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光速领跑者 > 第186章 慑服

第186章 慑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没有人特意地作弊,梭哈对于赵志云而言,无疑也是极好赢钱的。但显然,今天他的对手不给他这个机会,从第一把开始,他手手拿到的都是烂牌,而且他先行查看过了,接下来他所要享受到的牌,均充满了陷阱,无论他无何跟牌,轮到他手里的都是必输的牌型。
  
      赵志云也算是成精的人物了,稍微看了下场中的情形,就知道今天对手摆明了要对付自己。
  
      现在就作弊也不是不可以,依照他的度,足可以把这些家伙**于鼓掌之上。但他不想这样,一来就摆出咄咄逼人的姿态,这并不好,万一这些人充当起缩头乌龟来,那就不好玩了。最好自己先充当缩头乌龟,把这些家伙刺激得忘乎所以,这样才好大捞特捞。
  
      确实,梭哈的自由度比较大,输赢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自制力。因此刚开始的一个小时里,赵志云几乎把把都“pass”,让其余三家虽然都拿着大牌,却只有干瞪眼的份儿。而且三人为了掩饰自己是事先勾兑好的,还不得不把每把都表演完,实在是折腾得够戗。
  
      青生也不是没交代过荷官,必要的时候可以适当地一些大牌给赵志云,使其减少戒心,但赵志云就是不跟,这让三人分外难堪。
  
      “如果你不想玩儿,就明说,不用这么敷衍我们吧?实在不行,你退出,我们玩三家。”赵志云又是在拿了一张黑桃a,一张黑桃k的情况下先“pass”,李亨利终于忍不住将手里的牌一砸,“啪”的一声甩在了桌面上,愤怒地咆哮起来。
  
      赵志云不为所动,依旧笑着道:“不要激动嘛。玩梭哈全靠感觉,虽然我的牌面很大,可我地直觉告诉我不适宜跟。再说了,没有我跟,你们不是照样玩得很开心吗?你们尽管放心,只要感觉来了,我是不会吝啬出手的。”
  
      青生用征询的眼神看了下江岳,江岳一脸慎重地向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生气落入对手圈套。青生摇头微微地眨了眨眼睛,沉吟了一下,这才咬牙切齿地冲着荷官大声道:“继续牌。”
  
      又过了许久,赵志云见眼前三人的耐性磨得差不多了,终于开始认真地审视手里地牌来。
  
      这次,他手里拿着一对9,而其他三人手里亮出来的牌,都比他亮出来的红桃“9”大。赵志云先侦测了一下荷官的心理活动,知道这一把他没有作弊,完全是赌各人的运气,不觉自信地笑了起来。
  
      “十万。”李亨利露出来的牌是一张黑桃a,他无精打采地下了注码。此前那些手,赵志云手里的牌远比这手要好都没跟注,他不认为这次赵志云会接招,因此满脸都是不耐烦。
  
      “跟。”江岳也抛出了十万的筹码,他这手亮出来地牌面是方块k。
  
      青生手指一拨,身旁的小弟也抛出了十万,他的牌是黑桃j。
  
      赵志云露齿笑了一下,“既然我都说过了要凭感觉,这一把我地感觉到位了,所以我也跟一下。“说完,他扔出了今天地第一张十万的筹码。
  
      赵志云的举动,让三人精神一震,“终于可以好好地修理他了。”这是三人共同的想法。
  
      可惜,牌桌上毕竟要靠实力说话,这一局赵志云凭借着快如闪电的换牌,以四个9的铁支牌型,一下子赢得了一百四十多万。
  
      在此后的两个小时里,梭哈完全成为了赵志云地表演赛,什么好看的牌型都出来,从同花顺,葫芦到三条、两对,可以说是春风得意马疾蹄,身前的筹码一下子有了三千多万。
  
      作为赌场地技术总监,江岳这次算是栽到家了。他也不是没想到利用自身的赌技换牌,但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手里的牌就是变不了需要的那些牌,有时候明明手里的牌很好,但却总是莫名其妙地输掉一下很难见到的大牌上。
  
      最让江岳难以接受的是,每当荷官刻意做牌了,那个家伙就不跟,搞得他有力找不到地方使。
  
      李亨利早早地就拿出手帕来擦汗,他没想到,这个白人青年的实力如此强劲。自己这次算不算是引狼入室?
  
      眼见这么玩下去,赌场都有可能让自己输掉,青生脸色一变,手“砰”地一声在赌桌上砸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指着赵志云道:“你出千。”
  
      赵志云举起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出千?你搞错了吧,有什么证据?”
  
      李亨利大声道:“你把把都赢,不是出千是什么?”
  
      “白痴,把把赢钱就是出千吗?难道这家赌场不许人赢钱?”赵志云讽刺道。
  
      “你……”李亨利气得说不出话来。
  
      青生也不再多言语,手冲着一旁的摄像头一招,早已经埋伏在房间外面的数十个黑衣大汉冲开房门闯了进来,想将赵志云按倒在赌桌前。
  
      赵志云笑了笑,“怎么,输钱就想不认帐了?”说完,他的脸色一变,扫了青生和李亨利一眼,目光一下子变得阴冷无比:“既然如此,我就打到你们认帐!”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已经以诡异的姿势突然飞起,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砰砰”声传来,刚刚冲进来的那些黑衣人,以比冲进来更猛的势头,又一一地飞了出去,碰到外边的墙壁后,出巨大的声响和“哎哟”声。
  
      末了,赵志云就像什么事情也没生一样,拍着手,挥洒自如地又回到了座位上。不过他那挑衅的眼神,却充分证明了刚才这一切并非幻觉。
  
      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李亨利吃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而江岳也是瞪大了双眼,想看清楚究竟生了什么。只有青生,作为一个社团的老大,早就见过各种世面,他现在倒没有表现出惊惶失措的神情,脸色反倒是越地阴沉起来。
  
      “你是存心来捣乱的吗?”青生皱着眉头问道。在他看来,这么好地身手,抢劫银行都可以从容而退,如果说是偶然到赌场来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在这一刻,他连带赵志云来的李亨利都给怀疑上了。
  
      赵志云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呢?我只不过是偶然下榻菁华酒店,再经过李大经理对你的赌场一渲染,感到好奇所以来看看罢了。怎么,对于这笔赌债,你们还想抵赖吗?”
  
      青生阴阴地笑了一下,脸上满是不屑:“年轻人,你以为我就这两下吗?”说完,他突然从腰间拿出一把枪,对准了赵志云地额头,“我混黑道很久了,碰到踩场子的不知道有多少,可惜他们都没走出我的赌场的大门。现在你要不要试试,是你的度快,还是我的枪子儿度快?”
  
      青生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眼角的余光还瞟了一下在一旁呆地李亨利,而他身后的那些个保镖,也把枪举了起来。
  
      赵志云见状,并没有惊慌,而是用嘲弄的眼神看了看青生,然后摇了摇食指:“你以为枪真地管用吗?”他地脸上浮现出邪邪的笑容,在被人用枪指着额头的情况下,居然闭上了眼睛,轻松地说道:“或许你以前可能凭借着你的快枪做成了不少事情,可是我现在要告诉你,枪并不是制胜的唯一武器,最可靠的还是人的本身。”
  
      青生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可不,他很快地就扣动了他地扳机,一干保镖也迅举枪向赵志云射击。
  
      青生的枪口,距离赵志云的额头只有五米地距离。在这么短的距离内,青生有信心一击必中,特别是还有同伙帮忙,眼前的白人小伙子,似乎只有被枪子儿打成筛子的命运。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这一刹那,赵志云身形再次诡异地晃动起来,整个人影仿佛是虚幻的,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在枪声结束后,透过一丝青烟,青生赫然现,赵志云依旧好好地坐在位置上。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来了,此刻正冷冷地看着自己,而那如暴雨般密集的射击,对他没有任何危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