慎,他已经从马仪芬身上,隐约猜测出眼前这个白人青年是谁,自然没胆子逞能,于是悄悄地叫手下去叫人来帮忙。现在看见餐厅外大量的弟兄已经赶来了,所谓人多势众,胆子自然也就足,所以他才又有了向赵志云三人叫板的勇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