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醉我微微甜 > 第42章 同居的第一个夜晚

第42章 同居的第一个夜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丁燃笑了笑:“你没吃饭吧?去吃点什么?”
  
  “???”梁初夏惊了惊,不过,仅仅短暂地蒙圈颜了三秒,脸色就又开始黯下去了。
  
  “我不饿。”梁初夏语气冷冰冰的。
  
  “但是我饿了。”
  
  梁初夏不想理他,继续自顾自朝前走,自己已经被他气得都要把中午吃的泡面吐出来了,怎么吃得下,不过,现在她倒不像先前那么排斥他这么跟着了。
  
  因为,他们就快要分手了。
  
  过了会儿,两个人步进了梁初夏小区接壤的那条街道,大年初六的傍晚,路上车马行人已经多起来了,汽车尾灯、人行道上面嗒嗒倒数的声音,一个变换就有大批行人与车辆穿梭来往,街道上看起来热闹非常。
  
  眼看距离小区越来越近。
  
  “你真的不吃?我真的饿了。”
  
  “我都已经说了,我不......”
  
  梁初夏说得正是不耐烦,忽然,街边的一家露天大排档里,篷伞下面,厨师一手端锅上下摇晃,一手掌勺在锅中锵锵,蓝红色火焰轰一下直冲上去,收火后,菜品被倒入盘子里,梁初夏眼角瞟到服务生们脚踏透明风火轮,将那些美食从她的方向端走,梁初夏鼻子前还绕着烧烤的香气。
  
  食物的香气混着晚风,勾人馋虫。
  
  丁燃这时正笑眼盈盈上下看她。
  
  ......
  
  丁燃衣冠楚楚地在塑料凳子上坐下来,店内的伙计热情地过来张罗,递来了菜单。
  
  梁初夏也坐到了凳子上,然后,在丁先生的怂恿、诱惑下,欲点还休地要了一打生蚝、三头一掌、一盘烤串。
  
  晚间食客陆续来,两人位置周围,没过一会儿就坐满了一桌又一桌,每桌客人坐定,便拉开话匣子,家常一句接一句,不能听清,却又很热闹。
  
  热闹背后的油烟、垃圾、噪音、拥堵,丁燃衣冠楚楚的样子似乎和这样的环境极其不搭,但是,菜一上齐,梁初夏就看他神色自然无比地拿起了筷儿加油干。
  
  梁初夏想象中,丁燃的饭点,都应该在北湖的某家高档餐厅内渡过才对......
  
  “怎么不吃?”丁燃抬头看着她。
  
  梁初夏冷不丁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抬手撩了下耳发,看了一眼这一桌菜。
  
  梁初夏笑着道:
  
  “这顿饭,我来请吧,我们去三舅公家那天,我从你那里借了不少钱呢......”
  
  “不行。”
  
  “……??”良心发现?
  
  “借的什么,就还什么回去,钞票,和食物并不对等。”
  
  听他说出这话,梁初夏心里的小花瞬间又蔫儿了。
  
  “……”乱想什么,早该知道的。
  
  “吃饭。”
  
  丁燃近乎命令的口吻,每一次都听得梁初夏仿佛一下子变成木偶娃娃般,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按着他的意思走了。
  
  梁初夏微微地点了点头,开始动筷。
  
  生蚝肉质鲜美,烤串上面洒有小葱跟特制的甜不辣酱调味,入口真香......
  
  梁初夏在进食的过程中慢慢地也放松下来了,停了筷,丁燃已经吃完了,他又是这样,又在玩手机。
  
  梁初夏有些头起黑线,轻挑眼角看了眼丁燃,然后手摸上自己的奶油肚子想了想,嗯......分手的事情,带药待她另作酝酿后摊牌才是,明天,她还想带他去控场呢。
  
  梁初夏冷不丁地打了个嗝,是被自己突然之间的这个想法给惊到的,自己是在......利用他么?
  
  梁初夏知道人是一种逐利而行的生物,大家会就地取材,利用它们、他们,去达成自己的目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的却是——
  
  终于,原来她也会利用别人了。
  
  但是,那都是为了她的老爸。
  
  心里一时间再一次涌上了一阵难过,这次,是双份的。
  
  丁燃见梁初夏眼神黯然的样子,微笑着问:
  
  “怎么了,嗯?在想什么?”
  
  “......”不理他。
  
  “在担心钱啊,没事儿,我不急。”
  
  依然没有反应的梁初夏。
  
  这下丁燃的眉头有些皱了,正要准备开口时,梁初夏忽然转头过来看向他。
  
  “我是在想,我爸爸的事。”
  
  “嗯。”这样啊。
  
  “我爸要是真的是胃癌可怎么办啊......”
  
  这句话还未讲完,梁初夏感觉鼻子里一阵酸酸的,想说的东西顿时卡在了喉咙里,索性还是不要说了。
  
  “谁说一定是胃癌呢?万一不是呢?”丁燃安慰着说道。
  
  梁初夏忍不住抬起眼,有点急了:“但万一真是呢?!”
  
  只听得丁燃淡淡道:“是又如何,对症治疗。”
  
  然后,丁燃将手臂从她的背后绕过,轻轻地搭在了她肩上:
  
  “菜凉了。”
  
  “……”
  
  两人吃晚饭后,离开了大排档,在街上又走了会儿,梁初夏要回家了。
  
  梁初夏忽地停住了脚,转头对他说:
  
  “我先回去了,你也快回吧,天不早了。”
  
  而丁燃却是看着她,眯眼一笑,语气非常轻挑:“难道,你不想请我去你家坐坐?”
  
  “???”我们已经快分手了,坐什么坐!
  
  梁初夏刚想这么说的,可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既然,他们已经快分手了,请他上去坐一下,貌似也可......吧。
  
  “哦......好。”
  
  梁初夏于是带他进了小区,这回没她把他往别人家带了,两人进入梁初夏住的那栋单元楼,但这样的场景,让梁初夏还是忍不住又想起了上次在那老爷爷家门前,她自己是如何出糗的。
  
  “咳,对了。”这时,忽然丁燃在身后叫住了她,梁初夏疑惑地回头,只见丁燃英眉轻挑,笑看着她道:“你这回,可不要再把钥匙给忘了啊。”
  
  “......”还真是她在想啥,他就说啥啊,蛔虫!梁初夏撇撇嘴,继续上楼的时候换为了一步两阶,这样走得更快!
  
  两人上到七楼就停下了,梁初夏正猫着背,一边用钥匙开着门,脸上一边尬笑着:“我家很乱的啦,我没什么时间收拾。”
  
  丁燃站在一旁,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就算梁初夏有时间,她的家也会很乱的。
  
  开门进去后,入眼的景象......
  
  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得多,无非是两室一厅60平米的房子里,茶几上的碗和杯子随意摆放,板凳东倒西歪,站在卧室门口看进去,一件换下来的女士睡衣还在床头上挂着,被子乱糟糟一团趴在床上,书东搁一本,西又一本,远处书桌上面同样是一片凌乱......
  
  而另外一间卧室,完全是被当作了杂物间一样,里边囤积着旧风扇、柜子、烂掉的取暖器之类的东西,每一件上头都多少铺了一层灰。
  
  梁初夏从丁燃身边走过,见他正朝这间屋看:
  
  “哦......这是房东他们搬不走的烂家具都放在这里,不睡人的。”
  
  闻言,丁燃点了点头,这时梁初夏把茶几上的杯子拿了两个去厨房里洗,丁燃悠悠地踱步,继续视察她的猪窝。
  
  “喝点水吧。”梁初夏这个时候给丁燃端来了一杯温开水。
  
  丁燃蹙眉盯了这杯子一会儿,梁初夏看他怎么不肯接,于是问:“你是觉得这里边,春药还是禁品?”
  
  其实原本想问她这水有无接受严格灭菌的丁燃,听到梁初夏这一番话,一时忍俊不禁,不得不承认,小猫咪确实很会“其人之道还其人身”的。
  
  丁燃赞许地点头,笑着拿过了杯子:“我其实比较关心你家的水质安全问题。”
  
  梁初夏怔了怔,立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有些生气,这水,虽未经高压,但也是在热水壶里100℃高温煮沸下,经置凉而成的,他居然在嫌弃。
  
  好......
  
  “你不用喝了。”梁初夏板着脸,冷冷说着,接着,就要过来抢走他的杯子。
  
  然而,丁燃却一下将水杯高高举起,梁初夏扑了个空。
  
  梁初夏生气了:“还给我!”
  
  “我没说不给你啊。”她都已经炸毛了,可他还笑得这么开心。
  
  梁初夏依旧坚持不懈,但是无奈自己在身高方面完全不是这家伙的对手,狗被惹急了,是会跳墙的,而猫咪被惹急了,也是会爬树的。
  
  于是,梁初夏就像是在爬树般地,两只腿夹住丁燃的身子,一手扯着他的衣襟好不让自己滑下去,另一只手则努力地去够被丁燃举得老高的水杯。
  
  够不着没用,没用也要够。只是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有点折腾累了,准备下地稍作休整......
  
  却发觉丁燃的手掌已经掂在她的臀下,她,下不去了。
  
  “我要下去!”梁初夏的恶龙咆哮。
  
  对方却没搭理她,丁燃把水杯送到嘴边,然后咕嘟咕嘟地下咽。
  
  “不许喝不许喝!还给我!还!给!我!”梁初夏又开始挣扎着要去拿杯子了,但是,对方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喝完,水杯被他随手放到旁边桌子上。
  
  丁燃嘴里含着些水,含含糊糊地问她说道:“想要?”
  
  梁初夏略翻了两白眼,心想,都已经被你喝光了,我还要什么,然后别过脸不想再看他了。
  
  丁燃扭过她的下巴,让她跟自己对视,接着将脸凑近,梁初夏冷不丁哆嗦了一下,下一秒,他的唇瓣就已经贴上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