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光速领跑者 > 第248章 新年新事 四

第248章 新年新事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年初三,大街上一片冷清,不管是大街小巷,所有的商铺几乎都关门了。春节里,人们都聚集在了一起,访亲探友,放松一年积蓄下来的疲惫。当然,也有趁着这段空闲,操办人生大事的,这不,今天在市中心的喜来登大酒店的宴会厅里,就正举行着一场婚宴,此时此刻,来宾们正喜笑颜开地为新人祝福。
  
      赵志云脸上挂着笑容,陪着今天的主角——杨医生到处给他的亲朋好友敬酒,累得可着实不轻。
  
      身为伴郎的赵志云,以及伴娘的陈媛英,今天在婚宴上可是抢尽了一对新人的风头,他们宛若一对金童玉女,交相辉映,弄的来宾都使劲盯着他们俩瞧。杨医生笑着打趣,“哎,我为什么没有找我的好朋友当这个差事呢?你们这两位,可把我新郎官的风光都给抢走了。”说完就是一阵爽朗的大笑。
  
      今天的酒宴轮番敬酒,赵志云虽然为杨医生挡下了不少,但杨医生还是喝了个满脸通红。尽管他的酒量不好,可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怎么能逃得掉呢?所以自然而然地,他就享受了一番酒仙的待遇。
  
      由于是大喜的日子,亲朋好友都不准他以“水”带酒,必须喝真酒,而赵志云去挡,则被罚得更多。结婚是人生最幸福的日子,不过却苦了身为伴郎的赵志云,从前天晚上开始,一直忙到现在,到如今更是惨被当作了酒桶。
  
      这次,身为局外人的杜克琪,也被赵志云拉了过来,当免费的“苦力”。这次,婚车的行走路线,以及车队的调度安排,就都是杜克琪完成的。
  
      从昨天晚上开始,赵志云就一夜没合过眼。半夜12点,需要准时张贴“喜”字,还要当义务的劳工,招待早到的亲友打通宵麻将。到了早上,则需要去看花车的准备情况,随后新郎新娘坐在婚车里绕城一周,同时在河滨公园摄影,留下幸福动人的一瞬。直到现在,他替新郎官喝酒,可以说实在是累坏了。
  
      想想看,超过36小时没有睡觉,而且今天中午还挡了这么多酒,即便是超人,恐怕也不行吧。赵志云是很厉害,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的酒量也厉害吧。现在全拼着一股子狠劲喝酒,几乎是见杯就干,实际上他已经醉得不行了。
  
      这种场合,大家都被喜庆,还有酒精的刺激给冲晕了头,看见谁都说老朋友,然后就开始“把酒问青天”,当然最后都是在问“现在是何时?”“我为何在这里呢?”“来,继续干吧,老朋友”之类近乎梦呓的话语。
  
      终于,当赵志云喝到其中一桌,豪爽地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后,直挺挺地就倒在了地上,引来众人一阵惊呼。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看看环境,应该是置身在酒店的客房里,看来是刚才自己喝醉了被人送过来休息的。
  
      但随后,他觉得一阵奇怪:他发现自己的头,并没有醉酒后那种疼痛欲裂的感觉,反而觉得一身清爽,精力也完全恢复了。看看时间,现在是下午四点,估计睡过去不到三个小时,自己的身体怎么会恢复得这么快呢?
  
      接下来,晚上还有一顿饭,少不了还得继续去挡酒,不过估计比起中午来,应该温柔多了。赵志云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再上战场。
  
      接下来的一幕,让赵志云傻了眼。酒店宴会厅后面的休息大厅里,那一桌桌排列整齐的麻将桌早已经坐满了人,那混杂的洗牌声和吵闹声,此起彼伏,显得是热闹非凡。
  
      眼前的情形虽然让人惊讶,但至少不用挡酒,让赵志云感觉稍微轻松了点,但新的麻烦又来了——几个很热情的人,连声招呼赵志云过去打麻将。
  
      周围望了望,没有人空着,几乎所有人都在牌桌上奋战。赵志云不怎么会打麻将,可是众人的热情,让他不好意思拒绝。再者说了,离晚上开饭的时候也近了,即便是受到摧残,也不过就是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于是他硬着头皮上阵了。
  
      对于麻将的魅力,赵志云虽然不能明白,却深有感触。原本头脑不清,酩酊大醉的人,一坐上了麻将桌,精神一下子就来了,神智似乎也清醒了,脸上的表情自然绷紧,一副进入状态的模样。
  
      但让人难受的是,尽管这些人不撒酒疯,但却都控制不了他们那从嘴里四散开来的酒气,现场“气氛”,异常浓烈。
  
      还好,赵志云能清晰地看到那些味道袭来的方向,然后拼命地躲闪。
  
      乖乖,异能居然用到了这上面,真是活受罪啊。输了钱,还要忍受着难闻的气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对于麻将,赵志云是个超级门外汉,玩了不到半个小时,已经让其余三家赢得开怀大笑了。他们一面好心地教导赵志云打牌的规则与技巧,一面思考该怎么让他输得个精光。
  
      “谁说喝醉的人迷糊?我可清醒的很啦。嘿嘿,今天碰到个菜鸟,正好好好地宰他一顿。”这是赵志云对家的内心独白。
  
      这三个老手,虽然不是麻将桌上的高手,但对付菜鸟,可是游刃有余。
  
      赵志云不是白痴,多留意几下,就知道这些人在打默契牌。对面那位是操刀手,其余两家是喂排的,他们两位要么不点炮,即便是点了也是发现赵志云有出大牌的危险,于是很快赵志云就输出去了一千多元。
  
      赵志云绝对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就开始思考应对的策略。
  
      没有谁被骗了,还笑嘻嘻的说,“你骗够了没?开心了没?”这和什么别人打了你右脸,你左脸再贴过去挨打一样贱。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迷途知返的心理,让坏人受一点小教训,让他们知道欺负也要看是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对于这类小角色而言,能知趣改正当然最好,如果想继续整人害人,那绝对没他们的好果子吃。
  
      眼前这三人,也算是出千吧。对于这种作弊行为,赵志云自有妙招。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什么牌可以糊,什么牌型比较大,所以作弊起来,那绝对是得心应手。
  
      洗牌的时候,赵志云用闪电般的速度,把他想要的牌放到指定的位置。在其他人糊牌甩骨子的时候,把点数调整到他需要的数值。这下好了,接下来,他自然是把把都自模,而且都是些清一色,对对糊,暗七对等大牌,一下子就把先前的损失给捞了回来。
  
      “难道这个人出千?”这是眼前这三位的共同想法,可是却怎么看,也看不出半点赵志云有过作弊的痕迹。而且,刚开始的时候,赵志云所表现出来的生涩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装的,但为什么现在风云突变了呢?
  
      “难道是伴猪吃老虎。”这是现在他们唯一能想到的情形。
  
      于是,这三人是越想越不服气,开始刻意地做起牌来,希望自己能拿手好牌。可奇怪的是,无论他们在身前码的牌有多好,可是轮到他们的时候,牌却变了样,根本就不是想像中的牌型,牌到哪里去了呢?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做牌的一刹那,赵志云已经巧妙地打乱了牌的位置,牌型已经完全变了。
  
      现在的情形,是赵志云赢得并不是很多,他们还有扳回的可能,当然前提是必须查出赵志云换牌的技巧。于是,他们一直硬着头皮打了下去,想看赵志云这个“好运气”能持续多久,又或者说是想看他是怎么做到在无声无息间换牌的。
  
      焦点总是会吸引人的注意,不一会儿,这张麻将桌边就聚拢了许多人观看。刚开始,有人小声的打起了赌,赌赵志云是不是把把都这样糊下去,结果自然是赌连庄的人大获全胜。这样连续十几次后,也没有人愿意赌了,他们都认为赵志云是怪物,运气好得不得了的怪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